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d858538f93879c743a475b34acad2f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張掖起身,笑著說:“吾來陪師叔了,道場坐落於東海之濱。”

通天道:“吾知曉,金鼇島附近數十萬島嶼,不若汝將道場搬來”

張掖苦笑:“師叔,您就彆難為吾了”

“這有何為難,師叔還會虧待了汝不成?”

張掖沉默,

通天道:“行了行了,吾知道二兄是個小心眼,能讓汝來此已是殊為不易。”

“謝師叔體量。”

通天又問道:“二兄如何了?”

“自從師伯和師叔離開崑崙後,師尊落寞了許多,如今連個論道的人都找不到。”

通天聽聞此言有點沉默,他也知道,元始也知道,他們兩個待一塊必定會起紛爭,

“二兄可有什麼話帶過來”

“師尊十分擔心師叔,他覺得師叔無至寶鎮壓氣運,諸位師弟又本性未定,容易犯下殺孽。”

“師尊讓吾提醒師叔,好生教導諸位師弟,莫要敗壞截教氣運”

說到這兒,張掖又忍不住道:“師叔,吾還有至寶,不若師叔取一個鎮壓氣運吧!”

通天一愣,心中一暖,笑道:“師叔還不至於要爾一個小輩的靈寶,這就是師叔的道”

他頓了頓,又接著道:“截天取道,眾生皆苦”

說完這句話,他抬頭眺望,好似在看這洪荒天地,看四海八荒,看錦繡山河。

他看著遠方道:“玄元啊,汝看著錦繡天地,汝看這芸芸眾生,這都是父神的豐功偉業,這都是父神道的延續。”

“芸芸眾生皆在天地之間掙紮求渡,他們本來永無出頭之日,但吾通天就是要為天地萬靈開一線生機,”

“吾也知曉有的弟子根性頑劣,不通教化,隻是這便是師叔的道。”

張掖眼色複雜的看著通天,說的好聽點,這是一位真正的聖人,他為所求之道是為天地眾生,說的難聽點,這是一個理想主義者,還是一個有著堅定信仰的理想主義者。

他拜了拜:“師叔,弟子明白了。”

通天欣慰道:“善,所有弟子中,唯有汝得吾大道最深,哪怕是多寶也有所不及。”

“師叔謬讚了,吾觀多寶師弟將截教打理的井井有條,如今更是開頂上三花,凝胸中五氣。成就太乙之能,諸位師弟拜服,未來可掌截教之位。”

通天神色有些複雜:“多寶嗎?”

“罷了,不言這些了,汝既然來金鼇島,師叔就為汝講講道,不講截之道,講講劍道”

“劍者,靈活多變,不一而足,”

“吾所行劍道,一往無前,斬斷虛妄,淩厲剛猛,一劍破萬法”

…………

張掖也在想,自己的劍道是什麼呢?當年也曾用過劍,在巫族學了戰技,但那時候是太乙,冇有領悟劍道。

時間在一教一學中過去,這一日通天停止了講道,對張掖道:

“一道萬解,諸法不同,一劍破萬法未必適合汝,汝需找到適合自己的劍道,”

張掖拜謝:“是,師叔”

“好了,金鼇島風景秀麗,靈氣氤氳,不妨去看看。”

“弟子也想看看師叔的道場。”張掖笑道

“善!”

張掖剛出碧遊宮門,就看到多寶在碧遊宮門口等候,多寶見到張掖出來,上前拱手:

“師兄,師尊讓吾帶師兄參觀金鼇島。”

張掖笑著點點頭,曰:“善!”

在路上的時候張掖不經意間問了一句:“師弟啊,汝如何看待如今的截教啊!”

“吾截教如今萬仙來朝,滿是精英,氣運雄厚。”多寶傲然道

張掖停下了腳步,轉過頭盯著多寶道:“汝真是這般想的?”

多寶毫不避退,迎上了張掖的眼睛不甘示弱道:“是。”

張掖回過頭,繼續走,又問道:

“師弟覺得截教和其他教派有何不同?”

多寶沉默了,一言不發,張掖也不著急,就這樣靜默的走著,良久,多寶不甘道:

“截教無鎮壓氣運至寶。”

“善,截教是什麼樣子師弟比吾更清楚,截教無至寶鎮壓氣運,氣運雖濃厚卻虛浮”

多寶拱手道:“請師兄教我。”

張掖敢這樣說就是瞭解通天不屑於偷聽小輩的談話,聖人雖然一念之間觀遍洪荒天地,但冇有那個聖人無聊到每天看洪荒天地,他們都在踐行己道,企圖更進一步。

“善,師弟,師叔經常神遊太虛,悟道修行,對諸位師弟疏於管教,師弟身為截教大弟子,當為師叔分憂。”

“如何為師尊分憂。”

“吾知曉截教教義是截天取道,萬類霜天,若是天性良善也就罷了,隻是其中有天性凶惡之人”

“是以,為兄認為,可以自由,但必須是規矩之下的自由,截教需要立下門規了。”

“師弟要知道,唯有規矩方能約束人心啊!”說到最後,張掖一臉語重心長。

通天在碧遊宮中沉默,細細思量張掖說的話,口中呢喃“規矩之下的自由嗎?”

隨後他又想到,自己如今身為聖人,可以說是洪荒之中最頂尖的生靈,俯瞰億萬裡山河,可還不是在天道之下嗎?

若是業力足夠,亦可以使自己掉下聖位。

想到這通天的目光堅定了起來,“既如此,那便超了天道,使天道再也約束不了吾。”

想通這一層後,通天的道行前進了一步,他大喜,聖人的道行增長是以元會為單位的,這一步省卻數元會苦修。

張掖不會想到通天這麼冇有下限,竟然偷聽自己和多寶的對話,他更想不到的是通天竟然因為他的話升起了超越天道的想法。

多寶所有所思,拱手道謝:“多謝師兄,師弟受教。”

張掖早知道多寶走的是唯我獨尊道,後世老子化胡為佛,渡多寶去西方教,

多寶剛出生就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曰:“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多寶在佛教時為什麼可以做至尊,原因有兩點:

一是佛教規矩嚴,戒律森嚴,有明確的規矩和晉升製度。

二是佛門公關做的好,人家也有乾壞事的,但是人家宣傳的好啊!

如今張掖就是讓多寶在截教定下規矩,一來可以滿足多寶走唯我獨尊道,讓他在弟子中積下威嚴,

二是讓截教那些為惡呈凶的收斂一點,免得敗壞了截教的氣運,犯下殺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