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4c782a5a1cc0c57f2639ce80ccfea8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頂上三花按三才,胸中五氣合五行,修道本就是提升一身生命等級的過程”

“無論是有靈之物,還是五靈之物進化和智慧都是本能,修道隻是為了進化而已”

“所謂進化,便是以天地之氣補己身之道,”

“萬物從一而始,由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汝便是一,汝要做的就是生萬物”

廣成子心中有所明悟,緩緩坐下

多寶站了起來:“師尊曾講過,截天取道為吾截教教義,敢問師兄,何為截天取道”

聖人之道豈是一個大羅能解釋的。多寶這是明顯的挑釁,

長耳自從截教後一直以多寶馬首是瞻,長耳因質疑張掖而被通天責罰,

多寶對這個屬於闡教的大師兄也心存懷疑,於是出言試探,看看這個號稱合三教之長的大師兄有何能為

闡教十四仙和玄都都對多寶怒目而視,張掖倒是很平靜,

“截天取道,意在不屈,不畏,是三師叔拔劍向淵、寧折不彎的劍道”

“截天取道亦是在絕境中求取一線生機,聖人者,代天刑罰,己心既天心,聖人有大愛,故有教無類”

多寶心中隱隱感覺到了什麼,又有點迷茫,但也坐了下來

通天在碧遊宮中欣慰道:“善,玄元儘得吾道矣!”

玄都修為最低,也是最後起身的,他問道:

“吾人族有皇天老祖所開武道,又有師尊所傳金丹大道,然則兩者相斥,不可共存,為何?

“武道者,增強肉身,凝鍊意誌,仙道者,遠離紅塵,苦修長生”

“武道因壽命的限製,而形成強大的武道意誌。若是修習仙道,便失了一往無前的武道意誌。可得長生”

“故而仙武不得同修”

玄都麵色一變,就是因為武道壽命太短,許多天驕還未修行到大羅就身死道消,而仙道雖然擁有悠久的壽命

然則仙道同階冇有強大的法寶根本不是武者的隊對手,且對於人族來說,一般人修習仙道的速度非常感人

玄都不甘的坐下,張掖好像察覺到了什麼,笑著說:“吾等無法讓仙武同修,汝何不一試呢?”

玄都抬起了頭,一雙眼睛漸漸亮起了光,整個人彷彿打了雞血似的,

“多謝師兄,吾定會開辟出仙武同修的道路”

張掖笑著點點頭,此後三百年間,張掖不停的解答這一個又一個師弟的疑問

“爾等可還有何疑問?”張掖浩大的道音響徹玄元峰,

“多謝師兄解疑答惑,吾等感激不儘”眾弟子齊齊拜下

張掖講道千年,所有人都大有所獲,玄都更是一躍而成真仙圓滿,距離金仙隻有一步之遙,

“今日正值吾三教弟子共聚一堂,諸位師弟不妨論道一番,吾先拋磚引玉。”張掖提議道

他走出大殿,身後跟著諸多真傳弟子,他走到外麵,與記名弟子共處

隨後隻見他身後生起一片慶雲,其上風雷環繞,一條條造化神曦鋪天蓋地,時間與空間的道與理交織

眾弟子眼前恍惚,在張掖身後的慶雲中看到了萬千異象,都沉迷進了張掖的道中,其中以夫諸收穫最多

他已至太乙後期,距離大羅已經非常近了,突破大羅便需要領悟法則,

對於他來說水之法則是首選,但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張掖的法則對他來說有借鑒意義

其餘弟子雖然冇有領悟法則,但對修行之道也各有見解,他們也各自放出了自己的慶雲

張掖在台上滿臉的欣慰,論道,尤其是這種放出自己慶雲的論道,最是能增加修士之間的聯絡的

這種論道相當於對一個人敞開心扉,放開自己的心神,有的道侶甚至都不會這樣乾

當然,這種論道也是有風險的,如果有人心懷歹意,是可以破了其道心的

如果不是張掖率先放出自己的慶雲,且三清都在看著,絕對有很多人不願意如此論道的

張掖不斷的吸收著不同的修行感悟,雖然他們境界低微,但對於修行不同智慧的火花還是讓張掖有所感悟

張掖畢竟冇有經曆過低境界,哪怕高屋建瓴,對這些境界有不一樣的看法,也不如他們各自論道

這一次論道足足持續了五百年,多寶和廣成子已經晉級金仙圓滿,玄都也成就不朽之軀,晉升金仙

眾仙一派和諧,多寶經過此時也感受到了張掖對截教之道的精通,心中不由得對張掖升起一絲敬佩之情,覺得自家師尊說的冇錯

闡教眾仙看向張掖也是滿滿的傾佩,直感覺這個在洪荒除了玄門三代首席大弟子之外,冇有任何名氣的大師兄深不可測

玄都就更不用說了,本來就是張掖的小迷弟

張掖知道弟子之間穩了,隻要自己還在,闡截兩教就不會發生大事,

“既如此,此次論道圓滿結束,諸位師弟日後當和睦相處,談玄論道。”張掖開口對這次論道做了一個總結

“是,師兄,吾等謹記”

眾弟子有序的退了出去,當所有人都出去的氣候,張掖發現雲中子卻是冇有動作

張掖心中好奇,不禁問道:“雲中子師弟還有何事嗎?”

雲中子麵色扭捏,欲言又止,似乎有何難言之隱

“師弟有何事不妨直言,分屬同門,自當守望相助”

雲中子終於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咬牙拱手道:“不瞞師兄,吾對練器之道素來喜愛,不知可否借師兄靈寶一用”

雲中子心中有些忐忑,靈寶是修士的護身之物,等閒不得外借,君不見後世廣成子將翻天印借給殷郊後,被殷郊砸的抱頭鼠竄的事

張掖啞然,後世有傳言說雲中子是繼承元始天尊練器之道的弟子,尤其是山寨能力極其高明,現在看來果然不假

他大方道:“借法寶而已,師兄還能不給汝嗎?”

說著喚出了一身法寶,隻見麵前寶光四射,腳踩時間輪盤,頭頂乾坤鼎,離地焰光旗和戊己杏黃旗在周身環繞,左手破軍,右手鴻蒙量天尺,腰間掛著吞天葫蘆,造人鞭在葫蘆身上纏繞

雲中子看著眼前的張掖,眼珠子差點掉出來,這是什麼狗大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