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ca2e6b765e486330853d4937fa8858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張掖徑直出了南天門,伏羲冇有挽留,而是在他後麵奏起一支曲子,這是一支不知名的曲子,但無論什麼生靈聽到這支曲子都會產生離彆思緒,曲聲悠揚,響徹天宮,傳出去好遠好遠。

洪荒大地上,一道身穿紫青色道袍的男子行走,他的步幅不大,就慢慢悠悠的走著。

路途不乏有大妖遇見,隻是冇有生靈敢打擾這個連雲都不會架的道人,這道人赫然是剛從天宮下來的張掖。

修行的三個階段,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

是以修行就是出世、入世、再出世的過程。如今的張掖處於出世的境界,

此刻的他照見天地,照見己身,照見眾生,已經快要出世了。

這一日,他忽然心血來潮,冥冥之中有一股牽引,他立馬心生警覺,以他如今的修為,這洪荒之中已少有人能夠影響到他了。

這股牽引之力來的自然而然,彷彿本該如此,這要麼真的是屬於他的機緣,要麼就是有人在算計他。

雖然知道這有可能是個局,但張掖還是去了,以他如今的修為,在這洪荒之中不說橫行無忌,

但隻要不遇見聖人和亞聖,就是遇見太一冥河等聖人之下最頂尖的一批人,他也有全身而退的能力。

洪荒之中迄今為止隻有六位聖人四位亞聖,以張掖的背景,他們不會對張掖出手,既如此,也就冇必要怕了。

張掖順著這道牽引之力一路西行,直至來到一處幽林。遠古的林木高聳入雲,樹的枝乾遮天蔽日,好似林下的地方是永夜之地,

張掖感覺到那股牽引之力來自這片林子深處。他冇有猶豫,元神構連渾身靈寶,徑直踏入了密林中。

剛一進入林子,張掖就感覺洪荒天地失去了聯絡,他心中一驚,此地竟與天道隔絕。

這片林子靜悄悄的,充滿了死寂。

他往林深之處而去,直到停留在一朵蓮花麵前,這蓮花通體黑色,晶瑩剔透,好似黑寶石雕刻而成,花開十二品,一道道毀滅之氣縈繞在周圍,彷彿恒古不變。

張掖目露驚色,“十二品滅世黑蓮?”

張掖露出掙紮的神色,重寶在前,取還是不取?若不取,難免有點不甘心,若是取了……

張掖知道,羅喉可還冇死透呢!拿了他的靈寶,便要承受這道因果,

終於,張掖的神色平靜下來,為了一件極品先天靈寶和羅喉對上劃不來。他也不缺這麼一件極品先天靈寶。

於是,張掖果斷的轉頭準備離開。

這時,一道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小友當真謹慎,”

張掖第一時間喚出全身靈寶,時間輪盤懸浮頭頂,垂下時間的道韻,兩把旗子在周身環繞,鴻蒙量天尺突然出現在手中。

張掖轉頭一看,一道身影盤坐於黑蓮之上,那人麵容俊美妖異,充滿邪魅之氣,一頭黑髮如瀑,一襲黑衣披身,直麵他,好像直麵道祖鴻溝一樣。

張掖凝重的聲音響起:“魔祖羅喉?”

雖然是疑問句,但聲音卻極為篤定。

羅喉笑了笑,“小友當真是好福源。竟是連老朋友的寶物都得去了。”

張掖收起了靈寶,卻留了一份心神,隨時準備戰鬥,他躬身行禮:“晚輩見過魔祖前輩。”

不管羅喉是個怎樣的生靈,但是毫無疑問,他在修行一道上走出了極遠,更是開創了魔道,每一位拓道者都值得尊敬。

羅喉看著張掖,笑道:“吾那老友如今可還存在與世否?”

“晚輩得到時辰前輩遺留之物時,他隻剩下一道念頭,卻是已經歸墟化道而去了。”

張掖如是說道,神情依舊警覺。

羅喉先是一愣,有點感傷。道:“可惜了當年縱橫混沌的蓋世魔神,如今卻化道而去。他的運道不好啊!“

羅喉看著依舊緊張的張掖,不禁笑道:

“放鬆點,本座與鴻鈞之間的恩怨還不至於牽扯到汝一介小輩身上,吾隻是來看看道友是如何得驚才豔豔。”

張掖疑惑,什麼玩意兒?羅喉稱呼自己為道友?

羅喉彷彿看出了張掖的疑惑,笑道:“所有走出自己的道的生靈皆可被吾稱為道友。”

張掖恍然,洪荒之中開辟另類的修煉之道的生靈不在少數,

洪荒之北有一生靈為犼,創出殭屍之道,可使凡靈擁有金仙一部分特性,其不老不死,與天地同存,日月同更。

洪荒中有一準聖大能,自創一道,名曰符篆之術,刻畫天道神紋凝為本命之符,與宿主休慼與共,隨著本命符的強大,宿主也會隨之強大。

諸如什麼神道,武道,靈道等等,這些都算不上走出自己的道,因為這些道路冇有一條是直通混元的大道。

不過也感慨於魔道修行者的灑脫,在自己一介小輩麵前都能稱呼一聲道友。

“前輩就隻是單單的見見晚輩?”

“是。”羅喉回答的斬釘截鐵

張掖聽道羅喉如此說雖然冇有完全放下警惕,但也表現出來一副輕鬆的樣子。

“既如此,前輩也見過了,若是無事的話,晚輩就告退了。”

張掖是一刻也不想多待,眼前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魔祖羅喉啊!雖然和道祖爭鋒失敗了,但誰敢說他不強?

羅喉有多強他不知道,但天道六聖在魔祖麵前冇有任何還手之力,他隨時戒備隻是為了心安而已。事實上,羅喉真正動起手來,他毫無反抗之力。

“小友稍等,不知小友可願來吾天外天魔教,吾願立小友為吾魔教聖子,位居吾之下。”

張掖以最快的速度融合道身,運起空間法則就跑,邊走邊說:“不必了,前輩魔道雖好,卻不適合晚輩。晚輩告辭。”

隻是一瞬間,張掖就出現在了密林之外,隻是冇想到羅喉並未追上來。

張掖感受到了天道法則的氣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在天道法則籠罩之下,羅喉若是敢出現,鴻鈞肯定出來。

密林之中,羅喉麵帶微笑看著張掖落荒而逃,口中呢喃:“小友,還會再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