鏘,鏘,鏘

巫族後土部落一片空地上傳來一陣金鐵錚鳴之聲

仔細看去,赫然是張掖與刑天的兵器相交所發出的聲音

張掖一柄青光劍斬出無儘劍氣,如潮水一般向刑天湧去,而刑天一麵乾擋的是水潑不進,還時不時用戚抽冷子給張掖來上一下

兩人轉瞬間便過了上萬招,最後以刑天斧頭架在張掖脖子上結束

張掖自從兩百年前被刑天一招秒掉後,便開始了勤學苦練之旅,與巫族太乙金仙境的大巫進行切磋,隻是屢戰屢敗,境界也不知不覺高了許多

太乙這個境界是理論上是可以一直走下去的,隻有大羅纔是質變,哪怕是再強的太乙都乾不過最弱的大羅

修為境界中有三個桎梏,一是仙凡之彆,二是大羅與太乙,三是聖人與聖人以下。而這三個也不可能出現逆而伐仙情況。

孔宣**吧,鳳族太子,亞聖修為,一手五色神光打遍聖人以下無敵手,連截教首席大弟子多寶都被吞了,但準提一出手還不是做了孔雀大明王菩薩。

所以說,不要太浪,要先發育

時至今日,雖然頂尖的大巫張掖乾不過,例如刑天蚩尤之類的,但已經能和一般的大巫打個平手了,例如相柳、九鳳、誇父這一流的

至於後羿,不是張掖吹,隻要不給他彎弓的機會,他就能吊打後羿,當然,後羿一開弓哪怕刑天也生死難料

“哈哈哈,玄元兄弟果然進步飛快,這才兩百年便能與吾過上萬回合”,刑天豪爽大笑道

周圍圍觀的蚩尤、誇父等大巫紛紛附和,張掖在這兩百年裡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進步。

張掖現在的戰力已經算是太乙最頂尖的那一批了,就算是刑天蚩尤之流擊敗他容易,想要殺他卻是不能

隨後幾人在一起喝酒吃肉

“玄元兄弟,你是不是要走了”眾大巫之中唯一一個女性大巫九鳳問道

“確有這個想法,我的神通戰技已到了一個瓶頸,再想提升需得經曆生死之戰了”張掖也不隱瞞

一陣沉默過後,蚩尤率先開口了

“也罷,既然你想曆練,吾等也不好攔你”

說完又拿出了十二顆深藍色的珠子

“吾巫族冇有元神,要這先天靈寶也冇用,便與你防身吧”

先天靈寶冇用?誰信誰蠢,巫族煉化不了難道還不能與洪荒中其他大能交換先天靈材嗎,先天靈材可是可以煉製巫族血煉巫器的

刑天的乾鏚,蚩尤的虎魄,後羿的射日弓都是血煉而成的巫器

張掖神情肅穆起來,鄭重道謝

“多謝蚩尤大哥”

張掖神識探入其中,發現赫然是定海神珠

定海神珠是洪荒中唯一一個量變可以引起質變的靈寶,

單獨一顆是下品先天靈寶,十二顆是中品先天靈寶,二十四顆是上品先天靈寶,三十六顆是極品先天靈寶

其中二十四顆定海神珠被通天從分寶崖上取下,後來賜給了趙公明,後世趙公明用二十四顆定海神珠在封神之戰大放異彩,而後被燃燈奪去用乾坤尺開辟二十四諸天,坐穩了過去佛祖的尊位

這應該就是缺的那十二顆了

這份情誼張掖記著了

“好了,莫做小兒女姿態”刑天笑罵道

張掖想起日後的巫妖大戰心中生起了一陣陰霾

金仙為兵,大羅為將,這種大戰連準聖都會歸墟化道,縱使聖人也要暫避,在那種天地大勢下自己一個小小的太乙扔進去連個浪花都翻不起來

出了後土部落,張掖直奔終南而去,那裡還有一樁機緣等著他

在路途中的張掖也在煉化十二顆定海神珠,十二顆定海神珠蘊含22道禁製,在中品先天靈寶中也位列高等

每一顆定海神珠中都蘊含一個小千世界,是以燃燈才能開辟二十四諸天

時間在張掖煉化靈寶中過去

洪荒無儘廣袤,即使以太乙修為也足足飛了三萬載纔到終南山

終南山玉柱洞乃是後世闡教福德真仙雲中子的道場,其中有一風雷仙杏位列十大先天靈根之一

其結的仙杏吃了可助人領悟風雷法則,後世雷震子更是憑此化出風雷雙翼,為武王伐紂立下赫赫戰功,

受封勾陳上宮天皇大帝,執掌南北兩極和天地人三才,統禦群星,司人間兵戈之事

張掖此行的目的正是這風雷仙杏

張掖早有謀劃,自己與這風雷仙杏同根同源,甚至可以說是兄弟,這比鎮元子和人蔘果樹的聯絡還要緊密,

若是自己吞噬了風雷仙杏的本源,那麼跟腳定會晉升上品先天神魔甚至有可能到頂級先天神魔,

君不見鎮元子隻是人蔘果樹的第一批果子化形都有上品先天神魔跟腳,當然這也是鎮元子將大部分人蔘果樹本源灌入那個人蔘果的原因

不然同列十大先天靈根,人蔘果樹相較其他靈根功效確實是雞肋了些

同為極品先天靈根,蟠桃因為被分暫且不提,黃中李吃一顆隻要扛得住便可入大羅,雖然再不得寸進,葫蘆藤更是結出了六個極品先天靈寶,而人蔘果樹吃一個隻能多活四萬七千年

要知道一入金仙便可與天地同存,日月同更,這不是雞肋是什麼?

一入終南山,隻見其上林木叢生,奇峰突起,層巒疊嶂,雲氣升騰,遮住了山巔,給人一種此山高入天際,無邊無際之感

他既冇有周山攝人心魄,巍然聳立,也不如崑崙氣勢雄渾,浩瀚無垠,但卻又一種獨特的秀麗之感

這任誰來看都會說上一句:“真乃仙家福地也”

張掖也不停留,開始尋找玉柱洞,

這終南山如此鐘靈毓秀之地自然是有人在此立下道場的,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張掖便隨手掐了個隱身術

這一尋便是三千年

這日,張掖在終南山深處一方懸崖凸起察覺到一處異常

“這裡好似有陣法覆蓋,待我檢視一番”

兩道金光自張掖先天神瞳中射出照在了大石上,隻見那凸起上忽然出現一派鳥語花香,欣欣向榮之態,彷彿那其中有一方世界一般

張掖隨即閉了神眸,盤坐而下參悟陣法

這次因為有《陣道真解》不過百年張掖便參悟完了

“唉,這陣法竟不能從中而過,需得破陣才行”

張掖有點發愁,陣法倒是不難破,隻是怕引來其他人

“大道唯爭,哪個大神通者不是從屍山血海中殺出來的,害怕爭鬥豈能窺得混元大道”

思至此處,張掖也不再遲疑

祭出定海神珠放出五色毫光擲向陣法薄弱之處,隻聽到轟的一聲,那處凸起竟然消失了,留下一個黑黝黝的洞口

洞口上書“玉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