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7a2f94a114cbdf526ef775c3a1bc7b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兩人直奔羲皇宮,羲皇宮坐落於三十二重天。是距離三十三重天淩霄寶殿最近的地方。

伏羲不說什麼,張掖也不問,就在羲皇宮住下了,冇事和伏羲談玄論道,當然,大部分是伏羲講,張掖聽。偶爾還能聽聽伏羲的琴聲。

這樣安逸的生活足足過了三百年,這一日,伏羲一如既往的彈琴,張掖也坐在台下聽。

這時一個金仙境的妖尊來到了羲皇宮,

“啟稟羲皇陛下,天帝陛下邀您去淩霄寶殿議事。”

伏羲看了一眼妖尊,淡淡道:“回稟陛下,就說吾知曉了,待吾沐浴焚香後便去。”

台下的妖尊嘴角抽搐了幾下,您老要編理由也編個好一點的吧,天仙通體無垢無塵,您老都是準聖級彆的高手了,還需要沐浴焚香?

妖尊神色尷尬,進也不是退也不是,隻能繼續跪在台下,伏羲又道:“汝如實稟報便是。陛下不會為難汝的!”

那妖尊頓時如蒙大赦,有了伏羲這一句話,他的小命就保住了。

張掖見此情景不禁問道:“師叔,正事要緊,師叔不若先去淩霄寶殿吧!”

伏羲卻老神在在,不慌不忙:“一支曲子一但開始,就得彈完,這是道。”

張掖撇撇嘴,好吧,在這些大神者麵前什麼都是道。

直到伏羲彈完了曲子,才起身,收起伏羲琴,轉過頭來問張掖:

“小友隨吾一同前去如何?”

張掖聞聽此言連連擺手道:“師叔說笑了,妖族商議大事吾一個外人怎去參加。”

伏羲哈哈一笑:“汝與妹妹相交甚好,不算是外人,隨吾走吧!”

張掖知道,伏羲此次上天絕對是因為巫族的事情,妖族彆的不咋地,但在這種天機都被遮蔽的情況下,他們的情報工作絕對是最好的。

一隻小妖一窩就生幾十隻崽子,洪荒大地除了一些大神通者所在之地,其餘都有妖族的存在。

就說張掖遇見後土這件事,周圍還能冇有一兩隻小妖看到?再結合巫族最近弄出的動靜,也就不難猜是張掖的緣故了。

故而張掖隻是稍微推辭了一下就應了下來,日後征戰諸天妖族也是可以用的嘛!

張掖如今已經不是人族了,從他斬下一絲念頭化為皇天的時候,他的人性已經被斬了大部分,

他將破軍交給皇天的時候已經徹底斬斷了人性,此刻的他是一尊真正的先天神魔,最多是一尊親近人族的先天神魔,他現在是站在洪荒天地的層麵看待問題的。

準確的來說,皇天纔是張掖的人性,對於張掖來說,隻要能增強洪荒天地,阻止三清內鬥,用什麼方法無所謂。

哪怕日後妖族會屠殺人族,但那也是皇天的事情了。

兩人很快來到淩霄寶殿,此時的淩霄寶殿顯得無個位置坐下,帝俊爽朗的聲音響起:

“玄元小友多年不見,如今竟走出了自己的道,當真是可喜可賀啊!”

張掖在下方拱手行禮:“見過天帝陛下,東皇陛下,妖聖大人,”

帝俊臉一板,佯裝不高興道:“噯!叫什麼陛下,叫師叔。”

張掖從善如流,改口稱師叔

帝俊開口道:“不知小友對如今洪荒局勢如何看待。”

“如今洪荒可謂是天地清明,在師叔的治理下,整個洪荒中生靈無不感恩戴德,萬物呈現一副欣欣向榮的姿態,這都是師叔的功勞”

………

張掖這一頓馬屁足足拍了半個時辰,白澤一臉詫異的看著張掖,心中感歎:“幸好此子未入妖族。”

太一禁閉的雙眸也睜開了,滿是驚奇,可能想不到一向自視甚高的元始的徒弟怎麼是這麼個極品。

也就是帝俊,依舊麵帶微笑,全程冇換過表情,聽完了張掖的馬屁。

直到張掖實在找不出詞了,才停了下來,看著帝俊。

“師侄有大智慧,應知曉吾所言何事。況且吾妖族並不比巫族差。”帝俊淡淡的說道。

自從巫族一行後張掖就覺得妖族也不簡單,能和巫族僵持如此長的時間必然不會是簡單的角色。

後世後土化輪迴後庇護了巫族,妖族也有女媧存在,還有鯤鵬坐落於北冥,諸位妖聖在十萬大山隱世不出,妖族隱藏下來的力量並不小。

果然,妖族亦是知曉巫妖之戰的真實原因,張掖正色道:

“師叔想知道什麼?”

“吾妖族的出路在何方?”帝俊沉聲道

張掖沉默了片刻道:“不知師叔可願意放棄這一番大業?”

帝俊沉默了:“汝是意欲何為。”

“巫妖量劫是天道大勢,不可避免,師叔所立妖庭終究是有些狹隘了,天地萬靈可不止有妖族。”張掖說到這兒不說了,抬頭看了一眼帝俊。

帝俊若有所思,道:“詳細說來!”

“量劫因何而起?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物以報天,洪荒天地萬靈一直消耗天地的本源。”

“時間一長,天地肯定承受不住,加速進入末法時代,加速了無量量劫的來臨。”

“解決這件事情的方法隻有兩個,一是增強洪荒天地的本源,使之可以承受更多生靈的存在,二是毀滅更多的生靈,使其反饋天地。”

帝俊疑惑道:“以汝看來,如何可以增強天地本源呢?”

張掖笑了一聲:“未至混元,知曉亦是無用,”

一個大千世界的天道最弱的也相當於初階混元無極大羅金仙。也就是天道境初期。

中千世界的天道則是相當於混元大羅金仙,小千世界一般依附於中千世界和大千世界。

洪荒周圍也圍繞著諸多小千世界和恒沙世界。

張掖又道:“如今巫妖之戰定會有許多生靈身死道消,迴歸天地。四位師叔若是信得過吾,吾可保諸位師叔有生還的機會。”

白澤道:“小友有何法子儘管說來,吾妖族定然不會虧待了小友”

張掖繼續道:“諸位師叔雖然不能像巫族那般可以掌握天地規則,司掌天地秩序。”

巫族天生掌握法則,這點是妖族不具備的,所以妖族不能司掌天地之間的權柄。

“但巫族冇有元神,隕落便是真的隕落了,諸位師叔若是可以提前留下後手,分化出一絲元神,藉以複生。”

伏羲看著張掖心想:“這孩子冇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