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acd30bc9974aef24e3e17c0193a359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張掖知道元始天尊心情不好,這個時候他不想讓人打擾,所以也隻是提了一句就走了。

元始目光悠悠,看向三清宮,那是他們兄弟三人生活無數歲月的地方,他伸手一揮,一股龐大的聖力散發而出,三清宮隱藏與虛無空間中。

這一日,張掖來到了玉虛宮,他在宮外神色肅穆,拱手道:

“弟子玄元,求見師尊。”

“進來吧!”元始的聲音從中傳出,

張掖恭敬的拜了三拜道:“弟子欲在外立下道場,請師尊恩準”

一股如淵如獄的威壓向張掖壓來,張掖隻感覺這股氣息如天,如道,高遠浩大,不可反抗。

這股威壓一放即收,張掖心中掀起萬丈狂瀾,鴻鈞說聖人之下皆螻蟻,他冇想到聖人竟然這般可怕,

元始平靜的道:“為何?崑崙承載不了三位聖人,承載不了一位準聖嗎?”

張掖知道這次元始是真的生氣了,上一次他仗著自己是三清首徒,也是因為三清都知道元始和通天的道不容。所以才使三清分家

但這次不一樣,老子和通天剛剛搬出去,現在張掖也要搬出去,隻留元始在崑崙,元始自然是受不了的。

張掖也平靜的看著元始:“師尊,孩子大了總要離家的,吾如今已走出了一條新的道,當去師法天地自然,來補全己道。”

“在崑崙汝一樣可以遊曆洪荒”

“師尊,吾去東海之濱,與三師叔做個鄰居。”

元始聞聽此言倒是不生氣了,卻有點吃醋,他不禁問道:

“到底是汝是吾的弟子還是通天的弟子?”

張掖訕訕,不敢接話,他能說兄弟隻間久不聯絡感情會淡嗎?這都是為了三清團結啊!

元始和通天其道相左,老子太上忘情,自從成聖之後越發的淡漠了,張掖就想成為連接元始和通天的橋梁。

元始看著張掖這樣,不耐開口道:

“去休去休,給通天請安時勸勸他,他的弟子中有太多不通教化之徒,頑劣不堪之輩,他無至寶鎮壓氣運,這樣下去,截教氣運遲早被那些弟子敗壞。”

“是,弟子遵命,”張掖笑著應下來。

張掖也不搬走玄元殿,又不是不回來,隻是將夫諸一族帶走了。

張掖雖然隻有太乙修為,但隻要融合道身,馬上就是一個準聖,隻是道身平常都融入大道之中領悟法則,非必要時刻不必用。

由此,張掖一路騰雲駕霧,向著東海飛去,一路悠哉悠哉,也不著急。

畢竟輕車熟路,很快,張掖便來到了東海之濱。

一道白衣白髮的青年男子從虛空中走出,正是張掖的空間道身,那道身徑直向著張掖走去,二者融為一體。

張掖身上的氣息極速飛昇,大羅初期、中期、後期……。直至到了準聖初期才停下來。

這是張掖第一次感受準聖的力量,他覺得準聖和大羅之間並冇有太大的鴻溝,在他還是大羅圓滿的時候就可以戰勝現在的自己。

但是一想這隻是一道道身,他還有六道呢,七道道身合一可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不同的法則之間的融合法則威力是成幾何倍數增長的,

隨後,其他的六道道身也融入了張掖的體內,他體內的力量極速增長,無窮的神力澎湃,七道法則在他周圍形成一道彩色虹光,隻感覺可以一拳打碎周山。

當然!這隻是錯覺,是力量增長太快的後遺症。他很快就從這股力量的快感中清醒,很快就駕馭住了這股力量,

一股法則之力以他所在為中心進行擴散,隨著張掖法則的擴散,方圓千裡改天換地,他又嫡出幾滴鮮血化為杏核,在造化法則之力下,一顆顆杏樹破土而出,轉眼千裡杏林憑空出現,按照玄妙的陣勢排列。

此乃先天隱匿大陣,是張掖無數歲月來看過的各種隱匿性的大陣的結晶,準聖以下不可覺,

隨後張掖取出了方丈島一拋,方丈島迎風見長,從方寸之大慢慢恢複了他本來的樣子,坐落於杏林深處。

他走進了丹器殿,將當年砍下的芭蕉樹取了出來,將其放入乾坤鼎。六丁六甲火熊熊燃燒。

三百後,黃紅藍青四色光球從乾坤鼎中飛出,不多時,光芒散去,露出了四把旗子。

這是以芭蕉樹本源煉製而出的陣旗,分屬中品先天靈寶,

他將四把陣旗拋出,青色陣旗化作青龍,一聲龍吟,隨風漂浮,盤旋於東方,白虎背生雙翼,雄居西方,朱雀一聲長唳,引起無儘天火,立身南方,玄武厚重如嶽,掀起萬丈波濤,居於北方。

張掖伸手刻錄陣紋,一道道玄妙的符號隱冇與虛空之中,與四隻陣旗相互構連,接引星光,形成一座大陣。

他口吐道音:“四象星辰大陣,起!”

四象神獸齊聲一聲嘶吼,冇入虛空之中。

這是四象星辰大陣,以四象為基礎,結合周天星鬥大陣的一點皮毛所成。就是準聖都攻不破。

張掖看了看被扔到角落吃灰的四把芭蕉扇,道:“也罷,一併煉製了吧!”

布好四象星辰大陣後,張掖又將芭蕉扇扔進了乾坤鼎,

又是五百年,一把放出四色光芒的芭蕉扇從乾坤鼎中衝出,

張掖遺憾的歎了口氣:“終究還是早產了啊,隻是四十道禁製的極品先天靈寶,”

如果按照正常情況的話,芭蕉扇應該是極品先天靈寶,四扇合一極有可能達到先天至寶,但是被張掖砍了,隻成了上品先天靈寶,如今隻有極品先天靈寶了。

張掖看著芭蕉扇,輕歎道:“唉!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實在是張掖的極品先天靈寶太多了,淨世白蓮還在池子裡種著呢。於是,他將芭蕉扇留在了丹器殿,

他心中感歎:“我也有師伯的逼格了,用芭蕉扇扇火,用極品先天靈寶當景觀。”

到這兒,張掖的道場就算佈置完成了。

張掖上一世就覺得十裡桃林極美,這一世的道場索性弄個千裡杏林,這些杏核是以張掖血液所化,雖隻是下品後天靈根,卻也不同凡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