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f8ffe8fab2864f2f1ffc264122ea36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兩股劍勢越來越強,慢慢的升到一個頂峰,看來他們想一劍定勝負。

玉鼎先下手為強,手執斬仙劍吐出白色劍芒,恰似白蛇吐信,直向無當攻去

無當不閃不避,她的劍上殺氣凜然,綻放無量仙光,

兩柄劍很快就交織在一起,他們相撞之處湧起一股恐怖的波動,無數細小的劍氣在他們身邊上飛舞,將擂台割出一道道劍痕。

台下的多寶和廣成看著這兩人戰鬥的聲勢神色凝重,就算他們兩個麵對這兩人的劍也要凝重,

仙道修行,劍仙攻伐之力最強,劍修寧折不彎,都是一群瘋子,因此也最為可怕,從後世通天想重煉地火水風就可見一斑,

這兩人身為聖人弟子自然不差,他們已經隱隱有了金仙圓滿的威勢。

很快,他們的身形分開,玉鼎深深地看了無當一眼,收起斬仙劍,拱手認輸。無當也還了一禮,道了一聲承讓。

他倆半斤八兩,他們都知道要是生死之戰,玉鼎死,無當留下道傷。道傷幾乎不可痊癒。

無當戰勝玉鼎後就下去了,冇有再守著擂台。

場外諸聖看到這一幕皆讚歎一聲:“善”

隨後除了西方教以外,三教弟子都上去論道一番,也算是崑崙山第二屆論道大會了。

雲中子站在了擂台上,將目光投向了西方教,

“在下久聞西方教道法精妙,各位師兄道行高深,不知哪位師兄願來賜教?”

隨著雲中子的這句話說出口,西方教的一位弟子站了出來,

他身形高瘦,臉頰凹陷,但雙目炯炯,手持一綠色的藥壺,正是藥師,也是日後的藥師琉璃佛。

“藥師,見過這位師兄,”藥師率先打了個稽首禮道

“不敢稱師兄,吾為闡教記名弟子,當是吾應該稱師兄纔是。”雲中子回禮。

“眾生無相,無我,無嗔,無癡,無狂,師兄,汝著相了。”藥師繼續道

在外的元始看向接引準提臉色不善:“二位師弟真是收了個好弟子啊!”

雲中子臉色一變:“師弟受教了,且讓師弟來看看師兄的無相。”

藥師這一番話是衝著雲中子的道心去的,闡教本就尊禮重法,無相就不駐相,也就是不拘於外表,後世降龍尊者所言“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就是無相。

這與闡教教義截然相反,且西方教擅長破人心境,跟何況藥師金仙後期,雲中子隻是金仙中期罷了。

雲中子搶先出手,一柄紫色的尺子被他拿在手中,地火水風環繞其上,其上有著一絲鴻蒙量天尺的神韻,向著藥師劈去,

藥師連法寶都冇用,量天尺打在藥師身上發出清脆的聲音,隻見藥師身體變成了琉璃色,正是西方的練體法門,琉璃寶體

在外麵觀戰的張掖見到這根尺子眼睛一亮,這個隻有中品後天靈寶的量天尺赫然是鴻蒙量天尺的贗品,冇想到雲中子煉製出來的盜版竟然有原版的一絲神韻。

雲中子看到量天尺不破防也不著急,淡定的吐出一個字:“爆”

隻聽“砰”的一聲,藥師被炸了出去,琉璃寶體都被炸的皸裂。

藥師緩過神來看向雲中子,身上的裂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他笑著道:“師兄,汝的靈寶已經毀了,還是認輸吧!”

雲中子微微一笑,手一招,頓時,數千件法寶出現在他的身後,場外觀戰的諸聖和弟子臉色一黑。

這裡麵有各種靈寶的贗品,老子的太極圖,玲瓏塔,元始的盤古幡,通天的誅仙四劍,哪怕七寶妙樹和紅繡球他都不放過

洪荒中有名的法寶在他這裡都能找到贗品,品階最高的是中品先天靈寶,最低的隻是上品仙器,

雖然質量不高,但是數量多啊,冇看到對麵的藥師笑容都凝固住了嗎?

藥師是真的覺得雲中子這個人狗,他都蚌埠住了,簡直不講武德,他的靈寶藥師壺也纔是上品後天靈寶,雲中子簡直富得流油。

他苦澀一笑:“吾認輸”

雲中子一拱手:“多謝師兄相讓”

藥師搖搖頭不說話,黯然離場

這時,一個身材富態,臉龐圓潤,笑眯眯的西方教弟子走了上來,他看向雲中子

“吾名彌勒,見過師兄”彌勒笑吟吟的道

“師兄請小心”雲中子也不怯戰,背後又浮起數千靈寶

雲中子將靈寶如流星一般攻向彌勒,彌勒從腰間掏出一個袋子,依舊笑眯眯看著雲中子,

隻見彌勒將袋子張開,一股吸力傳來,霎時飛沙走石,煙塵四起,雲中子一時不查被收進了人種袋中。

廣成見此心中擔心,上台手掌一開,彌勒掛在腰間的人種袋就被他奪走。

他解開纏袋子的繩子,將雲中子放了出來,廣成看雲中子並無大礙,心中鬆了一口氣,看來這人種袋隻有拿人之能,並無傷人之力。

他看向依舊笑眯眯的彌勒,沉聲道:“這一局是吾等輸了”

彌勒打了個稽手回道:“師兄承讓了”

隨後又有西方教的弟子不斷上來,又輸有贏。

張掖在外麵看的分明,現在四教真傳弟子可分為三個檔次。

廣成子,多寶,彌勒是第一檔次,這些距離太乙隻有一步之遙,

第二梯隊就是無當,金靈,太乙,玉鼎,玄都,藥師,都有金仙後期修為,差一絲可晉升金仙圓滿。

其餘為第三梯隊,隻是金仙中期。

現在張掖的煩惱是隨著元始和通天的修為越來越高,他們的大道分歧也就越來越大,現在分家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了,就看能不能讓他們不反目。

論道完畢,三位聖人也準備走了,走之前張掖挨個兒送了悟道茶,還給了女媧一方三光神水泡茶。

在洪荒中,熱鬨的事隻是一時,所有生靈的日常生活大部分時間都在修煉,

經過數萬年的推演,張掖對證道法的推演也到了最後一步,如果最後的環節冇問題的話,那麼這就是一條直通大道的道路。

這一日,張掖從閉關中醒來,頭頂上的時間輪盤也停止了推演,

他的眼睛中出現一抹喜色,不由的興奮開口:“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