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e5be14603e841273864c8f2863a2f8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到了大羅階層便可以跨越時空終結敵人,更何況是準聖,這種存在要弄死的人就是從時空長河中泯滅,那還能有存活下來的機會。

張掖看著上方四位的臉色就明白被誤會了。

“弟子的意思是諸位師叔可以留道與天,日後可讓妖族存留下來的師叔複活諸位師叔。”

四人都有點猶豫,留道與天說白了就是將自己的道和天道融合,相當於鴻鈞的合道。

若是一個弄不好,自己將和天道融為一體,徹底化道,這是一件風險極大的事情。

“師侄自創一法,曰斬道明我法,使之可安全斬出己身大道,與天道相融。”

張掖拿出了斬道明我法的閹割版,交給了帝俊四人,這個版本不是將道融於大道之中,而是天道。

而且要是想領悟天道中的道,那得經過鴻鈞的同意,鴻鈞會讓他們參悟天道嗎?答案是不可能,萬一被彆人篡位了咋辦?

所以,這篇法決隻能讓帝俊等人逃過死劫,卻不能讓他們更進一步。

帝俊一掃,頓時驚歎了起來,其餘三人也很好奇,到底是什麼法決會讓帝俊如此驚歎。

以他的眼界自然知道這是一篇不完整的法決,以他的眼光來看,這法比斬三屍證道法還好,是一門直通混元之路,

隻是他也不好讓張掖拿出完整的法決,他覺得自己冇有那麼大的臉麵。

張掖也很放心,斬道明我法是他用時間輪盤推演出來的,洪荒之中隻有時間輪盤可以推演。

時間輪盤的推演方式就是將未來所有的時間線推演出來的,然後不停的嘗試。直到試出正確的道路,

張掖嘗試了不知道多少種方法,後世小說中的法子基本上嘗試儘了。

什麼行星體係,以身為種體係,開辟世界體係等等等等,最後才推演出了斬道明我法。

帝俊看了以後,將斬我明道法遞給了其他三人,瞬間驚歎之聲不絕於耳。

白澤更是忍不住道:“不知小友如何才能拿出完整的斬道明我法?”

張掖看著白澤笑而不語,白澤恍然,歉意一笑不在說話

修煉斬道明我法的危險大嗎?肯定大啊!修行此法相當於自斬大道,自斬大道相當於自殺。

但是所有的先天神魔都是最堅實的求道者,對於他們來說,朝聞道,夕死可矣!

一條直通混元之路擺在他們麵前,也難怪白澤忍不住了。

“商羊何在?”帝俊威嚴的聲音響徹淩霄寶殿,傳出去極遠!

一會,一個身穿青衣,容貌秀麗的少女走了進來,她拱手行禮道:“商羊見過帝君,見過東皇、羲皇,”

“商羊,汝帶玄元小友在天宮遊覽一番吧!”

“臣,領法旨。”

張掖拱手:“有勞商羊師叔了。”

這邊商羊和張掖去遊覽天宮暫且不提,待的張掖走後,淩霄寶殿內陷入了沉寂,

帝俊打破了沉默:“羲皇,汝覺得玄元所言是真是假?”

伏羲笑道:“不管量劫的原因是真是假,這斬道明我法卻是真的,這就夠了。”

帝俊一下如撥雲見霧一般,對啊!不管玄元說的是真是假,這法決總歸是真的,到了帝俊這個境界,就是聖人法決中的坑都能發現。

身為帝皇,心中想得難免多些,也是在所難免。

帝俊道:“傳旨,敕封玄元子為吾妖族玄皇,賜扶桑月桂主乾各一條。扶桑桑葚千顆,月桂桂花千朵。”

隨後就有妖族去傳旨了,此時的張掖正在和商羊參觀天河呢!天河中流淌的是弱水。

弱水其力不能勝芥,鴻毛不浮,金仙一下渡之必死,大羅一下若無特殊靈寶神通亦是不能過。端的是可怕無比。

正在張掖感受著弱水的神奇之時,一名傳旨的妖尊來了,

“見過商羊妖聖,見過玄元大仙,陛下有旨,”

商羊微微躬身,張掖原地不動,那妖尊看了一眼也不敢多言。繼續宣讀旨意

“上啟天道,下告萬妖,敕封玄元子為妖族玄皇,賜扶桑月桂主乾各一條。扶桑桑葚千顆,月桂桂花千朵。”

張掖一聽臉色一黑,這是要將自己拉去參加巫妖之戰啊!給的東西還不錯,就是這條件實在苛刻了。

那妖帝法旨升起,化作一身青紫色的皇袍,其上一顆巨樹頂天立地,其上風雷環繞,那皇袍披在了張掖的身上。

他感覺一股強大的氣運加持在了他的身上,那股氣運比三清首徒的氣運還多。

張掖道:“謝師叔”

他一邊道謝,一邊暗自祭起了鴻蒙量天尺,將自己和妖族的氣運聯絡斬斷。

始一斬斷,妖族的四位皇者就感覺到了,伏羲依舊麵帶微笑,太一眉頭一皺,似有怒色,帝俊安撫道:

“意料之中的事,這玄元子如此滑頭,怎會輕易地參與巫妖之戰,日後還是尊稱他為玄皇。”

太一這才平靜下來。

張掖參觀完天河後就請辭了,實在是不敢待了啊!妖族中善於算計的不在少數。

帝俊又河圖洛書,洪荒第二推演至寶,伏羲修行天機大道,以靈身窺天意,白澤洞察萬物,一個個都是老陰逼。

張掖覺得自己還是差他們一點的,再看看妖族送的禮,比起巫族差得遠了。難怪張掖喜歡和巫族打交道。

扶桑桑葚和月桂桂花不算什麼,扶桑五千年一開花,五千年一結果,五千年成熟,一萬五千年得一千二百九十六個桑葚,月桂花和桑葚一樣。算不得什麼珍貴之物。

主要兩節十大先天靈根的主乾,君不見準提的七寶妙樹就是菩提樹的一根主乾煉成的,

當然,七寶妙樹是準提的證道之寶,多年沾染聖人之氣,比其他靈寶強是正常的。

但是張掖這兒有兩個啊!這兩個樹乾可以煉出一個不比七寶妙樹差的靈寶。

張掖撇撇嘴,覺得妖族還是小家子氣了些,他也不想想,妖族多缺先天靈寶,

妖族和巫族不同,巫族要先天靈寶和先天靈根冇有用,但是妖族有用啊,妖族大羅數以萬計,需要的先天靈寶多了。

在帝俊和白澤的再三挽留下。張掖還是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