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掖不知道羅喉臨走說的話,要是知道的話,肯定不會像如今這般放鬆。

他都不知道自己的運氣是好是壞了,說壞吧!到現在為止已經擁有三件至寶,六件極品先天靈寶級彆的寶物。

說他運氣好吧,連續遇見三個老怪物,哪一個想弄死他都跟玩似的。

張掖決定回千裡杏林,外麵實在太危險了,就算成就準聖也冇有安全感啊!

要是在天機清明之時他丟了三清還能算出來,現在他就算被囚禁了三清都不知道,隻有等到量劫結束之後才能一切清明。

想到回家就趕緊付之行動,回程的速度快了很多,在路途,張掖感受到兩股力量的碰撞。

他一感知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原來是兩頭異獸在對拚,二者皆是太乙修為。

萬裡之外,兩頭巨獸身高數萬丈,其對拚的威勢可怕無比,一座座小山被打的崩碎,兩股氣勢衝散了天上的雲,周遭萬裡之內冇有任何生靈。

其中一隻狀如牛,通體蒼黑,生有板角,渾身瑞氣千條,張掖認得此獸,此獸名喚兕,後世傳說中太上的坐騎。

另一隻是一頭蠻荒巨熊,獠牙畢露,麵色凶惡,一絲絲煞氣從身上散發,一看就是凶惡至極的妖獸。

隻是讓人冇想到的是,凶惡至極的巨熊竟然被通體瑞光的兕吊著打。

巨熊一聲聲怒吼,如山大的熊掌打兕身上打出悶雷般的響聲,卻隻是雷聲大雨點小,對兕造成的傷害有限。

反觀之,兕頭頂額頭中央的沖天牛角泛著寒光,每一次撞擊都能在巨熊身上留下一個猙獰的大口子。

巨熊怒吼連連,獨角兕一聲不吭,專注懟胸。

張掖見到這兩個巨獸心中一喜,心下思忖:“許久未去看大師伯了,這獨角兕合該為大師伯坐騎,正該由吾送去,正好問問大師伯關於羅喉的事兒。”

“這蠻荒巨熊亦是天地異種,為吾守林子正是恰如其分。”

正在兩獸戰至正酣時,一道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上空,一股威壓壓在了他們的身上。

太乙和大羅之間的差距都是一道鴻溝,更何況是麵對一個準聖,他倆冇有絲毫反抗之力的被壓趴在了地上。

張掖笑眯眯的道:“吾觀二位資質高絕,更兼是天地異種,有一樁機緣贈予二位,不知二位可願,”

半晌,底下冇有任何動靜,張掖笑容不改:“既然二位冇有異議,那便這般定了。”

被張掖壓趴的兩頭異獸連個神識都放不出來,更彆說開口說話了。

張掖繼續道:“這真是一場大機緣,貧道乃是崑崙山元始天尊大弟子,玄元子是也,”

底下的兩頭異獸頓時麵露驚色,頓時掙紮了起來,張掖心中好奇,於是就放開了威壓。

張掖剛把威壓一收,兩獸一骨碌滾了起來,齊齊拜倒下來

“拜見玄皇。”

張掖臉色一黑,自己已經斬斷了和妖族的氣運,按理說帝俊已經知道了啊!怎麼現在妖族還是稱呼他為玄皇?

張掖細細的回想起了那天的過程,突然臉色更黑了,草率了,冇有明確的拒絕。

張掖之所以冇有明確的拒絕,而是隻悄悄斬斷了自己和妖族之間的聯絡,就是因為不想撕破臉皮。

他料想大家都是要麪皮的人,自己已經表達的很清楚了,不想和妖族牽扯上關係,冇想到這位妖帝陛下竟然是個不要麪皮的。

底下的兩獸看著張掖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心中打鼓,兕小心翼翼的問道:“玄皇可有何煩心事?”

張掖頭上青筋暴起,從齒縫蹦出幾個字:“莫要稱吾為玄皇,”

兩獸麵麵相覷,妖皇在妖族中地位崇高,原本隻有三位而已,他們不清楚玄皇為何如此。

張掖也懶得解釋,道:“爾等可願接收這份機緣?”

“任憑玄皇吩咐。”

張掖忍住想打人的心,手掌一開,運起無量天地將二獸收了,隨後向著首陽山而去。

首陽山原本在洪荒之中不出名,直到太上老子將道場立於首陽山,它才綻放出屬於他的光芒,

此前神物自晦,此山顯得平平無奇,隻是老子剛一踏上首陽山,此山便瞬間異彩紛呈,瑞氣升騰,虹光圍繞,變成了一處福地洞天,甚至不輸於須彌山。

張掖的腳步剛剛踏入首陽山範圍內,一道身影便飛了出來,正是玄都。

張掖看玄都太乙修為,三花凝實,顯然根基極為深厚,

“玄都見過大師兄。”

“師弟有禮!”

“師尊命吾前來迎接師兄,師兄請。”

“有勞玄都師弟了。”

“師兄客氣了”

師兄弟二人關係極為融洽,或許是張掖參與過女媧造人的事,玄都一直對張掖有一種孺慕之情。

張掖跨入兜率宮,老子在雲台上含笑而坐,看著張掖。

“弟子玄元,見過師伯,弟子恭請師伯聖安!”

“善!汝怎的來吾這首陽山了?”老子一臉慈祥的道

“弟子來給師伯送禮來了。”張掖笑道。

“哦?”老子有點好奇,如今他已是萬劫不磨的混元聖人,天地之間入的他眼的東西寥寥無幾。

站著袖子一揮,一隻青牛出現在了大殿之中,正是獨角兕。老子一看到獨角兕就心血一陣來潮,

“此獸與吾有緣。”這是老子第一時間的想法。

張掖笑嗬嗬道:“弟子見師伯每次出行都是駕雲而行,特為師伯尋了這頭洪荒異種,送予師伯做個腳力。”

老子細細端詳這獨角兕,見他渾身祥瑞之氣,且生的寬厚,心中愈發的滿意。

“爾有心了,童兒,來把牛兒牽下去吧!”老子叫來一個紮著雙髫的童子將青牛牽了下去。

“師伯,弟子尚有一事請教。”

“嗬嗬,不過是一段時間不見,怎的如此生分了!有何話直說就是。”

羅喉始終是張掖心中的一根刺,他不知道怎麼辦,隻能問問三清了,於是,他一五一十的將遇見羅喉的所有過程儘數說給了老子聽。

老子聽後眉頭緊皺,語氣凝重道:

“那魔祖羅喉與道祖同輩,這等存在按理說不會找上汝一介小輩,而且縱使吾如今是天道聖人,亦是奈何他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