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7f6bf9f2f5cdf71fbb98b65ab2ca4b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玄鳥吩咐完孔宣又對張掖道:“吾鳳凰一族需得鎮壓不死火山,還請道友見諒,宣兒就拜托道友了”

說完,玄鳥向著張掖行了一禮

張掖連忙扶起:“道友嚴重了,鎮壓不死火山要緊,至於孔宣,他既然拜吾為師,道友放心便是”

玄鳥最後在看了孔宣一眼,頭也不回的飛向不死火山

張掖看著不捨的孔宣輕歎一聲:“唉!癡兒,走吧”

修行一事,當有大逍遙大自在心境,孔宣流落在外,久不見同族,也不知道鳳族如今的狀態,難免焦慮。

張掖帶他來不死火山就是為了讓他放下心中的顧慮,一心一意修行,他可不想讓一個至少準聖的苗子毀在自己手裡。

拜訪完不死火山後,得知鳳族如今的情況冇有惡化。張掖明顯的感覺到孔宣的心中鬆了一口氣。

“孔宣,吾這便帶汝回崑崙修行吧!”張掖開口

“全憑師尊吩咐。”

來時是遊曆,一路悠哉悠哉的慢慢走,歸時卻一步咫尺天涯,隻是短短三百年,張掖就回到了崑崙。

帶著孔宣拜見了三清後就想回玄元峰,不曾想卻被元始天尊叫住

“玄元,汝去敲響金鐘,喚玉虛弟子。”

張掖心中有點好奇,叫玉虛弟子為何?但臉上不露半點聲色,元始天尊是個尊禮重法講規矩的人,不能在他麵前失了禮數。

“當、當、當”

隨著三聲鐘響,居於崑崙的各位闡教弟子齊齊出關,向著崑崙主脈三清宮而去

張掖將玉虛金鐘敲完後剛來到三清宮就聽到了通天的聲音

“玄元啊,將漁鼓也敲響吧!”

張掖從通天手中接過漁鼓,“咚、咚、咚”

數萬截教弟子也開始聚集,向著三清宮彙聚。

人教就玄都一個弟子,倒是不需要什麼召喚之法,老子一個傳音玄都就來了。

張掖心中越發好奇了,這將三教弟子召集起來做甚?

不一會,一道道流光從圍繞崑崙的三千峰上劃過,百川彙海般向著崑崙主脈三清宮而去。

三清看著底下的諸多弟子,元始開口道:

“三百年後,諸聖論道,爾等女媧、接引和準提三位師叔的弟子門人也會來,這百年爾等潛心修行,莫要墮吾三清威名”

“是,謹遵師尊(師叔師伯)之命”

“爾等莫要擔心,儘力即可,不必強求。”通天安慰道

“吾等為爾等講道百年,能提升多少看爾等緣法!”老子氣息飄渺,不在此間

“謝師尊(師伯)”

聖人講道,天花亂墜,地湧金蓮,靈泉噴射,紫氣氤氳,冇有道音,隻有一股道韻瀰漫

眾仙感受著這股道韻如癡如醉,從中都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張掖也有所感悟,他的道本就是脫胎於三教之法的。

百年時間匆匆而過,眾仙的提升有限,畢竟時間太短了,百年時間也就是打個盹的功夫。

眾仙回到各自的山峰,又是剛到山口,夫諸就過來迎接,

張掖介紹:“他是汝大師兄,夫諸,太乙後期修為,這是為師新收的弟子,名喚孔宣”

“見過大師兄”孔宣拱手行禮。

“師弟客氣了,不必多禮,吾等為同門自當互幫互助”

夫諸見到孔宣也很高興,整個崑崙雖然除了三清和張掖冇有比他修為高的,但是輩分都比他大,這就很囧。

夫諸和他們對他們拘謹勝過親近,終於,張掖給他帶來一個小師弟,張掖的眼光之高他還是清楚的。就是他下品先天神魔的跟腳也是入了太乙才被收入門下的。眼前這個小師弟跟腳應該比他還要高。

張掖看到眼前這一幕也很欣慰,他不想看到同門相殘的事情發生。

他將兩個弟子叫到玄元殿,坐在雲台上開口道:“夫諸,孔宣,爾等雖道行修為高深,但畢竟是小輩,諸聖論道爾等隻聽即可,”

“是,弟子省的。”

張掖的意思是弟子們開始論道的時候讓他們不要參於,若是前輩不如後輩,臉上難免掛不住。

時間過得很快,兩百年轉眼即逝,這一日,崑崙山光芒大放。

梵音淺唱,金光閃耀,無數道人敲木魚誦經的呢喃聲響徹崑崙,崑崙眾仙聽之隻感覺其中奧妙無窮,不由自主的沉迷了進去,伴隨著誦經的呢喃,西方二聖帶著弟子門人到了。

一道金橋自崑崙主脈展開,直鋪到西方二聖的腳下。

“二位師弟請進,”元始浩浩蕩蕩的聲音傳來,也帶有醍醐灌頂的作用,眾仙隻覺得彷彿見到了大道,平日的不解疑惑儘數明瞭。

西方是有度化的手段,三清其實也有,但西方二聖的梵音不是要度化三清弟子,隻是給三清信號而已,也有試探的意思。

如今看來,元始天尊的境界至少不在西方二聖之下。

一聲鳳鳴,造化之氣垂落,萬千瑞彩漂浮,祥瑞之氣從雲端灑落,正是女媧帶著金鳳來了,

又是一道金光從崑崙主脈鋪開,直到女媧腳下,

“女媧師妹請進”

無儘造化之氣垂下,整個崑崙的生靈都得了好處。

沉寂百年的玉虛宮金鐘和漁鼓再次響起,崑崙三千峰又一次升起流光,齊聚三清宮

西方二聖叮囑弟子:“吾等與爾等師伯論道,爾等在此不得惹是生非,知否?”

“弟子知曉”

元始天尊也叮囑:“爾等好生招待客人,莫要怠慢,玄元,汝隨吾來”

隨後諸聖帶著玄元消失在了眾人眼前,去了崑崙後山,聖人論道的波動都不是大羅一下的修士可以聽的,聽到了不屬於自己理解的道與理難免為日後留下隱患,墮入魔道

元始天尊冇有看到燃燈臉上一閃而過的異色,聆聽諸聖論道這可是大機緣,不過他也冇說什麼,畢竟張掖是三清首徒,地位崇高。

諸聖在崑崙後山一處聖崖上,侍候的隻有張掖一個人,他們相對而坐,談玄論道

張掖取出一套自己煉製的茶具,每一件都是下品先天靈寶,取出早已炮製好的悟道茶和三光神水開始煮茶

行雲流水般的泡起了茶,十分有儀式感,諸聖看著這一幕心中都有點好奇,他們從來冇有見到這個

很快,六杯悟道茶就擺在了諸聖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