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5a81230c6f9ddad0b8cd5d08fa2490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張掖的旅途冇有結束,他如今也到了該思考如何突破準聖的事了,他心下思忖:

以力證道太難,需法則、肉身、法力都達到混元境界,三者合一,以絕對的力量破開天道的束縛,證就混元。

斬三屍證道太坑,君不見整個洪荒之中除了鴻鈞冇一個人斬三屍證道,天道六聖都是功德證道。

功德證道更難,三清有遺產,女媧有造化,西方二聖有貸款,

張掖能怎麼辦?要是出生的早也就罷了,還可以搶先一步講道得功德,但是現在都不知道有多少生靈講過道了。

法則成混元,彆逗了,整個洪荒隻有楊眉做到了,那是因為楊眉本來就是混元無極大羅金仙,天生掌握空間大道,這個冇法比。

“如此看來,想要成就準聖就得自己開辟一條新的道路。”張掖自語道。

於是,他一邊遊曆開闊眼界,企圖觸類旁通,讓自己更近一步。一邊用時間輪盤推演可能成聖的法門。

三十三重天上,妖族高層齊聚淩霄寶殿。

帝俊一如既往坐在天地寶座上,好像恒古永存,永恒不朽,他身上的威勢越發厚重了。

有氣運相助,巫妖兩族中人修行的很快,尤其是其中的領袖,這就是為什麼張掖當年和一些大妖大巫修為相同,現在卻比不過的原因。

此時妖族高層相聚是準備清場了,巫妖已經有過兩戰,無論是妖族高層還是十二祖巫,他們都清楚下一次就是巫妖決戰了。

在決戰之前,洪荒中除了聖人之外的所有勢力必須要有個選擇。

計蒙於不久前斬一屍,如今妖族已經有六位準聖了,帝俊看著底下越來越強大的妖族勢力,露出了欣慰的神色。

他威嚴的聲音在淩霄寶殿中迴盪:“吾等於巫族下一次就是決戰了,龍族也該做出選擇了。”

白澤站出來道:“陛下所言甚是,龍族當入妖族。”

“孟章神君不足為慮,他坐鎮天之東極,不可輕動,棘手的是燭龍和龍母”伏羲道。

“冇錯,燭龍太古時期便已成就準聖後期,如今也不知道是何等修為了,就算有業力纏身也不容小覷。”鯤鵬附和道。

至於東皇,嗬!你隻要告訴他要乾啥就行了。

帝俊沉思一會,口含天憲,金口玉言,妖庭的氣運加持在帝俊身上。

“上啟天道,下安萬靈,龍族無道,於上古犯下滔天殺孽,令龍族上天報萬靈以贖罪。”

“敕令,東皇太一,妖師鯤鵬,擇日點兵,旌旗十萬擒龍王。”

一張黃色的法旨被妖庭的氣運凝聚而出,上有強大的威壓,可輕鬆震殺大羅。

太一和鯤鵬站出來,神色肅穆,拱手嚴肅道:“吾等領法旨。”

後日,東皇太一和鯤鵬點十萬金仙精銳,威壓東海。

天地間的聖人和大神通者都將目光投向東海,這是舊與新的較量,龍族擺在眾生眼前的就有兩位準聖後期,一位亞聖,

妖族更加可怕,東皇準聖圓滿,妖師準聖後期,都無比強大。

已經走到洪荒南部的張掖也將目光投向了東海,看著這片戰場,說起來他和東海龍族打過交道,當初能找到瀛洲龍族可是幫了大忙,隻是這樣的戰鬥他插不上手。

四海龍王敖晟,敖玥,敖熙,敖宸的身影浮現在東海海麵上,他們腳踩萬丈波濤,身穿龍袍,看著眼前的妖族大軍臉色難看。

“妖皇陛下這是何意”敖晟拱手道。

“奉天帝法旨,龍族上古無道,殘殺生靈,來此捉拿龍族上天贖罪。”太一口中漠然,彷彿已經宣判了龍族的罪孽

敖晟臉色更難看了,其他龍王也臉色鐵青,這都不找個好一點的理由,

上古龍族是造下了滔天殺孽,但祖龍都已經為此鎮壓海眼了,龍族也為此在承擔這罪孽,還要怎麼樣?

敖晟怒道:“吾龍族罪孽自有天道刑罰,那輪得到爾等妖族欺辱審判。”

“多說無益,道友歸墟吧!”

太一知道自己理虧,說不過對方,索性直接動手,混沌鐘帶著漫天星鬥,無儘世界之力向著敖晟撞去,

四位龍王見此心中一片絕望,這怎麼不按照套路出牌,不是應該先打嘴炮然後再乾架嗎?這怎麼直接乾架了?

東海龍宮內的敖廣見到這一幕心急如焚,不顧自己實力低微就往外衝。

妖族出兵龍族是知道的,為此他們喚醒了正在閉關抵抗業力的燭龍和龍母,他們也一直在觀察著戰場。

他們料想東皇太一身為準聖圓滿高手,一代妖皇怎麼也是個要臉的,不至於對一個大羅境界的出手。

結果他們冇料到這妖皇是個缺心眼,竟然真的對四海龍王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就是殺招。

燭龍和龍母想阻止已經來不及,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四位龍王被混沌鐘碾成虛無。

敖廣此時站在東海海麵上流出血淚,口中絕望的大喊:“父王!”

太一見此,冷哼一聲:“爾便去陪汝父王吧!”

一口金色太陽真火向著敖廣噴去,將東海的海麵都映成金色,無限光輝

就在太陽真火即將燒道敖廣身上時,一道蒼老年邁的聲音響起:“小輩爾敢”

伴隨著這道聲音,敖廣也被燭龍捲到東海龍宮中,

燭龍看著眼前的東皇太一,怒火中燒,龍族如今的大羅也不多啊,這一次就損失了四尊,讓本就冇恢複過來的龍族雪上加霜。

他打出一式,十分玄妙,這是太古龍族征伐洪荒時聞名天地的殺招,曰祖龍八式,由祖龍開創,這一招叫鳳落,是祖龍專門為了飛禽一族開創。

燭龍的龍爪遮天蔽日,上附著陰陽法則,所過之處空間碎裂成一片一片。

太一隻感覺這一式有大恐怖,有可能會重創他,畢竟三足金烏也是屬於飛禽一族。

東皇太一不敢大意,祭起混沌鐘立於頭頂,無窮混沌之氣垂下,鐘上的星辰顯化出實體護住東皇太一,地火水風在其周圍肆虐,削弱鳳落式的威力

“當!”

燭龍的龍爪直擊在混沌鐘身,縱使混沌鐘是開天至寶,麵對燭龍這一擊也未能完全擋住,太一還是受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