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鯤鵬又回來了,他手托妖師宮,大步跨出,風之法則被其踩在腳下,向著皇天攻伐而來。

有了鯤鵬的加入,五大妖聖才勉強抵擋住了皇天的攻勢。

這邊皇天壓著鯤鵬和五位妖聖打,另一邊南詔和人族三族也壓著另外四位妖聖打。

商羊化作一隻獨腳巨鳥,在雨中翩翩起舞,將帶給萬物生機的雨水化為了噬人的殺機。

她對麵的南詔一襲墨綠色的輕紗,白皙的拳頭蘊含著無窮的力量,越過充滿殺機的雨水向商羊攻伐而去。

商羊對於南詔可以毫髮無損的穿過暴雨有點詫異,不過畢竟是準聖強者。

隻見她雙翅向後一振,做金鵬屠龍狀,一隻爪子向著南詔的拳頭抓去。

兩人一觸即分,在雨中相對而立,南詔臉色不變,商羊心中一沉,這還是大羅金仙?你說她是準聖初期巔峰我都信。

南詔背後升起了一道虛影,人首蛇身,姿容絕世,麵容與南詔有八分相似,釋放出強大的氣息。

商羊見此驚呼:“媧皇陛下。”

隨即反應過來:“不對,是法相。”

南詔背後的女媧法相通天徹地,素手伸出,化作遮天巨手,向著商羊拍去。

商羊不敢小覷,身體輕盈,與大雨融為一體,險之又險的的避開了這一擊。那隻巨手拍在山嶽上將其打成虛無。商羊看著已成平地的山嶽一臉後怕。

接下來就到了打地鼠的環節,女媧法相不停的拍擊,商羊不停的閃躲。

縱觀整個戰場,所有人族武道修士都壓著妖族打,要不是妖族的基數大,頂尖強者多,此時早就敗了。

燧人氏一把文明之火燒的計蒙到處閃躲,計蒙召來的狂風暴雨剛一出現就被蒸發。

有巢氏手托散發著功德金光的房屋,向呲鐵鎮壓而去。

緇衣氏身披獸衣,與飛廉近身肉搏,身上獸衣金光閃現,飛廉打在其上的力道大部分被抵消。反觀之,緇衣氏每一拳都打的計蒙身體一顫。

巫族之中,一尊身高兩丈,眉目炯炯有神的昂藏大漢跨入了後土部落,

“後土大人,九黎求見。”

“進來吧!”

九黎進去後,發現十二祖巫竟然都在後土大殿中,他略顯詫異,但冇有多想,單膝跪地拱手道:

“如今吾人族正飽受摧殘,九黎欲出巫族,平妖禍。”

帝江沉聲道:“汝如今可是吾巫族中人。”

九黎抬起了頭,目光直迎上了帝江攝人心魄的目光:“九黎是巫族,但亦是人族。”

祝融怒道:“一日為巫族,永世為巫族,哪有既是巫族又是人族的說法?”

九黎不答話,就這麼沉默下來,隻是眼中滿是倔強。

燭九陰出來打圓場:“好了好了,汝若去,隻可帶出巫人,且出去後便不算吾巫族,”

“多謝燭九陰大人。”

九黎一拜,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後土大殿。

等他走後,十二祖巫對視一笑。

自此,又一隻可怕的力量出現在了人族戰場上。這群人天生擁有法則,肉身強大,且以元神禦使法則,實力強大無比。

帝俊在天宮看著下方的戰場,眉頭緊皺,他冇想到一個誕生剛剛十元會的種族,為何如此的難纏?

整個妖族能派出去的高手都派出去了,他要坐鎮天宮,防備巫族,白澤穩住伏羲,東皇拖住老子,羲和拖住女媧。

鯤鵬就是個廢物,準聖後期加上五個準聖初期乾不過一個準聖中期。

帝俊下了法旨:“眾妖聽令,加速收集精血,周天星鬥大陣起。”

由於要防備巫族,周天星鬥大陣不能馬力全開,隻能起到輔助作用。

一道道星輝從天穹垂落,落到每一個妖族身上,有了星輝的加持,所有妖族就像打了雞血一般,瞬間爆種,竟一時間和人族修士僵持,還稍稍勝過。

帝俊在天宮一臉陰鷙,若不是怕巫族偷家,他早就把周天星鬥大陣布在下界了。

上一次對付西方二聖,天宮自有伏羲和女媧看著,這次不光不能指望他們,還得防著他們。

有了星輝加持的鯤鵬和十大妖聖戰力也提升了稍許,一時之間和皇天南詔和三祖打成了平手。

此時,人族大部分凡俗之流依舊被追殺,高層戰力雖然在伯仲之間,但是底層戰力差的太遠了。

一個個人族葬身妖獸爪下,老人,青年,孩童,一個個倒在血泊之中。

他們的精血被一個個妖族提取而出,裝進特殊的容器裡,他們的怨氣直衝雲霄。整個洪荒的劫氣愈發的濃鬱了,

妖族氣運在命運長河中顯化出金烏法相,原本金色的充滿、光輝的法相如今身上纏繞一層黑氣,上麵有人族的怨魂淒厲的嘶吼。這是人族的怨氣。

就在妖族眾人繼續殺戮的時候,一聲蒼老但中氣十足的聲音響徹天地間

“放肆!”

隨著這道聲音響起,籠罩在首陽山上的金鐘被掀飛,盤坐在鐘上的東皇太一猛吐一口金色的血液。

帝俊在天宮看到這一幕立刻下令:“退!”

所有妖族就像同時收到了命令,有條不紊的開始撤退。

老子感受到了人族氣運的衰落,臉色鐵青:

“很好,很好!妖族!既然來了,那就彆走了,”

老子說完,一張太極圖遮天蔽日,化作一條金橋,威壓眾妖,就在快要團滅下界的妖族時,一道星光擋住了太極圖。

老子看著虛空中星光點點,彷彿要凝聚成星光巨人,麵色平淡。

“貧道也想會會這周天星鬥大陣。”

這時,星光化成了一個人影,正是帝俊,他身邊星河環繞,帝氣瀰漫。

“見過太上聖人”帝俊拱手。

“天帝當真是好手段。”老子聲音冷清道

帝俊臉色噙著笑容,向老子傳音說了些什麼,隨後老子臉色一陣變換,最後深深的看了帝俊一眼離開。

人族與妖族之戰就這樣落下了帷幕,這一戰讓洪荒眾生都重新定義了人族,這個種族如今幾乎是洪荒除了巫妖之外第三種族。

皇天看著戰後的人族,這一戰人族足足損失四成,按照原本的曆程,妖族屠人幾乎將人族滅種,這一次有了皇天的參與已經很好了。

皇天冇有放狠話,如今實力畢竟不夠,說出來也隻會徒增笑柄,他將這仇恨記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