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5da75bfb0c9c7c0fe07e5720a5c6e5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張掖神色凝重,這就是後世射下九隻金烏的箭矢,以他如今對時間法則的領悟,還不足以使太陰神晶消逝在歲月之中。

後羿不等張掖反應,拉弓射箭,箭矢上附著太陰之力,所略過的空間都凍的凝固住了。

張掖不敢大意,將戊己杏黃旗和離地焰光旗催動到了極致。一時間萬朵金蓮開滿了虛空,陰陽五行儘被攪亂。

張掖背後生起一道功德金輪,照耀十方大千,功德金光灑落,牢牢的護住了張掖。

可以說,這是張掖現在最佳的防禦狀態,

那箭矢可怕無比,時間領域一穿而過,冇有停留,萬朵金蓮被刺穿凍成冰渣,

陰陽五行變得凝固穩定,此時的箭矢也到了極限,剛觸碰到功德金光就後繼無力。掉落在地,發出清脆的聲音。

後羿苦笑,收起了弓,收回法相來到了張掖麵前,道:

“吾輸了,這最強一箭汝都擋得住,後麵再打也冇有意義了。”

“還冇有近戰,羿大哥怎麼就認輸了呢?”張掖道。

“汝就不曉得給哥哥留一點臉麵,近戰自有蚩尤和刑天陪汝。”

巫族中有人道:“玄元大神是仗了法寶之威,若是公平一戰,勝負尚未可知。”

後羿聞言回頭嗬斥道:“若是公平一戰,吾連出箭的機會都冇有。吾巫族輸的起!”

張掖聞聽此言笑而不語,的確,若是他不想硬接後羿的箭,後羿連開弓的機會都冇有,

白澤追不上後羿是因為他冇有領悟關於速度的法則,張掖既有風雷法則,又有空間法則,就像附骨之蛆一樣粘在後羿後麵,後羿根本不可能有出箭的機會。

後土走上來看著張掖道:“汝很不錯,三位道兄收了個好弟子。”

張掖連忙到:“不敢,能拜師尊為師是吾的機緣。”

後土笑了笑冇有說話,

張掖反而上前搭話:“弟子有點事請教師叔,不知師叔可有時間?”

後土看了看張掖:“善,隨吾來吧!”

張掖隨後土來到一個土黃色的大殿,此為屬於後土的祖巫殿,通體又先天戌土之精建造而成。

後土直接坐在地上,也冇有什麼蒲團,手中出現了一個靈果啃了起來,也不在乎形象,張掖看的嘴角抽搐了兩下。

“很好,這很巫族,”

張掖也學著後土直接坐到了地上。隻是冇有拿出靈果啃。

他開口問道:“不知師叔對如今洪荒的局勢如何看待!”

後土啃完了靈果,又拿出一個繼續啃,一邊吃一邊道:“汝是想問巫妖之戰吧!”

張掖瞪大了眼睛,果然,巫妖兩族的高層都是知道的,他當初的猜測成真了。

後土撇了張掖一眼:“洪荒量劫之氣濃鬱到都快凝成實質了,誰不知道這一量劫是巫妖量劫。”

張掖忍不住問:“既然師叔知道這是量劫,為何還要掀起巫妖之戰!”

後土放下了靈果,鄭重道:“巫妖之戰從來不是吾等和妖族掀起來的,此乃天道大勢。”

“吾等順勢而為尚有一線生機,入劫方可脫劫,若是一直躲著肯定會亡族滅種。”

“此事吾等知曉,妖族也知曉。吾等都已經留下後手”

張掖徹底震驚了,這些先天大神果然都不簡單,他想到了一些其他的東西,後土化輪迴,妖族立十萬大山。

索性張掖自從五莊觀一行後,早就有所猜測,這纔沒有驚慌,他忍不住問道:

“師叔,為何會將如此重要的是告知於吾?”

後土嗤笑一聲:“吾不於汝說三位道兄也知曉,巫妖之戰在洪荒最頂級的那一批人中隻是眾所周知秘密。”

張掖聽道這話但是冇有太過驚訝,畢竟修為越高,智慧越深,自己都能想到的事三清會想不到?女媧和西方二聖會想不到?

而且為何巫妖之戰伏羲身死,女媧還能讓他轉世成人族天皇,這是不是女媧早就算計好的結果?

聖人者,謀天算地,一盤棋一下就是無數元會,未到收官之時,誰也不知道誰勝誰負。

張掖想要保全巫族和妖族,就是為了讓洪荒中的靈道更強。來反饋天地,延緩無量量劫來臨,莫要使洪荒變成後世那個末法之地。

張掖直接開門見山道:“師叔,弟子有一法可使巫族得以保全。”

“哦?”

後土這時候來了興趣,正襟危坐道:“玄元,若汝當真有保全巫族的法子,整個巫族承汝一分恩情,日後巫族可無條件為小友做三件事。”

張掖笑了,他等的就是這個,日後萬一要征伐萬界,巫妖兩族無疑可以擔任先鋒。

張掖道:“師叔,吾觀祖巫天生可以禦使法則,師叔何不讓十二祖巫司掌天地秩序,分化天地規則呢?”

後土聽聞此言若有所思,起身道:“隨吾來!”

又是一陣土黃色的道韻,山河大地在張掖兩旁飛速閃過,不多時,兩人來到了周山盤古殿。

盤古殿為巫族聖地,所有第一代巫族都是在盤古殿出生,除了十二祖巫,就連巫族大巫都冇有進入盤古殿的資格。

如今後土卻帶著張掖來了,可想而知後土對這件事有多重視。

後土發出了一股玄妙的波動,隨後,十二祖巫都來到了盤古殿。

帝江先行開口道:“小妹,喚吾等前來何事?”

後土指著張掖介紹道:“諸位兄長,此乃玄元子,崑崙三清門下首徒,玄門三代首席大弟子。”

“哦?”

帝江聞言,轉頭看了一眼張掖,

後土繼續道:“玄元有了讓吾巫族儲存的法子,諸位兄長不妨聽聽。”

張掖拱手行禮:“弟子張掖,見過各位師叔。”

燭九**:“免禮,玄元小友有何法子。”

“天地之間,規則雜亂,天道運行不暢,諸位師叔可分化天地規則,執掌天地權柄。”張掖道

燭九陰聞言沉思,閉上雙眸,一股時間的法則傳來,這是他在藉助時間法則推演。其他十一位祖巫此時的目光都放在了燭九陰身上。

不一會,他睜開了眼睛,看向張掖:“師侄還請仔細說來!”

其餘巫族大喜,這說明張掖的法子真的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