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da9f68725f137b31578bc23582493d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張掖目睹了東海的戰場,也看著當年請他喝“玄黃血”的東海龍王敖晟身死。

但他冇有動作,若是實力足夠也就罷了,他才大羅圓滿,就算身為準聖的燭龍也冇來得及救下四海龍王,更何況他。

他心中五味雜陳,但很快斬卻心中雜念,繼續前進,向著南方深入,一邊趕路一邊推演證道之路。

這一日,正在沉迷於推演前路的張掖突然被一陣雷劫驚醒。

他抬起頭,看著遠方的雷劫心中好奇,到底是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兒纔會被天雷劈。

張掖走近一看,漫天雷霆狂舞,一道道擊打在中央的一個模糊的身影上,

那人影背後綻放五色神光,向著雷霆刷去,天雷竟絲毫奈何不了他

張掖神眸一開,頓時恍然,“原來是他啊,“

他看到了一隻孔雀開屏,羽翎上附著五色神光,展現無窮威能,每一次五色神光閃動都會刷走一道雷霆。

孔宣,封神時期被稱為聖人之下第一人,甚至連準提聖人都被五色神光刷了進去。可想而知他的厲害。

張掖在旁邊靜靜的看著他渡劫,心中也明悟,隻有先天神魔生來伴有法則,所以每一位先天神魔成就至少都是大羅

就如張掖生來伴有風雷法則,要不是楊眉給了他一枚空間法則種子,他也不會剛入大羅就領悟空間法則,他本來應該以風雷法則入大羅。

而元鳳將五行本源給了孔宣,現在孔宣想將五行本源融入己身,那樣他的跟腳也會由先天生靈晉升先天神魔。

從此身負五行法則,至少也是上品先天神魔,逆天改命了屬於是,這天道能不乾他嗎?

張掖嘖嘖一笑:“難怪這雷劫比我當年的都可怕,卻是洪荒排名第五的天地五雷。”

至於孔宣能否渡過這一劫張掖一點也不擔心,要是他渡不過這一劫的話,日後也不會在封神之戰中闖出赫赫威名了。

雷劫很強,哪怕是太乙也要見之變色,但隻是金仙後期的孔宣卻遊刃有餘,五色神光不停的刷出,雷霆不能傷他分毫。

很快,雷劫散去,孔宣從一陣霞光中走出,隻見他一身青色孔雀袍,青年模樣,雙眸映出神光,一身的桀驁之氣,好似青春少年郎,手執一柄五色天刀,正如天上飛龍將。

張掖看著不禁起了愛材之心,這可是一位聖人之下無敵手,甚至有希望證道混元的存在。

於是,他現出身形,麵色和藹,開門見山道:“小友可願拜吾為師。”

孔宣一下戒備起來,五色天刀放在胸前,看著張掖滿是警惕:“汝是何人?”

張掖見此依舊笑嗬嗬:“貧道崑崙山元始天尊坐下玄元子。”

孔宣聞言一驚,他雖然剛出世不久,但數十萬麵前一日五聖的壯舉曆曆在目,

此時的他不是後世那個敢跟聖人叫板的三山關總兵,他隻是一個小小的金仙而已,對聖人還是抱有敬畏之心的。

他收起了五色天刀,拱手行了一禮道:“晚輩孔宣,見過玄元前輩。”

“嗬嗬,不必多禮,吾欲收爾為徒,不知可否?”張掖再次問道

孔宣看著眼前的張掖:“不知前輩有何教吾。”

鳳凰本就性情高潔傲然,非梧桐不止,非練實不食,非醴泉不飲,孔宣身為玄鳳之子,鳳族大太子,自然也是傲氣凜然之輩。

先前對張掖尊敬是對實力強大者的尊敬,是對比自身生命等級高的生靈的敬畏。

但是拜師關乎到自己的未來,洪荒中的師徒是氣運相連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君不見封神之戰後通天被困紫霄宮,而元始隱世不出嗎?

張掖看著眼前桀驁不馴的孔宣笑了:

“吾大羅圓滿修為,差一步晉升準聖,可教汝否?”

“吾身合闡截人三教經意,丹、器、陣無一不精,可教汝否?”

“吾為三清首徒,玄門三代首席大弟子,可教汝否?”

張掖這三問把孔宣問懵了,無論是修為還是本事和出身,這個配置堪稱豪華,

鳳族不是冇有準聖,但是玄鳳將他和金翅大鵬養在鳳族之外是有原因的,鳳族中的業力劫氣太多,不利於修行,

索性將兩個子嗣養在外麵,免得被鳳族這個大包袱拖累死。等到日後修煉有成再來振興鳳族。

孔宣納頭就拜,恭敬的拜了九拜:“弟子孔宣,拜見師尊”

這是根大腿啊,不說背景,就是這修為洪荒中也算的上一名高手

“善!”

張掖也很開心,一個未來至少是一個準聖的高手冇有人會不在意吧,不管什麼時候,準聖都算是天地間除了聖人最頂尖的那一批人

隨後,張掖帶著孔宣繼續遊曆。

洪荒南極之地,有一座火山終年不熄,這便是不死火山,鳳族祖地,這一日,張掖師徒來到了不死火山

他們剛走到山腳,一聲清澈的啼鳴自不死火山中傳來,伴隨著啼鳴的是一道黑色的巨禽向張掖師徒飛來,其身上散發著準聖的氣息

那飛禽來到山腳化作一名身穿黑衣的冷豔美婦,她看也不看張掖一眼,直勾勾的盯著孔宣

“太子殿下,您回來了!”美婦激動的說道

“玄姨,吾回來了,鳳族還好嗎?”孔宣也很是激動

“鳳族一切都好,吾等雖要鎮壓不死火山,但這也是一種修行,還能消磨吾等身上的業力。而且……”

美婦將鳳族的狀況娓娓道來

張掖看著兩人交談也不打擾,孔宣不知離開鳳族多少年了,終於見到同族之人,難免激動

這時美婦也終於注意到了張掖,張掖不等孔宣介紹站出來道:“晚輩玄元,見過前輩”

“原是三清高徒,鳳族大長老玄鳥,見過玄元道友”,玄鳥卻將張掖和她擺在了同一個位置上,

竟然是玄鳥,後世那個天命玄鳥,生而降商的玄鳥。

孔宣向玄鳥傳音道:“吾已拜前輩為師”

玄鳥聽後眼前一亮,這可是聖人道統啊!他的身後至少站著三位聖人,而且據金鳳說,這位和女媧聖人關係也不淺,對如今的鳳族來說,這樣的大腿要趕緊抱上。

“不死火山內劫氣纏繞,吾就不邀請道友進去了,還請道友見諒”玄鳥道

“吾隻是來此遊曆一番,卻是無妨”張掖笑道

玄鳥又轉頭看向孔宣道:“吾還要協助族長鎮壓不死火山,不可離開太久,汝便好好跟著玄元道友修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