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602da1d54a2505a8dae1b314ea72c3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時間飛溯,歲月輪轉,轉眼巫妖之戰已經過去三千年之久

在這三千年之中,張掖藉助時間領域成功的晉入大羅後期,領悟七分風雷法則,

這一日,張掖睜開了雙眼,站了起來,兩道紫色的電芒在其雙眼閃爍,清風拂過掀起他的衣袂

他張開雙手,左手電閃雷鳴,紫色的雷霆猶如一條條雷蛇在其手上盤旋,右手一道由風刃化成的旋風,風刃所過幾乎要撕裂空間

三清收徒已過去萬餘年了,祂們想必已經開始修習三清的傳承,張掖覺得是時候讓他們在一起聚聚,加深一下感情

張掖研究過三清反目的原因有三點

一是闡截兩教弟子的衝突,一方在元始的教導下重禮法規矩,一方嚮往萬類霜天競自由,自然玩不到一塊

二是元始是個傲嬌,雖然是為通天好,但是做法有問題,通天又是個叛逆,自然不會聽元始的

三是封神中老子拉偏架,才徹底讓通天心寒了

於是為了避免這些問題,張掖決定一個一個來,先從弟子入手,

“百年後吾將於玄元峰講道,諸位師弟妹皆可來聽,”張掖的聲音傳遍崑崙

崑崙眾仙聞聽此言都起身,幾個關係好的湊在一起議論紛紛

“據說大師兄是玄門三代首席大弟子,修為高深”

“就是,大師兄如今已是大羅修為,雖然在洪荒中名聲不顯,但誰也不敢小瞧了”

“更具傳奇性的是女媧聖人當年成聖大師兄在身邊,師伯成聖是大師兄也在身邊”

兜率宮中,大殿內空蕩蕩的,隻有雲台上坐著的老子和台下閉目修煉的玄都

玄都聽到了張掖的話,當然是老子有意讓他聽到的,他從苦修中醒來,看向雲台上的老子

老子笑道:“去吧,汝大師兄已經走出了的大道,於汝有所裨益”

玄都起身一拜,而後離開

不得不說,玄都是真的適合老子的道,修煉不過萬餘年就已經凝結一點不滅真靈,成就真仙

看他的氣質雲淡風輕,好似萬事不擾於心

玉虛宮中,闡教十四位弟子都來宮中,

“爾等大師兄將於百年後講道,爾等可去聽聽。”元始道

“是”

碧遊宮中,四大真傳和隨侍七仙都在努力修煉

通天也放開了張掖的聲音,使殿內之人都聽到了

“百年後爾等大師兄講道,爾等去聽聽吧”

“師尊,莫非大師兄的道比師尊的道還要高深不成,”長耳不解問道,其他人雖然冇問,但也露出不服的神情

“玄元子博取三教之長,自成一道,如今已至大羅後期”

“且為吾三清首徒,爾等大師兄,汝怎能有此一問?”通天厲嗬出聲

嚇得長耳連忙跪地拜下,不敢起身,其餘十人見此也連忙跪下

聖人一怒,天地失色,隻見碧遊宮上空很快彙聚出了一片烏雲

老子元始皆有所感,齊齊將目光投向碧遊宮,通天也感受到了兩位兄長的目光,傳音道:“無事”

隨即碧遊宮上空的烏雲極速消散,通天收回了情緒,淡然道:

“既然汝不想聽,百年後便不用去了,回千窟峰去吧”

長耳麵如死灰,他本體是兔子,所以給自己的山峰取名為千窟峰,通天的意思很簡單,就是讓他回去閉門思過,其餘十仙心中一凜

洪荒之中歲月悠長,百年時間對於很多生靈來說都不夠打個盹

這一天,本來人跡罕至的玄元峰迎來了數萬生靈,有三教弟子,也有在崑崙生活的生靈

真傳弟子都在玄元殿內,其餘弟子和生靈在殿外,殿內有夫諸一族化形的生靈不停的來來去去,給眾人分發蒲團

張掖端坐雲台之上,看著下方的眾仙

“紅花白藕青蓮葉,三教本是一家人,諸位師弟入門已久,這還是第一次相聚,”張掖笑著說道

玄都是個合格的捧哏,率先開口:“大師兄所言甚是,吾等自當親近,”

三清也聽到了張掖這句話,老子看向身邊的扁擔,微微一笑曰:“善”

元始看向手中的三寶玉如意,不禁感歎一聲,當年在洪荒天地之中苦苦爭渡的三清,如今已然成為了天地間最尊貴的一批人

通天抽出了背上的青萍劍,似乎又回想起來他們兄弟三人化形後遊曆洪荒的事,又回到了周山分造化青蓮的時候

“如此,講道便開始吧,此次講道共千年,後留與爾等三百年提問,如何?”張掖問道

“任憑大師兄吩咐”眾仙皆道

隨後,張掖就開始了講道,從天仙開始講起,深入淺出

隨著張掖的道音響起,天放異彩,地湧神泉,就算未開靈智的鳥獸都安靜了下來,靜靜的聽道

張掖從為體驗過天仙的境界,他剛過來時就是金仙修為,這次講道也算是對自身的一個梳理

反過頭來看向自己的天仙境界的修行,有一種高屋建瓴的作用,從未修煉過的天仙此時在他眼中有了不一樣的體會

他想起了當年元始天尊第一次給他講道,當時他以為他全部領悟了,今天再仔細揣摩

“凝仙體,築仙台,一躍九天”

仙體是什麼?和凡體的區彆在哪裡?築仙台不由的讓張掖想起了日後一本小說中的仙台秘境,

“仙台秘境是修靈魂識海,天仙的仙台亦修靈魂,而凝仙體則是修煉肉身,散仙需一口仙氣,”

想到這張掖想起了精氣神三寶,也就是說成仙其實就是增強自身精氣神的過程

種種疑惑在張掖腦海中浮起又被解答,他的氣息也越發的厚重,根基越發厚實

雖然自己也在悟道,但絲毫不影響他講道,對於大羅強者來說,一夕之間便可以分出無數個念頭

一千年後,此時的張掖顯得仙風道骨,一身氣息一會厚重,彷彿一座山嶽橫立在前,一會空靈,彷彿天邊流雲般飄渺

一看台下眾人,有人聽的如癡如醉,有人聽的抓耳撓腮,還有人一句也聽不懂,隻能藉助玄元峰上的靈氣修煉

不過所有弟子氣息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亦不乏有天仙和玄仙境界的弟子突破境界

“千年已過,爾等可還有何疑惑?”

廣成子起身拱手:“敢問師兄,為何聚頂上三花,胸中五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