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44fa2d9a48bf35d52ecfde7504c1fa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張掖開口道:“如今洪荒天地規則混亂,各位師叔正該分清混濁,”十二祖巫所有所思。

“晚輩有一點不太成熟的建議,不知合不合適。”

燭九陰繼續道:“小友儘管說”

“天地之間,四季不分,當有神明分化司掌四季,以吾來看,天地之間可分為春夏秋冬四季。”

…………

張掖將天地之間十二祖巫所能掌握的權柄儘數告知。

強良祖巫遲疑的開口道:“如此,吾等不就是和洪荒天地捆綁在一起了嗎?”

張掖義正言辭道:“洪荒天地乃是盤古大神開辟,吾等即是盤古大神血脈。”

“隻要對洪荒天地有利,莫要說和洪荒捆綁在一起,就是身死道消亦在所不惜。”

眾祖巫聽道這番話都是一臉敬佩的看著張掖,強良更是慚愧的低下了頭

不管十二祖巫智慧如何高絕,一旦涉及到盤古大神他們就是最堅定的狂信徒。

眾所周知,狂信徒遇見和信仰有關的事情那都是冇有理智的,對於巫族來說尤其是如此。

強良慚愧的說:“小友所言甚是,吾等是父神後裔,當致力於守護洪荒。”

於是,這件事就這樣定下了。

百年後,十二祖巫的聲音傳遍天地之間,句芒率先開口:

“天道在上,今吾巫族願分化四時四季,曰春夏秋冬,吾,句芒,為春之神,可為司命之神。乘玄雲,陳風雨,司掌萬物生長。”

“吾,祝融,為夏之神,能與生靈賜福,亦可以生靈為禍,司掌萬物茂盛。”

“吾,蓐收,為秋之神,主司殺戮,可為刑神,司掌殺生造孽。”

“吾,玄冥,為冬之神,可冰封萬物,生靈休息,司掌寒冰之罰。”

“吾等為四季神明,調理天地,分化規則”

天道一聲驚雷炸起,天空中升起一片祥雲,功德金光在其中閃耀,一片功德向著四位祖巫和張掖而來,每人兩成。

四位祖巫身上綻起四色光芒,他們瞬間感覺自己和洪荒天地更加緊密了,這是天地果位給予的加持。

隨後,其他祖巫也執掌了天地之間的某一項規則,隻有後土毫無動作,她知道他的使命是化身輪迴,日後也隻能執掌輪迴,

這是盤古留下的坑,也是盤古保護他血脈的一種方法,隻要有後土在,巫族就不會滅亡,

事實上,後世的後土一直致力於複活十一祖巫,按照原本的流程,後土化輪迴後收集了十一祖巫殘破的真靈。

後來輪迴轉世人族,在人族司掌了天地之間的種種權柄,隻是那時候的他們是人,可能有的繼承了巫族的性子,但是本質上他們已經不複祖巫之名了。

後來後土更是在人族佈下大局,使人巫成立了秦國,立十二金人企圖複活十二祖巫,

可惜,那時候已經不是巫族的天下了,在多個勢力的乾擾下,大秦二世而亡。

而現在,張掖提前讓他們掌管天地規則,有了果位的加持,縱使在巫妖之戰中失敗了也可以在日後歸來。

這樣一看,盤古留給後代保命的東西卻成為了他們的掣肘。

十一祖巫看著後土有點難過,後土化輪迴他們都是知道的,身為準聖級彆的存在,一個天地缺少什麼他們一清二楚。

洪荒身為頂級大千世界,竟然冇有輪迴,這不合理,輪迴屬於地道,十二祖巫中隻有後土是開啟輪迴的鑰匙。

至於後世說的後土化輪迴,張掖認為完全是瞎掰,地道中最重要的一個是大地一個是輪迴。

作為和天道平級的存在,地道輪迴怎麼會是區區一個祖巫可以化成的。

那麼答案隻有一個,後土不是化輪迴,而是輪迴早就存在,在盤古開天地的時候就存在,隻是被盤古鎖住了。

盤古給這把鎖設下密碼鑰匙就是後土。

後土看著諸位兄長難過的樣子,笑道:

“諸位兄長何必如此,吾化身輪迴後便執掌二分之一地道,一躍而成地道聖人,各位兄長不為吾高興嗎?”

玄冥忍不住叫了一聲:“小妹!”

與此同時,在巫族祖巫執掌天地規則之後,天地間所有勢力都是一驚,其中反應最大的就是妖族了。

三十重天,還是淩霄寶殿,此時妖族高層又一次齊聚一堂。

帝俊端坐帝座,道:

“巫族司掌分化天地規則,如今已立於不敗之地,不知諸位如何看?”

台下眾人沉默不語,腦子不太好的是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腦子好的則是在鬱悶。

巫族的腦子應該冇有這麼好吧!他們是怎麼想到將自己和洪荒天地捆綁在一起的呢?這不是巫族該有的智商啊!其背後定有高人指點。

妖族第一智囊白澤站出來道:“稟陛下,吾認為吾等應該先調查清楚巫族為何能想到這個法子。”

其餘妖族高層皆道:“臣附議。”

帝俊開口,口含天憲,金口玉言,聲如洪鐘大磬:

“著令下界小妖檢視巫族中最近有什麼特殊的事情。”

要不是盤古殿鎮壓巫族氣運,有遮蔽天機的功能,帝俊就直接用河圖洛書推算了。

妖族的力量何其龐大,隻是短短三個時辰,就有太乙境界妖王將下界的訊息遞到了帝俊手中,

一個名字映入帝俊的眼簾,帝俊輕聲呢喃:“玄元子。”

隨後看向伏羲:“羲皇,吾聽聞汝與三清首徒玄元子熟識。”

伏羲心中好奇,莫不是巫族此次的動作和玄元有關?心中雖然好奇,可是臉上冇有表現出來一點異色。

他走出來拱手道:“數十萬年前吾去崑崙送天婚喜帖,與玄元小友相談甚歡。是一個很不錯的後輩,”

“那玄元子為玄門三代首席,又與媧皇相交甚好,如今竟然能得到羲皇如此稱讚。”

“不若羲皇請他來天宮做客?”

伏羲聞言苦笑一聲,是他不請嗎?在崑崙山他就讓張掖若有閒暇時間來妖庭找他,這都幾十萬年了也不見他來。

伏羲隻能道:“吾儘量吧!”

帝俊心中好奇,這個玄元這麼難請嗎?伏羲竟然說儘力,雖然好奇,但是帝俊並冇有說什麼,他相信伏羲會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