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金烏在張掖手上掙紮,可以焚山煮海的太陽真火絲毫奈何不得這隻手掌。

老六陸珺叫囂道:“吾乃天帝血脈,妖庭太子,何人如此大膽。就不怕妖族滅爾全族嗎?”

千裡杏林中的張掖眉頭一皺,喝道:“小小年紀,竟出言不遜,該打!”

說著,那一隻手掌將十金烏放開,隨後一巴掌輪圓了扇過去,越過南天門,直接將十大金烏扇到了淩霄寶殿中,

此時帝俊正在殿內進行每日的朝會,突然見到十大金烏被扔了進來,渾身狼狽,他嚇了一跳,旁邊的東皇更是怒火中燒。

帝俊見此變故,匆匆下令退朝,等到群臣都退出大殿後,帝俊一下子憤怒起來,先忙下去檢視金烏的傷勢。

太一憤怒的問道:“何人所為?”

隻是十大金烏已經暈了過去,卻是不能回答他的話了,帝俊細細一檢視,發現冇有太重的傷後鬆了口氣。

“他們無礙,隻是一點皮肉傷而已!”帝俊勸太一道。

隨即帝俊一滴日精月華滴入了十大金烏身體內,日精月華也是洪荒中赫赫有名的療傷聖物,隻比三光神水差上分毫罷了。

不一會,老大伯瑝悠悠醒轉,他下意識的放出太陽真火,卻被帝俊壓製回去,這時候他纔看清麵前的是誰。

“瑝,拜見父皇,拜見叔父。”伯瑝起身行禮道

“瑝兒,究竟發生了何事,爾等如何出的了暘穀。”太一急切的問道。

“不是父皇說的巫妖戰事緊急,召吾等前去戰場助陣嗎?”

帝俊一聽眉頭就皺了起來,他根本就冇有釋出過這樣的命令,有人算計他的孩子,最終目的是自己,

帝俊不愧是妖族的領導者,很快就抽絲剝繭般找出了原因,他凝重問道:“將所有事情細細說來。”

伯瑝雖然有點懵,但還是聽話的說出了全部過程,從狼妖到被巨手拍了一巴掌一五一十的全說了。

帝俊掌中升起洛書河圖,無數的天機在圖中生滅,他的眼中浮起神秘的道紋。

隨著時間的就是,帝俊的眉頭皺的越來越深,他反覆的推算,卻隻能算到十大金烏出暘穀之後的事,包括張掖拍了他們一巴掌。

隻是在暘穀中的那個金仙境的狼妖始終無法算出來。

帝俊眼中閃過一絲恨色,洛書河圖乃是洪荒中最頂級的靈寶,哪怕現在劫氣瀰漫也能算出幾分,隻有天道六聖他纔算不出來。

媧皇是妖族中人,不可能算計他,既然玄元救了十金烏,那麼也不會是三清,

兩個名字從帝俊的齒縫中蹦出來,充滿恨意:“接引,準提。”

不說這邊帝俊在計劃報仇的事,另一邊張掖卻遇到了麻煩,張掖剛把十大金烏扇到淩霄寶殿,一道身影就踏入了千裡杏林。

張掖苦笑一聲:“還真是他啊!”

隨後出去迎接,他腳下空間摺疊,一步跨到了目的地,

“弟子玄元,見過師叔。”

準提笑眯眯的道:“師侄這是何意啊?”

張掖一臉疑惑:“師叔在說什麼?”

準提臉上的笑容愈發的燦爛了:“師侄當知曉,巫妖之戰乃是天道大勢,汝是改不了的。”

張掖神色平靜:“巫妖之戰是大勢,但洪荒眾生何辜?這金烏一但出現在洪荒之中,會造出多大的殺孽?師叔又何必躺這一趟渾水?”

準提看著張掖沉默不語,張掖也不甘示弱的對視,

準提慢慢移開了目光,看向了東海方向,那是金鼇島的方向,準提明顯的感覺到一道劍意指向了他,若是他有一丁點不對,這道劍意隻怕會驟然出現。

準提知道,這劍他的丈六金身擋不住,同樣知道,這是通天在警告他。

他笑了笑道:“師侄日後若有閒暇時間可來西方須彌山做客。”隨後就離開了千裡杏林。

張掖向著金鼇島方向拱了拱手,隨後回了大殿。

此時,妖族中氣運升騰,戰意直沖霄漢,洪荒各路大神通者都將目光投向了妖族。

巫族更是第一時間戒備,進入戰時狀態。

妖族大軍開拔,不多時一片黑雲籠罩了須彌山,往日裡金光閃耀的須彌山,這一刻在黑雲的遮蔽下顯得黯然失色。

接引腳踩金蓮從須彌山頂升起,立身與妖族大軍之前:“帝俊道友為何如此氣勢洶洶來吾須彌山?”

帝俊麵如寒霜,冷聲道:“堂堂聖人竟然出手算計吾兒一介小輩,當真是不要麪皮,爾等是欺吾妖族無人嗎?”

帝俊此言一處,整個洪荒天地一片嘩然,

“早就聽說西方準提聖人不要麪皮,冇想到如此下作。”

“是啊,還是天道聖人呢!竟然如此的不要麪皮。”

接引麵上露出怒意:“道友說話當心,莫要胡言亂語。”

太一插嘴道:“大兄,和他費什麼口舌。直接開戰就是。”

“眾妖聽令。”

“在!”

“布周天星鬥大陣,今日隨吾踏平須彌山!”

“尊東皇法旨。”妖族妖兵一聲大喊,隨即按照玄妙的位置組成一座大陣,構連天上星辰,一片星空籠罩了須彌山。

漫天的星光熠熠生輝,美麗的外表下藏著駭人的殺機。

這時準提也趕了回來,遠遠的看見周天星鬥大陣圍住了須彌山,大喊一聲:“帝俊爾敢!”

隨即衝進了大陣。

此時的接引極為狼狽,一道道隕星向著須彌山砸去,直有一種將其夷為平地的感覺

接引撐死須彌山護山大陣,一道道隕星砸下讓其聖力紊亂,嘴角溢位鮮血。

準提見接引如此淒慘,大吼一聲:“師兄稍待,吾來助汝。”

隨即和接引一同撐起防護陣。

這時,周天星鬥大陣突然變陣了,一道星光巨人屹立在天地之間,接引準提見此臉色大變。

數元會前可以和星光巨人拚的不相上下的盤古虛影,當年可是一斧子砍廢了女媧啊!

這星光巨人恐怕也有屠聖之力,雖說聖人在洪荒中不死不滅,但是複活聖人是需要天道本源的,

每被複活一次與天道的聯絡就緊密一絲,直到成為天道的傀儡,從此失去自我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