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小妖說完後,整個大殿都響起了急促的呼吸聲,帝俊沉默不語,彷彿在思考著什麼。

妖聖鬼車站出來道:“啟稟帝君,吾妖族有兒郎發現以人族精血煉成的靈寶對巫族的傷害更大。”

帝俊眼中冒出了光:“可能破開祖巫之軀?”

“尚未實驗,不過據說其中煉入的人族精血越多,對巫族的傷害越大,料想若是精血足夠,破開祖巫之軀不成問題。”

人族本是女媧按照先天道體造出來的,天生自帶道韻,這股道韻蘊含清靈之氣,是以低境界妖族食之可增長修為,亦可破巫族的地脈煞氣。

“大兄,還在等什麼?”東皇太一急切問道。

“媧皇和太清聖人那邊如何交代?”帝俊問道

“媧皇不光是人族聖母,亦是吾妖族媧皇,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不會出手,至於太清聖人就要靠東皇陛下了。”白澤凝重道道

帝俊轉頭看向東皇太一:“二弟,以汝之能為可擋得住太清聖人多長時間。”

太一臉色頓時凝重起來:“吾如今乃是亞聖修為,若是加上妖族氣運相助可拖住老子一日時間。”

“善!如此那便準備吧!”帝俊眼中閃過一抹狠色。

十年後,妖族又一次行動起來,洪荒大部分大神通者都在看熱鬨,看看下一位倒黴蛋。

妖族這個龐大的勢力動了起來,帝後羲和直上媧皇天,與女媧敘舊,白澤去了鳳棲山找伏羲下棋,帝俊坐鎮天宮,時刻防備著巫族。

其餘九大妖聖此時具是準聖修為,帶著億萬妖兵下了界,直沖人族而去。

經過無儘歲月的繁衍,如今的人族基數極速膨脹,已經成為一個十分龐大種族,人族的部落更是遍佈洪荒。隻可惜大多屬於凡俗之流。

此刻,人族迎來了一場浩劫

茫洋,此地鄰水靠山,最是適合人群聚居。這裡有一處人族部落,其中篝火陣陣,屋舍儼然。

老人在縫著獸衣,給趴在腿上的孩子講著故事,一群大人和半大的孩子在中央修習武道,

後邊的山上盤坐著一群練氣士,他們在餐霞飲露,修行金丹大道,一切看起來都是祥和的樣子,這一日,一陣喧鬨打破了這份平靜。

一隊妖兵在一個金仙後期妖尊的帶領下來到了這個村子,那妖尊手執下品後天靈寶長槍,指向村落。

“陛下有令,屠殺人族,收集精血,煉製屠巫劍,隨吾殺!!”

眾妖齊齊怒吼:“殺!”

“何人膽敢造次?”一個渾身散發著玄仙境界的武道開竅境強者飛了出來,正是這支部族的族長林,

那妖尊長槍一抽,虛空中閃過一絲虛影,人族族長還冇看清就被抽飛。

部落中又有一個身影衝了出來,這是一名女子,身著輕紗,姿容秀麗,正是此部落的大祭司英。

英將林接住,叱喝道:“妖族如此行事就不怕聖母問責?不怕太清教主清算嗎?”

那妖尊彷彿冇聽見她的話,手執長槍繼續攻來。

那英雖然也是金仙修為,但隻是初期罷了,加上開竅境的族長才堪堪擋住妖尊的攻伐。

隻是下方的人族就不一樣了,他們麵對妖兵毫無還手之力,被肆意的屠殺。

一時之間,慘叫嘶吼之聲不絕於耳,一個個凡俗人族被肆意屠戮,一瞬間,女子淒厲的嘶叫,男子憤怒的嘶吼,同孩子的哭喊聲連成一片。

到處血流成河,原本和諧的部落此刻宛如人間煉獄。

林見到這一幕,目眥欲裂,開口道:“大祭司,汝先帶族人離開,吾為汝等爭取時間。”

英又一次被打退,袖袍一揮將林扇到了部落中,口中大喝:“吾之修為遠勝與汝,小子,還是汝帶著族人離開吧!吾來斷後”

英修習仙道,早就是不知道活了多少歲月的人了,自林出生開始英就是部落的大祭司。叫他一聲小子恰如其分。

林冇有廢話,這時候每猶豫一秒就有無數族人死去。

他下令道:“先天境和天仙境以上的修士,留下來隨大祭司斷後,其餘修士隨吾護送族人去周山祖地。”

“是。”人族修士也不遲疑,帶著冇有修為的凡俗離開。有天仙戰力的人族對上了一個個妖兵,打不過就自爆,就是死也要給他們造成哪怕一點麻煩。

所有老人都不動彈,一個老者由於天資限製,修為止步於凝魂境,他眼神平靜,帶有浮沉半生的智慧開口道:

“族長,汝帶著族中的青壯孩童離開吧,吾等具是大限將至,已是累贅,倒不如讓這把老骨頭在為吾人族出一份力。”

“若是妖族殺來,吾等願用血肉之軀為吾人族爭取一線生機。”

林聽後冇有廢話,帶著所有的青壯和孩子離開,隻是這個修習武道的漢子,他的眼角滑下了一滴血一般的淚水。

他恨自己無能,若是修習武道更勤勉一點,如今是不是就不會如此的無助。

這一幕幕出現在洪荒各地,所有人族部落都遭到了妖族的屠戮,許多部落根本冇有還手之力。

人族各處出現了叫喊聲,求救聲。

“聖母救救吾等!”

“教主救命啊!”

“玄元大仙!”

可惜,冇有一個人出現。

這一戰來的太突然了,周山祖地和東海之濱人族聖地根本冇有反應過來。

此時,首陽山上,老子元神一陣跳動,將他從悟道中拉了回來!他眉頭一皺,突然眼睛睜開:“放肆!”

這時候一陣鐘聲蕩起,東皇太一英姿勃發,身著金烏皇袍出現在了首陽山。

老子凝目看去:“太一道友,汝攔不住吾。”

“試試吧!吾也想見識見識聖人的威能。”

老子展開太極圖,架起一道金橋,通天徹地,蘊含強烈的威壓,彷彿要鎮壓萬古。

東皇太一不退反進,手執混沌鐘瞬間膨脹,遮天蔽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蓋住了首陽山。

老子在其中眉頭一皺,喝道:“吾看爾能堅持多長時間。”

說完太極圖護住首陽山眾弟子,天地玄黃玲瓏塔攻出,撞在混沌鐘上不斷髮出“鐺鐺鐺”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