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紅雲悲慘的笑聲傳遍天地之間

他什麼都明白了,想殺他的不止一人,整個洪荒之中除了鎮元子都想殺他

從他破開混元風水大陣到現在,整個洪荒大能都知道了,但是西方二聖冇有出現,白澤商羊冇有出現,他往日結交的好友,幫過的大神都冇有出現

他們有的人是貪唸作祟,想要他的鴻蒙紫氣,有的人是巴不得他身死道消,也有人畏懼鯤鵬

此刻的紅雲有些悲涼,他一生與人為善,有洪荒老好人之稱,隻是到身死道消的一天除了鎮元子竟無一人相助

紅雲停止了笑聲,一臉平靜的看著冥河

冥河看著眼前一副淒慘模樣的紅雲也有些憐憫,饒是以他一個承載殺伐之道的先天神聖都有點為紅雲不值

不過他冇有說放過紅雲的話,洪荒法則就是這樣——物競天擇,弱肉強食,

這時,一陣狂風襲來,赫然是鯤鵬趕到了,鯤鵬一臉忌憚的看著冥河

“隻有兩位嗎?冇有彆人了?”紅雲的聲音平靜,平靜的有點死寂

鯤鵬和冥河心中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道友若是交出鴻蒙紫氣,吾可保道友無恙,”冥河如是說道

紅雲冇有說話,運起風之法則向冥河和鯤鵬衝來,冥河和鯤鵬看這架勢,不由得想到了當年的東王公

他們臉色大變,一同向後退去,業火紅蓮燃起熊熊業火在冥河周圍形成一道火牆,鯤鵬則將妖師宮祭起,立於頭頂

隻聽“轟”的一聲,紅雲自爆了,

一股強大的衝擊力衝向鯤鵬和冥河,縱然距離遠,還有靈寶相護,他們兩個依舊受了不輕的傷勢

冥河還好,畢竟修為高,隻是嘴角溢位了一絲如紅瑪瑙的鮮血,業火紅蓮的業火暫時熄滅了而已

鯤鵬就慘了,他的神魔之軀已經龜裂,披頭散髮,神骨也不知道碎了多少,這還不是最嚴重的,他的元神都裂開了一道微小的縫隙,就連妖師宮的光芒都暗淡了許多

紅雲自爆的那一瞬間,整個虛空都被炸出了一個黑洞,各種空間亂流在黑洞中肆虐,冇有人看到鴻蒙紫氣遁去

這時鎮元子來了,他看著這一片滿目瘡痍,已經破碎的不成樣子的天地,

再看向除了一個九九散魄葫蘆和鯤鵬冥河之外冇有老友的身影,他拿起九九散魄葫蘆,往其中一檢視

身子突然晃了晃,險些站不穩,臉色蒼白,形容枯槁

九九散魄葫蘆中隻有漫天紅沙,老友連一絲殘魂都未留下

極致的悲哀後是理智的憤怒,他的怒吼聲傳遍天地:“鯤鵬,冥河”

隨即手執天地拂塵向著鯤鵬和冥河捲去,那天地拂塵拉的無限長,每一根都像是一條秩序神鏈,上麵附著銀色的空間法則,越過重重空間直向鯤鵬冥河而去

冥河禦使兩把殺劍放出驚天殺意,將蔓延向他的拂塵絲儘數斬斷

鯤鵬就冇有這麼好過了,他本就被紅雲炸成重傷,再麵對鎮元子的拂塵顯得有心無力,

就在鯤鵬眼睜睜的看著天地拂塵臨身時,突然一聲鐘響

“當…!”

這鐘聲好似跨越太古而來,鐘聲悠悠,撼天動地,鐘聲撞在拂塵上將拂塵撞的倒卷而回

“道友是想弑殺吾妖族妖師嗎?,是想與吾妖族開戰嗎?”一道霸烈的聲音自天邊而來,赫然是東皇太一

鎮元子見到東皇到來,知道事不可為,隻得狠狠地看了鯤鵬一眼,轉身欲要離去

“道友想走可以,留下九九散魄葫蘆”東皇淡漠的聲音傳來

鎮元子知道東皇的意思,轉過身來咬牙切齒:“吾那老友已身死道消,東皇陛下若是不信儘可來觀”

“道友說笑了”東皇嘴上說著,神識不斷的掃這九九散魄葫蘆,

“道友自便”

一件先天靈寶而已,妖族家大業大不缺這一件,為此得罪一個準聖,還是殺不了的準聖,劃不來

鎮元子隨即化作一道流光遁去

東皇太一又將目光移向了冥河,

冥河心下思忖,如今巫妖勢大,占據洪荒大部分氣運,更何況他也冇有把握贏得了東皇太一

於是他向東皇太一點頭示意,轉身化作一道紅光遁去

太一回頭淡漠的看了鯤鵬一眼

“隨吾來”

鯤鵬心中一苦,這次謀劃鴻蒙紫氣他並未與任何人說,但是所有人都知道

本來打算奪了鴻蒙紫氣就找個地方一藏,不成聖不在洪荒現身,現在倒好,鴻蒙紫氣冇找到,自己反而身受重傷

如今回去妖庭能有他好果子吃?

他不敢反抗,托起已經傷殘的身軀跟著東皇太一向天宮飛去,兩人一路來到淩霄寶殿

此時淩霄寶殿滿滿噹噹,伏羲和十大妖聖以及萬族中強大的種族族長都在殿中,東皇太一穿過人群,走上禦台,坐在帝俊下首的座位上,衝伏羲點點頭

鯤鵬則步履蹣跚的走了進來

“臣,鯤鵬,拜見陛下,臣有罪,望陛下責罰”鯤鵬直接了當,承認了自己的錯

“卿為吾妖族殫精竭慮,謀劃鴻蒙紫氣,何罪之有?”

帝俊嘴角噙著微笑,不提鯤鵬的吃獨食行為,反而說他有功

又繼而問道:“妖師,鴻蒙紫氣呢?”

鯤鵬心理更苦了,要是有鴻蒙紫氣他還會來這?

“稟陛下,鴻蒙紫氣自紅雲自爆後不知所蹤”

“不知所蹤?妖師不會想獨吞吧?”帝俊的眉頭挑了一下

鯤鵬就是這麼想的,但他能說嗎?

這時東皇太一開口了:“兄長,吾趕到時妖師就已經身受重傷,那片天地隻剩冥河和妖師,還有紅雲的九九散魄葫蘆”

帝俊看了太一一眼,太一秒懂

“吾看過那葫蘆了,冇有鴻蒙紫氣”

帝俊眉頭微皺

“如此說來,是冥河老祖暗中拿了鴻蒙紫氣?”

太一站了起來:“是與不是,吾到血海走一遭就知道了”

語氣中充滿霸道

帝俊冇有接太一的話,而是轉過頭來看向鯤鵬

“妖師為吾妖族謀劃鴻蒙紫氣有功,賜招妖幡留真靈”

“妖師,這招妖幡是媧皇煉就,再其上留下真靈,即便身死也可複生”

鯤鵬苦笑,知道這是自己做錯事的代價,無奈的聲音傳出

“臣,謝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