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505b47872e637a8ee6883eb04010fc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兩個巨人從天上打到地下,身形通天徹地,洪荒山河破碎,雙方的攻擊落到空處就將空間打的塌陷,未等混沌之氣侵蝕就被天道之力撫平

雙方交戰威勢極其駭人,天地為之失聲,萬族為之變色

巫族的蚩尤大巫對上了英招、商羊、計蒙、飛廉,飛誕五尊妖神

隻見他虎魄刀滿是煞氣,大巫的血氣沖霄,一招一式隻攻不守,剛猛無鑄,

大巫之軀強橫無比,五位妖神攻到他的身上隻能留下一道小口子,又瞬間恢複原樣

他一人就擋住了五尊妖神,隻能說不愧是日後轉生人族,壓著軒轅打的存在

刑天大巫對上了其餘四位妖聖,一手執乾,一手執戚

防守的滴水不漏,每一斧都勢大力沉,斧光掠過,將一顆顆星辰劈成兩半,化作隕石砸向洪荒大地

端的是凶悍無比

其餘巫族大巫也各自對上了一個或兩個妖神

後羿在大地之上彎起射日弓,箭矢神出鬼冇,猶如流星,劃過虛空不帶一點痕跡

每一支箭射出都有一位妖神喋血,橫屍星空,妖神之血流淌在星空之中,落在下界形成血雨傾盆

白澤見此,目眥欲裂,從九天之上飛奔而下:“大羿,屠戮吾妖族妖神,爾找死”

後羿根本不和他正麵打,憑藉一手土之法則不停的遁入大地之中,白澤根本抓不住,而後羿則一邊跑,一邊冷不丁的射白澤一箭

後羿的箭在太乙境時便可稱太乙無敵,如今到了大羅,附著法則之力的箭矢已然可以傷到準聖

此時的白澤肩膀中箭,充滿神性的鮮血落入洪荒大地,不知肥沃了多少土地,造福了多少生靈

巫族是大地的寵兒,更何況後羿還是後土部落的大巫,

在後羿箭矢的騷擾下,白澤不但冇有抓到後羿,反而有被後羿耗死的趨勢

此時在崑崙山和須彌山,幾位聖人都在帶弟子觀看這場大戰,許多弟子看著駭人的大戰兩股戰戰

像各教真傳則滿眼鬥誌,大有“彼可取而代之”的感覺

多寶眼中出現了一絲嚮往,

張掖在崑崙看到這一幕,不由的樂了,這不就是放風箏嗎?後世射手的必備技能

元始天尊還不忘記教導弟子:

“這便是天地霸主的實力,這兩座大陣隻怕是吾進去也占不了好,”

“爾等在與人爭鬥時需得如後羿大巫一般,揚長避短,不能讓敵人牽著鼻子走”

通天在一旁傲然道:“吾之誅仙劍陣絕不弱於他們”

張掖深以為然,洪荒四大陣法通天占了倆,無論是誅仙劍陣還是萬仙陣都不弱於周天星鬥大陣和十二都天神煞大陣

白澤一見後羿像個泥鰍似的,也不追了,直接奔向其他大巫而去,除了頂尖大巫以外,彆的大巫可不是白澤的對手

縱然白澤不擅長戰鬥,但是有了境界的壓製,一般大巫在其手上走不過一招

後羿見此臉色大變,箭如流星雨般不停的射向白澤,白澤中了一箭後也不敢小覷後羿的箭

身子在星空中不停的閃爍,來閃避後羿的箭

將對將,兵對兵,大量的小巫小妖猶如兩道洪流撞在一起,戰場成為一座巨大絞肉機,

無數在後世可稱仙神的存在,在巫妖戰場上喋血,屍體像下餃子一般從天上落下

天地間的煞氣隨著巫妖兩族的大戰極速增加,兩族如今已經殺紅了眼

無數妖神橫屍星空,擠爆一顆顆小星辰,也有無數大巫被擊殺,屍體落在大地上,壓碎一座座高山,橫斷一條條河流

洪荒天地被破壞的不成樣子,滿目瘡痍

就在這時,一道玄妙的道音瀰漫天地之間,巫妖的屍體被在這股道音下極速分解,化為天地靈氣,滋養洪荒大地

天地間的煞氣也漸漸安撫下來,歸於平靜

一股時空的力量順著道音撫過天地,無論是盤古巨人還是星光巨人都被定住不動

哪怕是時間祖巫燭九陰還是空間祖巫帝江,他們的時空法則在這股時空之力麵前,好像蹣跚學步的孩童麵對一個成年人一般

高臥九重雲,蒲團了道真。

天地玄黃外,吾當掌教尊。

盤古生太極,兩儀四象循。

一道傳三友,兩教闡截分。

玄門都領秀,一氣化鴻鈞。

隨著一陣熟悉的道音響起,一個鶴髮童顏,身著紫色道衣的老者出現在了巫妖中間

他就站在那裡,但如果你不看他都感覺不到他的存在

正是道祖鴻鈞,他臉上淡漠,眼神中一片死寂,很明顯能感覺出來此時是天道在主宰鴻鈞的身體

“巫妖兩族,掀起大戰,塗炭生靈,打沉太古星辰一萬七千餘可,截斷江流五千餘條,壓碎山川四千餘座,當罰”

說完,一股數十條法則融合在一起的彩色光柱向著兩個巨人射去,隻是瞬間兩個可以威脅到聖人的大陣就被解體

十二祖巫被從陣中被打出來,齊齊吐出一滴精血,氣息瞬間降落,麵如金紙,顯得萎靡不振

巫族本就冇有元神,他們的肉身就是他們的命,而精血更是他們一身力量所在,每位祖巫也隻有九滴精血而已

當他們精血損失殆儘的時候就是他們身死道消之時

妖族也好不了多少,太乙境妖王損失近萬,就是妖神也隕落了近百位,

主陣的帝俊、羲和、太一、伏羲和鯤鵬更是受到了天罰,他們都被天意之刀斬了一刀,元神中都出現了一道天意之刀的刀痕,元神受創,冇有個幾萬年是回覆不過來的

天道六聖見此皆驚駭,巫妖如此勢大竟然都被鴻鈞老祖像小雞仔子一般玩弄,更何況他們

他們不約而同出現在了巫妖戰場,齊齊彎腰

“見過師尊”

“善”鴻鈞臉上依舊冇有表情,隻是機械的回覆道

六聖也不敢放肆,就恭敬的站在一邊

鴻鈞目光投向了巫妖兩族:“此後妖管天,巫管地,此後十元會不得再起紛爭”

妖族眾人拖著傷殘之軀站起來躬身:“謹遵道祖之命”

巫族的祝融祖巫很不服氣,站起來正想說些什麼,隻是被燭九陰攔住了,

帝江凝視著鴻鈞,不甘道:“可”

於是,巫妖第二次大戰以鴻鈞插手,妖管天,巫管地而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