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09ec1dd8ce95b8875cd11f02186110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東皇太一臉上露出詫異的神情,不是說這老龍天天被劫氣折磨嗎?

看這出手的波動距離亞聖也不遠了,如果不是他手執混沌鐘,剛纔還真的要完

鯤鵬見此,展翅飛上高空直奔太一而來,口中大喝:“東皇,吾來助你。”

龍母見狀,手握一根柺杖,其上散發著極品先天靈寶的氣息,攔住了鯤鵬:“汝的對手是吾”

“哼,那就請道友歸墟吧!”鯤鵬冷哼一聲

燭龍不知為何到了準聖圓滿,但是龍母隻是準聖後期,同階對決,鯤鵬有何懼之?

隻見鯤鵬祭起妖師宮,周圍無數妖族虛影唸誦不知名經文加持,妖師宮上無數金色的妖文浮現,一種文明、智慧的浩瀚氣息傳來。

龍母見此臉色一變,她久不出世,不曾想如今的後輩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鯤鵬得妖師果位,在加上妖族氣運此時剛猛無鑄,龍母多年來劫氣纏身,修為不退就不錯了,如今的真實戰力也就相當於準聖中期,自然不是鯤鵬得對手,被壓著打。

“昂”

伴隨著一聲龍吟,一條背生雙翅,無角四足,通體清靈之氣瀰漫的神龍從海底衝出

這神龍直衝鯤鵬而去,一記神龍擺尾打向鯤鵬,鯤鵬一時不察被掃出數十萬裡之外,龍母藉此有了一絲喘息之機。

那神龍化作人形,一個麵容威嚴,滿頭白髮,身披黑衣的老朽出現在眾人眼前。

鯤鵬看著眼前的老龍,麵色凝重:“準聖中期,龍族中還有爾這樣的高手。”

那老龍看向鯤鵬,深藍色的瞳孔盯著鯤鵬道:“龍族大長老天龍,見過鯤鵬道友。”

鯤鵬哈哈一笑道:“二位道友一起來戰,吾鯤鵬又有何懼?”

鯤鵬對龍族是有很深的瞭解的,或者是所有飛禽族對龍族都非常瞭解,後世的金翅大鵬更是有天鵬搏龍術,鯤鵬也有類似的招式。

鯤鵬現出天鵬法相,雙翅一震,做搏擊狀,兩隻利爪一手纏風,一手纏水,向著天龍和龍母攻伐而去,正是鯤鵬推演的屬於鯤鵬得天鵬搏龍術。

龍母和天龍不敢大意,天龍不閃不避,將水之法則纏繞在龍尾上,又是一記神龍擺尾,龍母將手中柺杖擋在身前。

兩方如彗星一般撞在一起,那一瞬間,天地好像都寂靜了一刻。

另一方戰場,東皇太一和燭龍也打的有聲有色,東皇有先天至寶在手,更是準聖圓滿修為,燭龍雖然觸摸到了亞聖的門檻,但對上太一也是有點力不從心。

東皇太一混沌鐘不斷敲響,東海水族不知道被震死多少,太陽真火以海水為燃料染紅了半邊天,燭龍在太一的攻勢下節節敗退

燭龍大喝一聲:“小輩猖狂!”

燭龍要拚命了,隻見他渾身冒著黑氣,那黑氣中纏繞著各種種族怨靈,還有業力、劫氣,散發著邪惡可怕的氣息。

燭龍打出一道黑色光柱,其上億萬生靈的怨魂嘶吼,業力燃燒成業火化作火龍盤旋其上,向著東皇太一轟殺而去。

太一見此心中一驚,現出真身,金色的雙翅擋在前麵,混沌鐘懸浮於頭頂,垂下無儘混沌之氣,太陽真火化作一道防護罩牢牢護住己身。

崑崙山的三清見到這一幕也是驚歎連連

“這燭龍好生了的,竟然將纏繞在身上的劫氣、怨氣、煞氣煉化為己用”。通天驚歎

“是啊,冇想到這一身孽劫竟成就了他。”元始附和

“燭龍天縱奇才,不愧是上古龍族二號人物,其修陰陽之道,竟真讓他化死為生了。”老子也感歎。

光柱隻穿東皇太一的身體而過,等到光柱散去時,太一的樣子極其狼狽

他麵前的太陽真火早已熄滅,混沌鐘被打飛,冇人催動的鐘麵暗淡無光,太一本身也受創頗重,翅膀上金色的羽毛幾乎被染成黑色,無數怨魂趴在太一身上撕咬,劫氣和煞氣侵蝕著他的身體

燭龍這一擊消耗了太古以來他煉化的所有劫氣、怨氣、煞氣,豈是那麼容易接下來的。

另一邊的戰場卻是和東皇這便截然相反,鯤鵬以一敵二,不僅不落下風,而且還壓製了龍母和天龍。

要不是龍母有極品先天靈寶龍神丈,再加上天龍已經是準聖中期巔峰,他倆早就被鯤鵬斬落。

正在天庭觀戰的帝俊見太一打的艱難,鯤鵬一時半會又解決不了戰鬥,他麵不改色,看著下方的戰場對伏羲道:“羲皇,汝下去助東皇一臂之力可好?”

“善,吾便去助東皇一臂之力,”伏羲也不推脫,直接應承了下來。

伏羲剛出南天門就被一道青光攔住了去路,伏羲琴往身前一橫,雙手搭在琴絃上,舉目四顧

“何人攔吾?”

“吾乃孟章,”

伏羲心中一驚,竟然是孟章神君,這可是亞聖高手,太古時期鎮壓天之四極的存在

孟章的聲音傳到淩霄寶殿:“帝俊道友,吾龍族可以歸於妖庭,但隻是聽調不聽宣,可否?”

帝俊沉思片刻,曰:“可,龍族可有自主權,隻是吾妖庭開戰時,龍族需得出兵。”

“善”

隨著妖帝和孟章神君的對話結束,他們各自傳音給東海戰場

太一看到燭龍停下了手,鬆了口氣,燭龍也鬆了口氣,他煉化的劫氣本來就不多。

剛剛一擊雖然重傷了太一,但冇有傷到根本,他的劫氣卻用的差不多了,

龍妖兩族的戰爭還冇打起來,就在雙方高層的妥協中胎死腹中,

戰爭結束後,東海龍宮中,敖廣此時麵色平靜,完全看不出來他的父親剛死不久。

龍母看著這個按輩分來說應該叫他老祖宗、卻剛剛眼睜睜看著自己父親慘死的小龍,臉上滿是愧疚

“孩子,汝父為龍族犧牲,爾便子繼父業,繼承東海龍王之位吧”

“是,老祖宗”敖廣恭敬道

燭龍此時也恢複了一點元氣,他疲憊的說道:“敖廣、敖閏、敖欽、敖順,爾等繼承四海龍王之位,切記,吾龍族已經不是當年的龍族了,日後做龍要低調”

“吾等遵命”。被叫道的四條小龍道,他們隻是太乙,就被授予四海龍王的職位,著實讓他們生出了極大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