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c825ec0fa10433bccd8baeb73ab0ba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老子麵帶微笑,慈愛道:“修行即修心,隨心而定,隨性而起,踐行己道,雖死不悔。”

元始麵帶憂慮:“此法太過凶險,稍有不慎就會化道而去,玄元,汝若不行此法,有吾和大兄三弟在,這洪荒之中可保爾無虞”

“師尊,吾道已斬,已是冇了回頭路,就這樣走下去吧,徒兒定會走出一條混元大道,不墮師尊和師伯師叔威名”

“也罷,隨爾吧!”元始也知道,冇有一個修士會放棄自己踐行的大道,這就是朝聞道,夕死可矣!

通天則是一臉讚許:“將欲取之,必固予之,斬道明我法雖是凶險,可卻亦是一條直通大道之路。師叔相信,汝會青出於藍勝於藍,遠勝吾等。”

“必不辜負師叔所望。”

隨後幾人又交談了一番,在交談中,張掖似是無意間提了一嘴。

“崑崙山還是太小,三教弟子有點不夠住了。”

三清聽後都是神情一凝,

元始天尊怒不可遏,叱喝道:“爾是嫌棄汝三師叔收徒太多了嗎?”

通天則道:“玄元定無此意,隻是無心之言而已。”

老子沉默不語。

張掖連忙拜倒下來:“弟子並無此等想法,隻是以前眾弟子修為低也就罷了,如今玄都、廣成、多寶己入太乙,其餘弟子修為也有提升,修煉起來難免影響到他人。”

元始天尊道:“這有何難,吾以盤古幡再開地火水風,開辟一方中千世界即可。”

老子開口了:“好了,崑崙的確太小,承載不住三位聖人,不如吾等分開吧!”

聽聞此語元始和通天都沉默了,

老子想到了更多,張掖今天這句話當真是隨口一言嗎?從上次諸聖論道時他就發現,元始和通天的道截然相反,甚至相對。張掖想必也看出來了。

隨著他倆對自身大道的領悟增加,總有一天他們會乾起來,這是大道之爭,不死不休的那種。不如在他們還冇乾起來之前將他們分開。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自從三清成聖後,崑崙的體量也在不斷的增長,如今的崑崙比數十元會之前增高了至少千丈。靈氣濃度也大大的增強了。

隻是還是不夠承載一個聖人,最差的聖人體量也相當於一個初級大千世界,就是洪荒這種頂級大千世界都隻能承載七位聖人,可想而知。

此時的崑崙承載兩位聖人綽綽有餘,但是三位聖人就力有不逮了,

老子又開口:“吾隻有玄都一個弟子,卻是用不了這麼大的道場,這崑崙就留與二位賢弟吧!”

元始也知道崑崙容不下三位聖人,隻能開口:“大兄說的哪裡話,大兄為尊為長,要走也該是吾走,吾闡教也隻有十六位弟子,通天弟子門人最多,這崑崙留給大兄三弟吧!”

通天苦笑一聲:“二位兄長知曉吾弟子門人眾多,自當瞭解這崑崙對於吾來說太小,還是吾搬走,崑崙留給二位兄長吧!”

老子看向元始:“吾弟子門人最少,崑崙與吾太大,三弟門人太多,崑崙與他太小,吾與三弟都搬出去,這崑崙便留與汝吧!”

元始一聽急了,一巴掌將張掖拍回了玄元峰。

張掖看著眼前熟悉的景象苦笑,心中感歎:“師尊還是這麼愛麵子,他們爭執不想讓小輩看到,傷了麵子。”

此時的玉虛宮中,元始天尊激動的站了起來:“大兄,汝等都搬走,就留吾一人守在崑崙?”

老子淡定道:“隻是分地而居罷了,又不是老死不相往來,為何如此著急?”

通天也笑著道:“莫不是吾離了崑崙,便不是二兄的三弟了?”

元始聽聞此語,也不坐回雲台上的蒲團,直接席地而坐道:“既如此,大兄三弟請自便,去休去休!”

說著,擺了擺手。

老子通天見此啞然失笑,也不再多言,起身離開。

老子隻有玄都一個弟子,搬家更加容易,他祭起太極圖捲起兜率宮,身邊跟著玄都離開崑崙。

在崑崙山腳發現張掖早已在此等候,老子也不意外。

“元始、通天其道相左,若於一處,有朝一日定會反目,汝做的很好。”

張掖身子一躬:“師伯,雖名義上我是師尊的弟子,實則師伯和師叔皆是吾師”

“師伯師叔教吾丹道、陣道,予吾靈寶護身,玄元銘記於心”

老子麵色欣慰:“善,”

“師伯,吾昔年遊曆洪荒,曾遇一神山,名曰首陽,此山日出之初,光必先及,紫氣氤氳,正適合師伯立下道場。”

“善,汝有心了”老子欣慰點頭,

待的老子走後,張掖依舊站在崑崙山腳,等待著通天。

這一日,碧遊宮又響起了漁鼓聲,崑崙大部分輔峰飛來流光,入了碧遊宮,通天使誅仙陣圖托起碧遊宮,欲離開崑崙。

在崑崙山腳就被攔住了

張掖躬身一拜:“弟子來送師叔。”

通天笑嗬嗬的說:“玄元啊,師叔這就走了,日後若有閒暇,就來看看師叔!”

“不知師叔此行可有歸處!”

“東海之地浩瀚無比,其上島嶼星羅棋佈,正合該為吾道場。”

張掖點了點頭,“那就請師叔先走一步,日後說不得吾與師叔做個鄰居。”

通天眼睛一亮:“哈哈哈,那咱叔侄倆便一言為定。”

隨後通天看了一眼崑崙離去。

當張掖再次來到玉虛宮的時候,他整個人顯得極為悲傷,好像有什麼在影響著他,眼裡不由自主的從眼睛流出。

他冇有阻止,他知道這是元始天尊在傷心,聖心即天心,聖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影響萬靈。

張掖看著依舊坐在那個雲台上的元始心情五味雜陳。

“師尊,師伯師叔走了。”張掖躬身道。

“走便走吧,既然都不想在崑崙待,便隨他去吧!”元始天尊硬氣道

張掖看了元始天尊一眼,心中暗道傲嬌,這玉虛宮中的悲意都這麼濃厚了還說這種話。

“若無要事,那弟子弟子便先行告退了”

元始天尊冇有反應,張掖一步一步向後退去,退到門口時,元始天尊突然開口

“玄元,以汝看來,吾與爾三師叔大道可有重合的一天?”

張掖轉身,鄭重一拜:“大道殊途同歸,弟子相信師尊師叔定會有大道相通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