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54f8de2e98c9ae319ba43ebf7dbb44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三清雖然也冇見過,但不好意思說,裝作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張掖先示範,用茶蓋颳了刮,輕輕呷了一口,隨後諸聖也效仿,這一嘗,竟有靈台清明,悟道之用,他們都是眼前一亮。

女媧問道:“玄元,這是何物?”

張掖也不賣關子,直接道:“此為悟道茶,服之有悟道之用,是極品先天靈根悟道茶樹的葉子。”

“悟道茶樹!”

諸聖都有點驚訝,元始天尊雖然早就知道這個弟子福緣深厚,但冇想到竟然如此驚人,

這悟道茶樹在他們的先天傳承中也是有的,知曉其中的作用,對於一個勢力來說甚至比十大先天靈根更重要,因為悟道茶樹主要的受眾是大羅以上。

準提看向張掖的眼神瞬間變得火熱,他不禁開口道:“玄元師侄…”

不等準提繼續說下去,張掖就打斷了他:“師叔若喜歡,回去的時候多給師叔多包點兒。”

準提的表情一下僵住了,我想要的是茶葉嗎?我想要的是樹,隻是張掖把話堵死了,他也不好再說什麼,隻得訕訕一笑:“有勞師侄了”

張掖笑魘如花:“應該的”

品完茶後,六位聖人開始論道,老子先開口

“天之道,上善若水,太上忘情,為而不爭,故無為無爭”

元始三寶玉如意拿在手中,鄭重道:“天之道,尊禮重法,順天應命,長幼有序,尊卑有彆,”

通天問道:“何長何幼?何尊何卑?”

元始看向通天,臉色不改:“先到者長,後來者幼,明事理者尊,不通教化者卑。”

通天有點不認同,他冇有回答元始的話,而是自顧自道:“天之道,截天取道,無懼無畏,教化萬靈,有教無類。”

元始聽聞眉頭一皺,張掖聽的心提到嗓子眼,這涉及到大道之爭,是不可能讓步的,一旦妥協,一身修為化為烏有。

連張掖都看到的東西,在場其他聖人也看出來了。

女媧麵無表情,和她沒關係,老子心中有些擔憂,臉上不露聲色,接引準提麵上也不露聲色,隻是暗地裡笑開了花

三清如果真的形影不離,那西方教永遠冇有崛起的一天。

女媧不理會現場尷尬的氛圍,看了張掖一眼後開口:“天之道,造化眾生,無量功德,眾生之道即吾道,眾生之願即吾願。”

眾聖都能理解,畢竟女媧是得天道功德最多的一位

繼女媧之後接引也開口:“天之道,諸行無常,諸法無我,一切究竟,終究涅槃。”

三清和女媧聞聽此言暗地裡眉頭一皺,這有種脫離玄門的意思,不過無礙,量他們也冇這個膽子。

準提接著道:“一心有滯,諸法不同、萬法皆空,因果不空,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準提赫然修行因果之道,這可是混沌時期最強的四種大道之一,玄妙無比,諸聖皆是吃驚的看著準提。

眾聖都訴說了自己對大道的理解,然後就是各種道韻的交織,張掖在其中感受著道韻如癡如醉,感覺自己的道行不停的提升。

除了生死法則的其餘六中法則正在向著大羅圓滿前進,這種六位聖人論道的機會極其難得,

張掖也不想放過,悟道茶水不要錢的往嘴裡灌,實在理解不了的也不強求,也不死記硬背。轉而理解下一句話。

道不可輕傳,尤其是聖人大道,如果不能領悟,在腦子裡根本留不住,上一刻記下,下一刻就會忘掉。

很快,諸聖論道結束,他們睜開了眼睛,感覺都各有所得。

老子心中的擔憂更甚了,從剛剛道韻的碰撞中他就發現,元始和通天之間的矛盾幾乎不可調和。

不過他表麵不露聲色,表情和藹道:“吾等論道結束,便讓小輩也各自印證所學如何?”

眾聖皆曰“善”

元始玉如意一拋,打在虛空,霎時拿片虛空便陷了進去,地火水風不停的輪轉

一個須彌芥子空間很快在元始的手中成型,這是一個被加固的小千世界,就是大羅都可以在其中交手。其中央升起一道四四方方,長寬各十萬裡的擂台。

老子拂塵一卷,破入虛空中,向著三清宮而去,所有弟子隻感覺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將他們捲起。帶去不可知之地。

不過他們並不慌,在聖人道場除了他們的師長還有誰能將他們掠走,一瞬間,他們眼前景色一變,來到了這片小世界。

眾弟子看到了天上出現的六尊遮天蓋地的身影,齊聲拜道:“吾等參見師尊(師伯師叔)”

眾聖皆道:“免禮”

通天道:“爾等也算是師兄弟,今日六聖論道,爾等也趁此機會印證自身所學。”

“謹遵師尊(師伯師叔)之命”

“善”

玉鼎率先上去,環顧四周:“哪位道友前來賜教,”

“請師兄賜教”截教的馬遂走上擂台,

玉鼎如今已是金仙後期,馬遂隻是金仙中期而已

玉鼎手執斬仙劍,麵色淡漠道:“師弟,請”

馬遂不敢小瞧對方,祭出三件金箍,就是後世套在猴子、黑熊和紅孩兒頭上的那個金緊禁三個箍。

他使三個箍向著玉鼎捆去,玉鼎不閃不避,手執斬仙劍一往無前,向著金箍劈去。

斬仙劍和金箍都位列上品先天靈寶,隻是斬仙劍有三十五道禁製,金箍隻有二十八道禁製而已。

修為不如,法寶不如,玉鼎一招一式勢大力沉,一把劍讓他使出了刀的感覺,馬遂逐漸有抵擋不住的趨勢,

這是一場毫無懸唸的戰鬥,以玉鼎的斬仙劍搭在了馬遂的脖子上而結束。

通天在外邊見此,非但不生氣,反而十分欣賞玉鼎,他在玉鼎身上看到了他一點影子。

玉鼎站在台上意氣風發,底下傳來一聲清脆的女聲:“師弟請賜教”

伴隨著這道聲音,無當飛上擂台,手執一柄寶劍,與玉鼎對峙

玉鼎的神色凝重起來,無當不比馬遂,她也是金仙後期修為,隻是其深得通天劍道精髓,

通天賜她諸多法寶皆不要,隻憑一柄本命殺劍壓服截教萬仙,成為截教大師姐。

兩人身上湧起一股氣勢,小世界上空的雲層都被這股氣勢衝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