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天看向殘餘的人族,眼中充滿了悲慼,他悲聲道:

“人族的兒郎們,吾等記住今日之仇,銘刻在元神中,這是吾人族的血仇,這是血與淚的悲歌,人族不可忘卻。”

“是,老祖,吾等定謹記今日之恨,”所有殘留下來的人族都悲聲道。

“吾人族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人族的兒郎們,隨吾拜謝恩人。”皇天轉頭又道。

“一拜,鎮元大仙救吾人族於危難,吾人族願奉鎮元大仙為地仙之祖,與世同君。”

人族所有人齊齊跪下,向著五莊觀遙遙一拜。

鎮元子很欣慰,覺得自己冇有救錯人,現在的他還不知道這個稱號意味著什麼,但不久之後他就明白他賺大了。

“二拜,人教教主太清聖人出山,救吾弱小族人,我人族永世奉養人教。”

眾人又一次拜下,老子感受到一大股氣運之力向著那湧來,而且他在人族的根基也更加深厚了。饒是以他太上忘情的心境也露出了一絲喜色

“三拜,聖母娘娘創造吾等,給予吾的生命,合該受人族一拜。”

這一次卻冇有人動彈,眾人麵麵相覷,又用疑惑又有點憤怒的目光看著皇天。

皇天肅穆道:“無論如何,若無聖母娘娘,吾等不會有今日之昌盛,三拜,聖母娘娘。”

隨後一句話,皇天是吼出來的,吼的聲嘶力竭,隱隱帶著沙啞。

皇天繼承了張掖前世的記憶,知道妖族屠人女媧並未出手,但知道是一回事,發生又是另外一回事。

當殘酷的事實擺在麵前的時候,皇天亦是感到了一絲絲心酸,整個人族好像被拋棄的孩子一樣可憐。

“三拜!”

人族眾人再一次下拜,卻寂靜無聲。

旁邊的南詔看到這一幕,輕歎了一聲道:

“吾攜周山聖廟去南疆吧!日後便定居在南疆了。”

“南詔這是何意?南疆濕冷,毒蟲猛獸甚多,並非適宜聚居的地方。”皇天道。

南詔看了一眼皇天,冇頭冇腦的說了一句:“汝很不錯!”

皇天淡淡一笑不說話,隨即南詔帶著一些人族族人入了南疆,在哪裡立下一國,名曰南詔國。

至此,人族母係社會崩塌。

隨後皇天轉頭看向九黎,又看了看純血人族,對九黎道:

“吾欲使爾等去北荒,不知九黎族長意下如何?”

“老祖儘管吩咐便是,九黎族亦是人族”九黎語氣鏗鏘有力,

實際上,北荒煞氣濃鬱,正適合巫人或者巫族練體,故而九黎冇什麼意見。

不說這邊人族收拾殘局,三十三重天淩霄寶殿,此時殿中氣氛沉悶。

白澤站出來拱手:“啟稟陛下,此戰吾族大羅妖神戰死六百五十三尊。”

“太乙妖王戰死八萬餘尊。”

“金仙妖尊戰死上千萬。”

“金仙以下妖兵戰死不知凡幾。”

語氣悲愴,這是妖族除了和巫族大戰之外,受創最嚴重的一次,大殿中的氣氛更加沉悶,彷彿靈氣都凝固了。

帝俊疲憊的聲音響起:“所幸收集到了足夠的人族精血,吾妖族犧牲的兒郎也算死得其所。”

帝俊看了看手中的一團暗紅色的精血,這就是無數妖族兒郎換來的人族精血。

“自今日起,吾與東皇於一重天煉製屠巫劍,爾等若無要事不可打擾。”

“領法旨!”

屠人之戰雖然損失慘重,但帝俊不後悔,他是一個帝王。他不會悔,也不能後悔。

………

東海之濱,千裡杏林,這一日,一個壯漢出現在了千裡桃林外。他揹負大弓,目光銳利,正是巫族後羿。

“來者何人?”

一道渾厚的聲音傳出,伴隨著聲音的是一道寬厚的身影,一道比後羿還壯碩的身影出現在了後羿麵前,正是張掖逮到的守山靈獸,熊蠻。

“吾名羿,奉祖巫之命前來尋玄元兄弟。”

熊蠻聽後一驚,羿?是巫妖二戰中把白澤妖聖的團團轉的那個巫族大巫?

熊蠻聽完後腿都軟了,死在這位箭下的妖神都不在少數,就自己這點小身板,人家連箭都不用。

“大羿大巫稍等,吾這就稟報老爺。”

好歹現在有了主兒的熊了,要是丟了老爺的麪皮,明天老爺的餐桌上就該多一道熊掌了。

不多時,張掖就迎了出來。笑嗬嗬的道:

“後羿大哥,汝今日怎的來吾這杏林了?”

後羿看著麵前的玄元,也很是高興,他直接上去一個熊抱,開心道:

“玄元兄弟,數千年不見,可想死吾了。”

張掖嘴角抽了抽,無奈道:“吾等還是先進門再說吧!”

“哎呦,吾一高興就忘了。”

張掖直接帶他來到客殿,兩人坐下後張掖疑惑的問道:

“羿大哥,汝怎的來吾千裡杏林了?”

“是後土祖巫大人讓吾來的,她有東西予爾。”

張掖有點好奇,後羿手中出現了一團黃色的光球。下一刻,光球的表麵光芒散去,露出了一滴明黃色的鮮血,

那鮮血漸漸化為了人形,張掖對此不感到奇怪,滴血重生而已,他也可以做到。

等到完全成型後,不出意外,果然是後土,後土讓後羿先出去,後羿一臉不願的出去了。

“弟子見過師叔。”

“玄元不必多禮,吾此次前來是想告知於汝,吾將於千年後化身輪迴。屆時有汝一道機緣。”

“師叔不再等等?”張掖道

“不等了,早晚都要去,如今洪荒中萬靈怨魂遍佈,再加之吾突破到了準聖圓滿,如今是時候了。”

張掖聽後沉默片刻,而後躬身拜倒:“師叔慈悲。”

後土莞爾一笑,消失不見。

張掖安頓好弟子門人後,就和後羿離開了。

後羿身負土之法則,在大地上猶如大地之子一般,速度極快,未融合道身的張掖還真追不上,最後還是後羿把張掖扛在肩膀上前進的。

很快,兩人就到了周山,後羿將張掖送到了盤古殿前。

“玄元兄弟,盤古殿一般巫族不得入內,吾便送爾到這了。”

“多謝羿大哥相送。”

“汝便自行進去吧!吾先走了。”

後羿說完不等張掖回話就離開了,張掖則邁步走進了盤古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