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97a627ebc32384ad765de20105c6ee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多寶剛到鬼門關就被兩個鬼兵攔了下來:

“來者何人?”

“吾名多寶,金鼇島通天聖人首徒,求見酆都大帝”

兩個衛兵一聽多寶的話,急忙打開了大門,他們冇有懷疑多寶說的是假話,畢竟這是地府,張掖的生死道身一直在此坐鎮。

多寶一路暢途無阻的來到了酆都城。見到了張掖的生死道身。

“多寶見過師兄。”

酆都大帝麵無表情,輕聲“嗯”了一聲道:“來此何事?”

多寶有點差異,隨即多看了幾眼,心中暗道:“原來是三屍。”

“此乃截教記名弟子馬元,師弟想請師兄送他入輪迴。”多寶也不廢話,直接開門見山。

酆都看了馬元一眼,隨後搖了搖頭。

多寶眉頭一皺:“師兄可有難處?”

酆都道:“此人身上業孽太多,殺戮過重,不可直接輪迴。”

“師兄可有何法?”

“有兩法,一是去西方教,在那八寶功德池裡泡上一泡,即可消除業孽,二是在十八層地獄走上一遭。”

多寶正想帶著馬元去西方教,通天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讓他去十八層地獄走一遭,而後轉世輪迴。”

馬元瞬間臉色大變,但也不敢多說什麼,多寶躬身一拜:“是,師尊,”

“是,師叔!”酆都也站了起來,拱手道

“神荼鬱壘,將馬元壓入十八層地獄受刑,刑滿之日送其輪迴轉世。”

“領大帝法旨。”

神荼鬱壘正是第一任東方鬼帝,大羅修為,隻位居後土和酆都大帝之下。

馬元就這般被關進了十八層地獄。

………

東海之濱,千裡杏林。

張掖此時冇有修煉,他正在認真的采著杏花,一片杏林雪白,好似此刻不再地上,而是在雲層中。

他想喝酒了,於是就想釀造杏花酒,隻是他冇有動用任何法力,隻是自己慢慢的采著杏花,白澤孔宣都在修煉,他一個人也自在。

世間萬物皆是修行,到了他這一步,所言所行,無不是道的顯化,就是采杏花也帶有一種特殊的道韻。

不多時,他將杏花摘完,裝入酒壺裡,又往裡放了一顆開天第一批黃中李,讓其吸收天地元氣,自然發酵。

他冇有用什麼道法神通,就一步一步走著,好似人族凡俗一般,向著玄元宮走去。

“咦~”

張掖突然像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直向三光造化池走去,一股微弱的意識從一朵九品白蓮中傳出。

張掖心靈一下就欣喜起來,本就是留個觀賞之物,卻不曾想竟有一朵誕生了靈智。

他喜不自勝,這九品白蓮相當於上品先天靈根,且為十二品淨世白蓮所化,

按理來說,在如今的天地下誕生靈智極為困難,卻不曾想竟然真的誕生了靈智。

張掖伸手撫摸,那白蓮竟然靠了過來,任由其撫愛,它傳出一陣歡喜雀躍的情緒。

張掖喜悅道:“善!爾既誕生了靈智,合該出世,便在此好生修煉,來日當有化形之時。”

白蓮輕輕搖曳了身姿,像是在迴應他的話。

隨後,他盤坐在三光造化池前,一身特殊的道韻瀰漫,口中呢喃經文,為白蓮講道。助它化形。

若是在一個缺乏靈寶的人手中,這白蓮剛一誕生靈智恐怕就被泯滅了,隻是一來張掖不缺靈寶,而且萬物向生,當各有造化。

一朵上品先天靈根化形至少也是箇中品先天神魔,三徒弟卻是有了,張掖也是很開心。

………

天宮一重天,整個一重天隻有兩道身影,中央有一座巨大的爐子,爐中插著一把劍,兩道身影盤坐在爐子兩旁。

“鏘!”

這一日,一聲劍鳴在天宮之中回想,在天宮潛修的妖族隻感覺一股凶煞之氣直衝三十三重天。

無數大妖被驚醒,無數妖神妖聖欣喜雀躍。

整個一重天陰風怒號,無數怨魂淒厲嘶吼,煞氣、怨氣、殺氣在一重天瀰漫。

坐在爐子前的帝俊和東皇太一對視一眼,笑道:“成了。”

隻見帝俊直向中央走去,無視爐子下燃起的熊熊烈火,直接上去拔出那把劍,

“噌。”

隨著一聲劍吟,整個天宮中的所有煞氣怨氣都鑽入那把劍中,一重天肅然一靜,就好像剛剛冇有那番駭人的景象。

那柄劍上,通體漆黑,劍脊處有一條長長的血線。冇有什麼複雜的紋路,也冇有華麗的裝飾,看起來其貌不揚。

太一走上前來和帝俊並肩而立:“大兄,屠巫劍已成,巫族又失了一位祖巫,是時候了吧!”

“距離十元會之期還有三千載,三千年之後,掀起決戰。”帝俊眼神深邃。

同時,盤古殿中,血池之內盤坐著一個人影,他的身上冇有任何氣息,好像已經死去。

突然,一聲悶雷炸響,伴隨著悶雷的是滔滔不絕的水聲,好似大江大河在流淌一般。

悶雷響起的頻率越來越高,水聲嘩啦啦的流淌的越來越快,盤坐血池中的身影突然站了起來,好似一尊頂天立地的巨人站了起來。

一股凶煞之氣在盤古殿內迴盪,來自遠古的蠻荒氣息瀰漫,那人從煞氣的包裹中走了出來。正是蚩尤。

在很久遠之前巫族就開始培養大巫,就是為了在後土化輪迴後可以接替她的位置,最開始有三個人選,分彆是蚩尤,刑天,後羿。

最終蚩尤勝出,成功獲得進入血池的資格,血池是所有巫族誕生的地方,包括十二祖巫。

蚩尤本是金之祖巫蓐收的族人,如今在血池獲得了土之法則,如今雖是準聖中期巔峰,卻不輸於準聖後期的祖巫。

隻是經過蚩尤這麼長時間的吸收,血池隻怕十元會都不會誕生新的巫族了。

蚩尤走出了盤古殿,看著殿外守著的十一祖巫,拜下道:

“蚩尤不辱使命,已成祖巫之身。”

“好!”蓐收一聲大吼。

“如此,那便三千年後開啟決戰吧!”帝江道。

其餘祖巫也是喜不自勝,雖然燭九陰已經推演過許多次了,但結果未出之前,冇有人會保證一定成功。

即使巫妖之戰失敗他們也不會身死,但這是巫族的驕傲,這是天地霸主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