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67841715afeaa08ea4220cef30dded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張掖喜不自勝,曆經數萬年的推演,藉助這件曾經的混沌靈寶、再加上後世資訊大爆炸時的臆想,才得以推演而出這道法門。

張掖給他開創出來的法門取名斬道明我法,參考了鴻鈞的斬三屍成道。但又不完全相同

斬三屍是斬掉善惡執念,使自身進入忘情狀態,更加貼近天道,

為什麼要用先天靈寶寄托呢?因為先天靈寶是先天禁製,是純潔無暇的先天禁製,後天靈寶中的禁製是煉製者的大道,其中的大道法則會對三屍有排斥。

後世準提創出舍利子法也是如此,舍利子本就是宿主本人一身法力道則所化,宿主用於斬屍卻是無虞。

張掖推演出來的斬道明我法則是將自己領悟的大道斬出,以大道為寄托,本就同出一源,自然不會有排斥,而且讓自己的道身在大道中修煉也更加容易,

自己道身融入大道中會完善大道,所以大道會給予饋贈,可順利領悟一成法則,成就準聖初期,後麵就要靠道身修煉了,這是雙贏。

這個想法不能說不瘋狂,從來冇有人敢這樣乾,自斬大道就相當於自殺。

張掖喃喃道:“多次推演並無任何不妥,試試吧!最多廢掉一條大道法則,反正有七道法則,隻是這是最壞的打算。”

他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一種玄妙的法則蔓延而出,一道青色的光柱出現在他的腦後,造化的氣息在玄元宮中瀰漫。

張掖凝聚出一柄道劍,揮劍斬下,腦後的光柱應聲而斷,張掖隨之悶哼一聲,慢慢的,這道光柱化作道人影,身披青色道袍,與張掖一般無二。

一股浩大飄渺的氣息降臨洪荒,這股氣息比天高,比地厚,不在洪荒之中,洪荒又在祂之內。

赫然是已經隱退的大道出現了

一大團功德金雲出現在張掖上方,這是大道功德,開天之後就隻有羅喉立下魔道的時候出現過,這是祂第二次出現。

洪荒眾生皆驚。

紫霄宮中,鴻鈞一直淡漠的表情微不可查的露出了一絲喜悅。

距離洪荒不遠的一處空間亂流中,楊眉一如往昔,坐在雲台上,白髮白眉白衣,他看著洪荒的方向露出了微笑。

域外天中,魔祖羅喉坐在寶座上,手執弑神槍,看向洪荒,眼中滿是詫異。

崑崙三清見此,皆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輕吟一聲:“善!”

女媧在媧皇宮中驚訝,似乎不敢想象張掖能造出這麼大動靜來。

須彌山上,接引麵容苦澀,準提語氣羨慕道:“東方人傑地靈,吾西方貧瘠,不知如何纔有興盛的一天。”

接引安慰道:“師弟且等待,那一天不會遠的。”

至於其他準聖大能,冇有一個知道發生了什麼,不說三清早已遮擋了天機,就是如今劫氣越發濃鬱,如今天機混淆,聖人推演東西都不容易。

玄元峰上的張掖看著眼前身穿青衣的道人笑道:“道友這便去吧!”

青衣道人輕輕點頭,隨後消失,融入大道。

此時天上的功德金雲也落了下來,冇入張掖眉心,張掖將它們全部融入功德金輪。

原本六層的功德金輪極速收縮,這是因為天道功德相對大道功德質量太差,

不多時,原本六層的功德金輪就變成了三層,足足縮水了一半,但是功德靈金光更加耀眼,

張掖也不慌,將大道功德灌入其中,那功德金輪更加耀眼了,它極速的膨脹,

四層、五層、六層,直到七層才停了下來,此時的功德金雲雖然隻堪比上品先天靈寶,但是其真正的防禦力卻是不比差一點的極品先天靈寶差。

隨後張掖又陸續斬出了六條大道法則,

一揹負生死圖的張掖、一身披血色長袍,殺意凜然的張掖、一白髮白衣,不在此間的張掖,一銀髮銀袍,飄渺超然的張掖,身披麻衣的張掖,一襲紫袍的張掖被同時斬出。

當最後一道道身被斬出,張掖的境界極速下降,很快就掉出了大羅,到了太乙圓滿。

他不驚反喜,看著所有道身道:“諸位道友,吾等能否證道混元就看諸位了。”

“你我本一體,本尊何出此言?”六位道身一笑,隨後融入各自的大道中。

此時的張掖狀態很差,麵如金紙,氣息微弱,看起來一副風燭殘年的樣子。

他如今雖然還有大羅道果,但是冇有了大羅之能,可以說現在的張掖就是一個超脫時空,眾生唯我的太乙。

彆看現在張掖隻是太乙,但是他的狀態類似於鴻鈞的合道脫離的狀態,但是隻要和道身融合,他就是一個準聖

當然,鴻鈞可以調動天道所有力量,張掖隻能調動他道身所掌控的力量。除非他融合道大道裡麵,成為大道的一部分,但是那樣的他再也不是他了。

作為洪荒中的狗大戶,九轉金丹和三光神水都不缺,傷勢很快就恢複了

張掖剛出關,察覺到玄元殿外有一道陌生的氣息,他走出了大殿,見一唇紅齒白,身穿白衣,玄仙修為,十二三歲的童子站在門口。

那童子見張掖出來,連忙上前,躬身行禮:“白鶴見過師叔,老爺特派吾喚師叔去玉虛宮,”

張掖心中瞭然,眼前這位就是後世封神之戰中傳達元始天尊旨意的白鶴童子了,應該在自己閉關的時候元始天尊收的

他輕輕點點頭:“吾等這便走吧!”

很快,兩人來到了玉虛宮,白鶴童子在外叫門

“老爺,玄元師叔已到。”

“進來吧!”元始天尊話落,玉虛宮門應聲而開。

白鶴童子守在門外,手一引道:“師叔請。”

張掖進去隻見三清都坐在雲台上,三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張掖,三清對張掖境界下降到太乙並不感到驚訝。

元始道:“玄元,汝道可成?”

張掖微笑:“已成。”

老子問:“可證混元否?”

張掖繼續答道:“可證混元。”

通天問:“是何法?”

張掖驕傲道:“斬道明我”

隨著張掖這一句話說出,三位聖人以混元境界逆推,很快就知道了斬道明我的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