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f2b6dfac64cd1d07a72b808638c53e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放遠看去,開出一片花海,美輪美奐。其中不時有夫諸的身影穿行而過,又增添了許多生機

張掖看著他的道場滿意的點點頭,現在他的輩分小,天地間第一批先天神魔死的死,殘的殘,被關的關,被逐的逐,還有鴻鈞合道

第二批先天神魔都在洪荒行走,等到巫妖之戰後就是他們第三批先天神魔的時代了。

現在這個道場作用不大,但是日後行走八荒時就有作用了,這不就是逼格嗎,哪個大神通者逼格不高?

家也搬完了,是時候拜訪一下鄰居了,先去東海。

東海龍宮,自從龍妖大戰老一輩四海龍王身死道消後,敖廣四龍便繼承了四海龍王之位。

張掖直向東海而去,水麵自動分開,他徑入了東海龍宮。

走到宮門口,被兩個玄仙境蝦兵攔住了,

“來者何人?”

張掖倒是不至於和一個小小的蝦兵計較,於是淡淡道:

“去稟敖廣,就說崑崙玄元子來訪,”

一蝦兵聽後麵無波瀾,顯然不知道玄元是誰,隻是一拱手道:“上仙請稍等,吾這就去稟報龍王”

不一會,敖廣就快速的走了出來,人未至,聲先到

“哈哈哈,玄元師兄來了,吾心甚喜啊!”說著就要拉張掖進龍宮

敖廣掃了兩個蝦兵一眼:“此乃崑崙山元始聖人座下大弟子,玄元師兄,爾等看好了,日後師兄來龍宮不得阻攔。”

兩個蝦兵連忙跪下道:“是,”

吩咐完小兵,敖廣在前引路:“玄元師兄,快請快請!”

再見時,敖廣再也不是當年的那個意氣風發、擒殺海妖的少年了,繼任東海龍王的他身上多了一絲沉穩和圓滑。

張掖麵帶微笑:“吾於東海之濱立下道場,如今與師弟做個鄰居。師弟莫要見怪啊!”

敖廣聽後眼前一亮,連忙到:“師兄能與吾為鄰,這是東海的榮幸,日後當多多走動。”

麒麟一族徹底冇落,隻是隱居在麒麟界中,不行走與洪荒,鳳族金鳳做了女媧坐騎,太子孔宣成了張掖的徒弟,抱上了大腿,即使鎮壓不死火山,但是冇有人敢招惹。

龍族要不是還有底蘊,且守著四海,司掌行雲布雨,掌握天地權柄的話,早就涼涼了

龍族也不是冇有派人去拜聖人為師,隻是闡截人三教冇有入的了聖人眼的,

黃龍人家那是地脈之靈所化,正正經經的先天神魔,天地所生之精靈。隻是龍形而已。

本來通天憐憫,想收那些龍族為徒,隻是在元始看到龍族子弟滿身的業力劫氣,極力反對,這纔不了了之。

隻有西方二聖收了龍族,成為八部天龍,想起這件事敖廣就生氣,那些龍族自從入了西方教後,連自己爹孃都不認了,心中都是西方教,還時不時回來拐一些龍族去西方教。

要是有後台,妖族敢堵在龍族門口嗎?要是有後台,他的父親叔伯也不會死。

張掖雖然不是聖人,但是他背後站著三尊聖人,從某一方麵來講,他比一尊聖人還可怕。

敖廣將張掖拉到龍宮,隻見其中碧彩輝煌,夜明珠閃耀,萬年珍珠由天蠶絲穿過形成一串串流珠。

深海藍晶鋪就地板,其中妙裡藏玄機,蚌女身披薄紗,排排站在其中,

敖廣坐上王座,張掖坐在案前,

“來人呐!取玄黃血來。”敖廣吼道。

張掖感歎道:“還記得數十萬年前敖晟師叔請吾喝玄黃血,隻可惜物是人非。”

敖廣聞言沉默了一下,隨後不在意笑道:“父王福分淺薄,被東皇陛下誤殺,索性吾等如今已歸順妖庭,也免了戰事。”

張掖心中一歎,此情此景正如數十萬年前,隻是少了敖晟罷了,敖廣也確實成熟了。

四海龍族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兒,不知道有多少海族投靠了妖族,如今在這大殿之中絕對不乏妖族的間諜。

若是天機清明也就罷了,如今劫氣翻湧,瀰漫四海八荒,大多數推演之數都失去了作用,間諜的作用就提現出來了。

倘若敖廣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隻怕他日妖族大軍又會兵臨東海,雖然不想承認,但妖族雖然不敢滅掉龍族,但是完全可以將龍族屠殺大半。

張掖在東海坐了一會就離開了,景依舊,酒依然,人卻非,敖廣不再是當年的敖廣了。

去過了東海,張掖又去了金鼇島,

張掖看著眼前一片空蕩蕩的海族一臉懵,

“不對啊,三師叔給我的座標就在這兒啊,怎麼冇有呢?”

就在他想要離開的時候,一道身影從虛空中踏出,

這是一個女仙,金仙後期修為,一襲白衣,姿容絕世,恬靜自然,給人一種溫柔如水的感覺,其眉間帶有英氣,又讓人覺得她殺伐果斷。

她直向張掖而來,飛至跟前站定,行禮道:

“小妹雲霄,見過玄元師兄,師尊讓我請師兄入島。”

張掖一驚,這就是後世擺下九曲黃河大陣,乾翻了十二金仙的狠人。如今隻是一個金仙後期的小修士罷了。

“師妹不必多禮,卻是不曾想這金鼇島竟隱匿於虛空之中。”

雲霄莞爾一笑:“師兄有所不知,本來這金鼇島是開著的,隻是那龍族三天兩頭來拜訪,整的人煩不勝煩,是以師尊將其隱去了。”

張掖恍然,龍族來拜訪想必是為了拉近關係,通天在東海落下道場,確實不好做這種卸磨殺驢的事,

是以堂堂聖人也被龍族逼得隱居了起來,這龍族也真是一個人才,就欺負通天心善,要是老子他們連門都不讓進,要是準提可能進來就出不去了。

張掖和雲霄一路有說有笑來到了碧遊宮,雲霄在外拱手道:

“啟稟師尊,玄元師兄來了”

“進來吧!”

張掖進去一看,在碧遊宮中盤坐著十四位弟子,有三位不認識,兩女一男,想必就是碧霄瓊霄和趙公明瞭,

張掖拜道:“弟子拜見師叔。”

通天眼帶笑意,笑罵一聲:“行了,汝是何性子吾還不知曉嗎,起來吧!”

隨後通天對諸位弟子道:“爾等回去好生參悟此次聽道所得。”

“是。”眾弟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