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向天道立下四十八道大宏願,天道又降下一團功德,兩人終於入駐混元領域

還是熟悉的聖威,隻不過經曆元始通天後洪荒眾生都變得聰明起來,他們直接跪伏在地上冇有起來,

“拜見接引聖人,拜見準提聖人”

“吾師兄弟二人將於混沌天外天開辟極樂天,有緣者皆可來觀”

眾生跪伏在地,等待最後一個聖人紅雲的證道,隻是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隻能起來

此時在五莊觀的紅雲也很著急,眾人都成聖了,就他還是冇有頭緒,就算效仿其他人立教也冇用

三清立教隻是要一個密碼來開啟盤古給他們留的遺產,紅雲又冇有個好爹

西方二聖身負複興西方的重任,所以天道纔給他們貸款,這就像後世國家幫助落後的地方發展是一樣的,紅雲生活在東方,哪有什麼重任?

紅雲這時坐不住了,向鎮元子請辭,欲要出去遊曆一番

“道兄,如今巫妖兩族稱霸天地,威壓洪荒眾生,汝身上又有鴻蒙紫氣,此去恐怕遭劫啊!不如待在此處,吾有地書,他們攻不進來,待汝成聖,天地自可逍遙,”

鎮元子一臉擔憂的道

可是紅雲卻滿不在乎的說道:

“道兄多慮了,吾平生與人為善,交友眾多,就是妖族的白澤妖聖與商羊妖聖都與吾交好”

“那巫族並無元神,得了鴻蒙紫氣也是無用,再說西方二位聖人欠吾一個因果,誰敢傷吾?”

而後又語重心長對著鎮元子道:

“道祖下發七條鴻蒙紫氣,其他六位業已成聖,隻剩吾一人,吾在這五莊觀蹉跎數十萬年了,卻毫無長進,想必吾的道在外麵,事關道途,吾雖死不悔!”

這一刻的紅雲正如一個虔誠的求道者,正應了“朝聞道夕可死矣”這句話

鎮元子此時也不好再勸了,事關大道,阻人大道是生死之仇,

於是,紅雲便出了五莊觀,他不知道的是盯著他的人不止一個,

妖師宮中,鯤鵬睜開了雙眼,露出猙獰的微笑

紅雲自從出了五莊觀後就放飛自我,到處逍遙,紅雲本體是一朵雲,天性喜自由

這一日,紅雲一步踏出來便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他立馬戒備了起來,腰間的九九散魄葫蘆也出現在了手中

“哪位道友與吾開玩笑?”

“道友於紫霄宮讓座,害的吾失了聖位,這因果是否該還一下?”一道陰冷的聲音出現在紅雲耳邊

下一刻,鯤鵬身著黑袍,一步步從虛空中踏出,來到了紅雲麵前

“不知鯤鵬道友要吾如何還因果?”紅雲見到鯤鵬,更加戒備了

“道友既欠吾一個聖位,自當還吾一個聖位,就把鴻蒙紫氣與吾吧!”

“鴻蒙紫氣為道祖所贈,爾敢?”紅雲厲嗬出聲

“既然道友不予,那吾便自己取了,”

鯤鵬剛開始廢話完全是有棗冇棗打一杆子,洪荒之中紅雲是有名的老好人,萬一他將鴻蒙紫氣給他了呢?這樣就去掉了不必要的變數

鯤鵬也不試探,一出手就是殺招,一青一藍兩道法則之柱纏繞在一起向紅雲攻去,赫然是風水法則

到了準聖這個階層,都捨棄了一般招式神通,都以法則肉身戰鬥

紅雲麵色凝重。不敢大意,一道青紅藍色的法則光柱從他手中放出,與青藍色光柱一般粗細,赫然是風火水法則

紅雲是先天第一朵火燒雲化形,天生帶有風水火法則,若是再有土之本源,便可成就四象法則,

因為鎮元子有土、空間、木三種本源,所以他才和鎮元子親近,

兩道光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撞在一起,隻聽得轟的一聲,兩道光柱同時泯滅

鯤鵬和紅雲也拉開了距離,

鯤鵬一招未有建樹,也不氣餒,

“混元風水大陣,起”

隻見這片本來自成一片天地的地域又換了另一個環境

紅雲隻感覺如陷泥沼,周圍是厚重的壓力,一道道青色的風刃在陣中飛舞,不停的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道口子

鯤鵬得意道:“這混元風水大陣是吾請羲皇用洛書河圖推演,爾能葬身此處亦是榮幸”

“同為準聖中期,吾道是汝有何把握一人劫殺吾,原是有此陣作為倚仗,”紅雲冷笑道

繼而祭出九九散魄葫蘆,一方紅沙從葫蘆口中飛出,那紅沙鋪天蓋地,消人肉身,泯人元神,端的是凶惡無比

鯤鵬不敢大意,祭出妖師宮浮在頭頂,放下一道金光將身軀籠罩

但那紅沙卻不是衝著他而來,那紅沙向混元風水大陣衝去,隻是瞬間便消磨了一層,紅雲再將葫蘆一扔,打在陣中削弱的地方

隻聽“砰”的一聲,混元風水大陣被打開了一道口子

鯤鵬早在紅沙消磨大陣的時候就反應了過來,暗道一聲不好,運起妖師宮向紅雲撞去

紅雲失了九九散魄葫蘆,一時之間無靈寶護身,隻得運起法力法則在周身圍起了一道青紅藍三色護罩

鯤鵬運起靈寶的一擊豈可小覷,打在紅雲身上隻是瞬間就破了身前的防護罩,但防護罩還是削弱了妖師宮的一部分威能

紅雲被妖師宮撞飛,他卻藉著這股力逃出陣中

從紅雲破開大陣到逃出生天隻是在瞬息之間

此時五莊觀的鎮元子感覺心緒不寧,掐指一算,不由得怒從心來,大吼一聲:“鯤鵬爾敢!”

捲起地書和天地拂塵,運起空間法則就向紅雲所在之地而去

此時的鯤鵬麵色鐵青,現出本體,一隻大鵬出現在天地之間,他展開雙翼,扶搖直上,直追紅雲而去

紅雲此時鬆了一口氣,以為自己逃出生天,就在這時,兩柄血紅色的長劍直衝他而來,那股殺意森森,直衝雲霄

紅雲運起風之法則,險之又險的躲開,他臉色難看,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冥河”

一道身披血色長袍,腳踩業火紅蓮,揹負雙手的中年男子從虛空走出,兩柄血紅色的殺劍懸浮在他的身旁

紅雲一顆心沉到了海底,在鯤鵬手上他還冇逃出生天,但是在已經立下修羅教,成就準聖圓滿的冥河麵前,他一點機會都冇有

冥河淡漠的看著紅雲道:

“道友還是歸墟吧!日後終有歸來的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