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9901a4df02570c29e8d85dfce2e1c3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張掖又道:“此非一日之功,需得慢慢來!”

“師弟省的!”

金鼇島當真不愧是聖人道場,其中紫氣氤氳,奇花異草,仙氣縈繞,姹紫嫣紅,怪石林立。

其中不乏有截教仙人絡繹,見到張掖和多寶遠遠行上一禮。張掖多寶點頭迴應。

“多寶師弟,吾這便走了,師弟若有閒暇可來東海之濱千裡杏林,吾的道場便在那!”

“善,”多寶現在滿腦子都是製定截教教規的事,也不留張掖。

隨後,張掖又一路慢悠悠的飛回了千裡杏林,

百年後,多寶手執玉捲走進了碧遊宮,隨後,當天就釋出了截教教規。

“今吾多寶,秉承師尊之命,立下截教教規四大提案,三十六小條,凡吾截教弟子皆要遵守。”

“一不可傷天害理,殘害生靈。”

“二不可欺師滅祖,同門相殘。”

“三不可濫殺無辜,敗壞截教聲譽。”

“四不可口出汙言穢語,墮截教門風。”

………

“即日起,立刑罰峰,無當師妹任峰主,自行招募執法者,監察門中弟子,所有違反門規之人可代師行罰。”

“無當領命”

多寶將玉卷捧在手中,舉過頭頂,玉卷飛起,冇入截教氣運之中,截教教規在所有弟子的腦海中顯現。

眾弟子一片嘩然,一些本就良善的冇有任何反應,隻是那些心術不正的臉色就難看了。但又不敢說什麼,既然多寶敢在金鼇島宣佈教規,就說明這是通天允許的。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這邊多寶在樹立截教教規,那邊張掖在見一個特殊的客人。

東海之濱,千裡杏林,玄元殿中,

此時的張掖坐在雲台之上,他的麵前是一個和他長的有八分相似,隻是氣質截然不同的人,正是皇天,

張掖開口:“說罷,來找吾何事?”

皇天笑吟吟的看著張掖,“本尊你也太小心了,吾就不相信你在東海之濱立下道場僅僅單純的為了聯絡元始通天。”

“說話放尊重點,那是吾師尊師叔,亦是汝師尊師叔,”

“嘿嘿,本尊,汝可彆忘了,吾等雖然是同一體,但是吾也有獨立的思想。他們是汝的師尊師叔,卻不是吾的師尊師叔。”

張掖無奈,他說的還真冇錯,雖然張掖掌握著皇天的生殺大權,可以強製讓皇天和他歸於一體,但是還真影響不了他的想法。

“行了行了,汝此次來此何事?”

皇天臉色一正道:“吾找到了崆峒印。”

張掖震驚的直接站了起來,崆峒印啊,人族聖器,極品先天靈寶,藉助人族氣運足以發揮出先天至寶的威力。

它最大的作用是定鼎人族氣運,持之可廢立人皇,持有它天然擁有人族兩成氣運。

如今人族氣運老子占兩成,女媧占據三成,人族其餘高手占據剩下的三成。崆峒印就占有兩成氣運,其恐怖之處可想而知。

皇天南詔和人族三祖占據兩成氣運,若是得了崆峒印,那麼人族高層五人就可以代表人族。

在原本的神話傳說中,崆峒印被老子所得,如今不知怎的,崆峒印竟然到了皇天手中。

張掖不禁問道:“汝是如何得了崆峒印。”

皇天道:“吾如今已是神通中期,那一日吾正在演化神通,那道神通演化出來後崆峒印就破空而來,懸浮在了吾的麵前。”

“汝演化了何等神通?”

“吾這式神通名曰人道洪流,是以人族氣運加上人族萬千武者的意誌形成的,以吾神通境中期的修為可轟殺準聖後期。”

張掖若有所思,想必是因為皇天演化出來的這式神通含有人族之勢,這道神通便代表了人族的意誌吧!

“汝有何想法?”張掖問道

“巫妖兩族定會同歸於儘,日後人族也定會崛起,人族需要三皇五帝穩固氣運。吾不想讓三皇五帝掌控在聖人手中,日後落得圈禁火雲洞的下場!”

張掖聽後沉默了,在原本的傳說中,三皇五帝就是被圈禁火雲洞,後來人皇更是淪為天子。

張掖道:“善”

皇天神色一鬆,他還真的怕張掖站在三清那邊,張掖雖然曾經是人族,但是他當人的日子隻有短短數十年。

但是他做三清弟子卻是已經有數個元會了,那數十年的時光在如今的張掖眼裡猶如滄海一粟,皇天不敢保證張掖會心向人族,

皇天擁有前世的記憶,又是一步步將人族帶到今天這個地步,他自然是心向人族的。

而且這事非得給張掖說不可,若是張掖不同意,日後紫霄宮商議三皇五帝時,他用崆峒印威脅老子的時候被掌握,強製歸於一體,那樂子就大了。索性張掖還有著人性。

其實,張掖自己也害怕自己近乎於道,變成真正的先天神魔,心思淡漠,一心為道。

所以著數個元會以來,他一直提醒自己是張掖,就是為了留住人性。

到了他這一步,心靈的修行和法則的修行纔是重點,而不忘初心是他追求的。

皇天笑道:“既如此,吾的目的達成了,這便走了。”

“等等!這東西拿去!”張掖說著拿出了破軍。他又接著說:

“妖族屠人吾可能不能參加,這破軍就予汝了。這件靈寶隻有師尊師伯師叔還有吾的弟子知道,”

皇天深深地看了張掖一眼,收起了破軍道:“好。”

隨後皇天隱冇與虛空之中,在如今量劫之氣如此濃鬱的情況下,隻要不是有聖人一直看著這,是不會知道皇天來過的,

若是有聖人注意,人道氣運會給皇天示警,所以還是很安全的。

張掖目送這皇天離開,輕歎了一口氣,

洪荒中的蛋糕就那麼大,諸聖都對下一屆天地主角虎視眈眈,在原本的洪荒中,下一屆天地主角便是人族。

何況這一世有了張掖的存在,人族成為天地主角已經是板上釘釘了。

所以日後諸聖一定會對人族動手,三清和人族都是張掖牽掛的,張掖欲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法子。

既可以使人族自立自強,又能使諸聖得到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