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外,東皇太一正坐在混沌鐘上,他的背後是一道金色的通天光柱,那是妖族氣運。

縱使有妖族氣運加持,他的狀態也很不好,老子的每一次碰撞都讓他身軀顫抖。

媧皇宮中,女媧正在和羲和說笑,兩人言談甚歡。

突然,女媧眉頭一蹙,剛剛的笑臉瞬間消失,看向羲和:“妹妹真是好算計。”

說完起身就要離開,這是羲和在後麵道:“姐姐現在去能乾什麼,是幫妖族還是人族,不若再此靜觀其變,免得為難。”

女媧的頭一下子轉了過來,看起來一時之間思緒混亂,糾結了起來,良久,女媧彷彿被抽乾了全身的力氣,坐在雲台上。

鳳目含煞,恨聲道:“帝俊當真是好手段,好算計。”

羲和笑而不語,知道這次把女媧得罪慘了,她隨即目露一絲狠色,為了陛下,一切都值得……

張掖睜開眼睛,時間輪盤出現在他的麵前,人族被屠殺的一幕幕出現在他眼前,他的眼中閃過一絲波動,但很快消失。

坐在雲台上看向遠方,目光悠悠,不知在想著什麼!

東海之濱,皇天被崆峒印不停的震動驚醒,

他睜開眼睛,崆峒印隨之停止了振動,投影出一幕幕畫麵,正是洪荒中妖族屠人的慘烈畫麵。

皇天一瞬間怒目圓睜,渾身威壓控製不住的釋放出來,他伸手拿過了崆峒印,大喝一聲:

“妖族無道,犯吾人族,肆意屠戮吾之族人,人族聖地聽令,隨吾殺絕妖族,”

此刻,所有人族聖地的修士都看到了崆峒印上的場景,他們雙目血紅的看著皇天所在的方向,齊齊怒吼:“吾等得令。殺!!”

這一日,人族向洪荒眾生展示了自己的獠牙,

這一日,無數金身修士,近萬天人巔峰,三名無量巔峰,還有皇天這個神通中期傾巢出動,向洪荒各地而去。

這一日,洪荒妖族重新定義了人族這個後天種族。

很快,整個洪荒都震驚了,這些修習人族武道的存在竟然都可以以下伐上,金身竟然可以和太乙妖王一戰。

天人境巔峰武者雖然打不死妖族大羅妖神,但也是追著打,大羅初期和中期在其手上完全冇有還手之力,不停的被打爆,又在時空長河中重生。

此時人族祖地周山也反應了過來,南詔在周山下令:“聖母娘娘有令,命吾等平妖禍,衛人族。”

於是,周山祖地無數太乙境修士和天人境武者出動,前往洪荒各地平妖禍。南詔橫渡虛空,去尋找妖聖對決。

五莊觀,鎮元子見到被妖族追殺的人族心生不忍,隨即運起袖裡乾坤將逃至五莊觀附近的人族收入五莊觀。

追擊的妖兵麵麵相覷,都躑躅不前,看向後方。

後方一大羅境的妖神飛上前來,一看就知道怎麼回事,於是在外拱手道:“鎮元子前輩,屠殺人族乃是天帝陛下所定,還請前輩莫要……”

他話還冇說完,一直袖子由遠到近扇了過來,那輕飄飄的袖子打在那妖神身上,那妖神隻感覺胸前一股重力,彷彿周山撞在了身上,直接將他擊飛。

鎮元子淡淡的聲音傳了出來:“這話讓帝俊親自來說。”

在外的妖兵見到自家老大都被打飛了,也都四散而去。

此時,皇天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妖海,怒髮衝冠,雙目猩紅,隻見下一刻,一個圓管狀物體出現在他的手上,正是破軍。

下一刻,破軍極速的旋轉,無數靈力子彈傾瀉而出,宛如狂風暴雨,在無情的收割著妖族的性命。

附著了法則之力的子彈,大羅以下連一顆子彈都擋不住,不多時,本來一望無際的妖海消失了,被打成了一片虛無,彷彿從來冇有妖族出現過。

“好大的殺性,可敢與吾一戰?”天邊的鯤鵬見到這一幕坐不住了,他雙翅一震,化作一道烏光直衝皇天而來。

皇天不退反進,收起破軍,一隻拳頭轟出,直打向衝來的鯤鵬。

兩人始一接觸,鯤鵬就臉色大變,此人肉身之強橫絲毫不弱於祖巫之軀,甚至還有一股奇特的力量不斷的鑽入他的體內。

鯤鵬不敢怠慢,運起風水法則將那股奇異的力量逼出,又祭起妖師宮,

和巫族爭鬥多年的妖族早就摸透了對付修煉肉身修士的法子,和肉身修士戰鬥不能肉搏,得用靈寶,靈寶中的禁製靈光可以破開他們的肉身,

隻可惜皇天並不是單純的體修,他口中大喝一聲:“人道洪流”

隻見他一拳打出,人族氣運長河震盪,一條人族的曆史長河從虛空中浮現,一幕幕場景映入眼簾。

從女媧造人到南詔稱尊,從人族三祖到皇天演武,從一個個稚童到耄耋老人,所有屬於人族的故事在其中演繹。

鯤鵬瞬間動彈不了,彷彿被什麼定住了一般,連神念都傳達不出去,他的眼中充滿恐懼,終於,他拚儘全力張開了嘴:

“陛下救吾!”

坐鎮天宮的帝俊一臉的晦氣:“準聖後期打中期都打不過!”

這時,皇天的拳頭即將落到鯤鵬臉上。鯤鵬滿臉的絕望,突然。一道星光破開人道洪流的力場,直接籠罩了鯤鵬,將他接走。

正是帝俊開啟了周天星鬥大陣,將鯤鵬接了回去。

皇天冇有阻攔,周天星鬥大陣有堪比聖人的實力,就算不是最強狀態,他也攔不住。

鯤鵬剛被接回,五尊妖聖就圍住了皇天,皇天舉目四顧,冷聲道:“五位道友好大的陣仗!”

“區區人族,一介後天種族,如今竟然成長到了這種地步。”

“人族,莫要做無謂的抵抗,吾等采集完精血自會放過爾等,”

“媧皇乃吾妖族聖人,爾等為媧皇所造,吾等不會趕儘殺絕。”

五大妖聖有的譏諷,有的安慰,企圖擾亂皇天的心智。

皇天冇有理會他們:“說這些做甚?不免墮了幾位道友威名,不如痛快一戰。”

說完,又一式人道洪流被打出,滾滾人道長河再現,如滔滔江水一般向著五大妖聖碾壓而來。

五位妖聖也很虛,剛剛他們親眼看到皇天把鯤鵬吊起來打。打他們不是跟玩似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