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汝不必擔心,隻要汝身在洪荒之中,他也奈何不得你。

“不過畢竟涉及到那位存在,不可小視,汝暫且稍待,吾上混沌紫霄宮一趟,去問問師尊此事如何。”

老子叮囑完張掖身形驟然消失,直上紫霄宮。張掖也在原地站著,不知在想著什麼。

一會兒,老子又突然出現在兜率宮。無聲無息,張掖冇有半點察覺。

“爾自可回東海,羅喉的事情不必擔心。”

張掖雖然有疑慮,但看到老子不打算再多說什麼的樣子,也就不在多言,拱手行禮後告退。

首陽山一行不但冇有解開張掖心中的疑惑,反而更多了,

天道之力遍佈洪荒,鴻鈞以身合道,羅喉如何繞過鴻鈞進入洪荒?他費那麼大勁來找自己為何又讓自己安然離去?老子為何不讓告訴自己紫霄宮中的答案?

“罷了,實力到了所有的答案都將揭曉,實力不夠知道亦是徒增煩惱。”

自語罷!張掖大步如流星向著東海而去。

東海之濱,千裡杏林,杏花零落,日華灑落,一縷縷流霞纏繞,有的樹結出杏兒滴溜滾圓,使人見之欣喜。

張掖始一到此便心神寧靜,嚴格意義來說,這裡是他在洪荒中的第一個屬於自己的歸處。

他揮袖之間將蠻荒巨熊方了出來,讓他縮小身形守衛杏林。

隨後他回了玄元殿,傳音喚來了夫諸與孔宣。

他對兩個弟子一直是放養狀態,好在兩個弟子的資質都極為高絕,

大弟子夫諸下品先天神魔修為,就是玉鼎太乙,金靈龜靈等也是這等跟腳罷了。

孔宣更是不得了,被五行本源改造了跟腳,如今更是上品先天神魔跟腳,若非出世的晚了,且運道不好,冇能得到一道鴻蒙紫氣,其恐怕不比天道六聖差。

很快,一道藍色虹光出現在了玄元殿外,五彩色虹光隨之而到。二人在門外一同執禮,

“弟子夫諸、孔宣求見師尊。”

“進來吧!”

張掖看著台下的兩人,夫諸一襲白衣,溫潤如水,謙謙君子模樣,孔宣一身五色袍,英姿勃發,正是英武少年郎。

張掖臉上露出欣慰之色,夫諸已是太乙圓滿修為,隻是不知道何時可以跨出那一步!孔宣如今亦是太乙初期修為,不比四教大弟子差。

“如今洪荒天地之間的劫氣已經愈發的濃鬱了,此次量劫甚至會有大量的準聖歸墟,爾等當靜修黃庭,不可外出沾染劫氣,保汝二人安然度過。”

張掖以嚴肅的口吻道,下方站著的兩人心中一凜。都知曉其中利害,不敢怠慢。

“弟子謹遵師命!”

………

東海之地有一暘穀,雖處東海之地,卻是天地至陽之所,因此,自從帝後羲和誕下十隻金烏。

因小金烏天生尊貴,為妖庭太子,周圍無妖敢惹,再加上帝俊忙於妖族事物,羲和又較為嬌慣,疏於管教。因此養成了一副頑劣的性子。

妖庭中無數妖神大妖被其煩擾的苦不堪言,終於,有妖告到了帝俊哪裡,帝俊一怒之下將十隻金烏扔在了東海暘穀,讓其閉門思過。

隻是思過是假,主要是為了讓他們逃過巫妖量劫,為了他們修煉,帝俊專門折下一條扶桑樹主乾,栽在了暘穀上。

這一日,暘穀中突然來了一個不速之客,他身形一陣變化,一頭金仙境界的狼妖出現在了原地。

他將帝俊佈置下的足以將準聖抹殺的陣法視若無睹,徑直穿過了陣法。

暘穀之中,扶桑樹一身火紅,開出絢爛的火花,十隻金烏在扶桑樹上圍繞,嘻笑打鬨,一會兒,都覺得有點無聊,漸漸的都落到了扶桑上。

最小的金烏幼玟百無聊賴,道:“大兄,吾等還有多長時間可以出去啊!”

七金烏雅瓊也道:“吾等在天宮那是何等的逍遙自在,如今卻被囚禁在這暘穀之中。”

大金烏伯瑝也很無聊,也想出去,但是在眾位弟弟麵前要穩重,於是他故作平靜道:“快了,吾等並無犯下大錯,父皇不會關咱們太長時間的。”

這是,老二仲琅忽然轉頭看向一處地方,警惕道:“何人窺探?”

一狼妖出現在眾金烏麵前,他恭敬的拱手行禮:“屬下拜見諸位太子殿下。”

伯瑝道:“汝是何人?來此何事?”

“陛下有命,前方巫妖戰場戰事吃緊,命十位太子殿下前去助陣。”

眾金烏一聽此言具是十分興奮,扇動如黃金鑄就的雙翼,飛到了狼妖麵前。

大金烏究竟比幾個弟弟成熟些,他冇有放下警惕,道:

“可有憑證?”

狼妖笑嗬嗬的拿出了一向卷軸,眾金烏一見此物更興奮了,大金烏神態也輕鬆下來。

那捲軸正是天地法旨,上麵的金烏氣息和妖族氣運之力可做不了假。

大金烏伯瑝下令:“仲琅、叔琨、季瑆、顯瑞、陸珺、雅瓊、德珅、仁璟、幼玟,諸位兄弟,隨吾上前線,滅絕巫族。”

“是。”眾金烏齊聲喝到,士氣高昂。

十大金烏就這般出了東海,向著大陸飛去,

十大金烏剛走,那狼妖就現出了本身,隻見一身穿黃色道袍,一張臉上滿是笑意,周身梵音呢喃的道人出現在了原地。

正是西方教聖人準提,他嗬嗬笑了兩聲道:“太子啊,汝還是太年輕了,這確是妖族天帝法旨,隻是上麵寫的什麼就不知道了。”

十隻金烏久困樊籠,這一朝解封,自然是不可一世,他們肆意的釋放著太陽真火,

太陽真火乃是天地至陽之火,其威能足以焚山煮海,此時遇上東海之水竟然以水為燃料開始熊熊燃燒。一時之間不知燒死了多少水中生靈。

東海雖然廣袤無比,但金烏一族的金烏化虹之術堪稱大羅之下極速,十大金烏很快就到了東海之濱。

此時,張掖也察覺到了十隻金烏的來臨,他眉頭一皺,身上氣息驟然加強,手掌穿過空間往出一伸。

一直巨手遮天蔽日,金烏之體本就龐大無比,但在這隻手掌麵前就像隻雞崽子似的,毫無還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