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太陽光不似中午熾烈,被太陰星照耀一夜的大地在太陽的照耀下生起一絲暖意

大地上的凡俗生靈也開始了活動,放到後世可以稱之為靈藥的植物此時遍地都是,晨曦照在其上凝出一滴滴仙露

蒼山部落門口正站著數個身影,一老一少站在蒼山部落門口,身上揹著包裹,老子比之數年前變得看起來更加蒼老,張掖臉上也有了歲月的痕跡

“多謝斐族長這些年的照料,以及教授武道之恩”老子在門口拄著柺杖道

斐的身後跟著狩,笑著說:

“長者客氣了,人族自當團結,親如兄弟”

“吾等這便走了”

“歸路小心,若有困難,可來蒼山尋吾”

斐又轉頭向張掖說道:“護好長者周全”

兩人走出蒼山部落幾千裡後,老子臉上的皺紋漸漸退化,身上的獸皮也變成了一件道袍,又變成了那個太上無為、淡然的樣子

張掖也恢複了那副清秀俊逸、尊貴無比的樣子

之後萬年,老子張掖走遍洪荒,看遍洪荒大部分種族,但看的最多的就是人族,好像老子更偏愛人族

張掖發現,人族千人以上的部落都有一名合體境修士坐鎮,十萬人以上的部落都有蛻凡境修士,千百萬的大部落甚至有金身境修士,

數十萬年來,有許多金身境和天人境界的武道天驕老死,未入無量,終究有老死的一天,

期間不乏遇見被大妖襲擊的部落,剛開始張掖還出手阻止,對於張掖的出手老子也不阻止

隻是後來發現那個人族部落都不修武道,反而祭拜張掖,祈求張掖的庇護,張掖此時感覺自己做錯了

這時老子才道:“先天神聖尚需時時修持心靈,何況後天人族乎?”

張掖瞭然,此時的人族雖然純樸,但畢竟是後天生靈,冇有先天生靈那種神而明之的心境,就是先天生靈也有墮入邪道,迷失本心的

武道本就是皇天開辟出來為人族披荊斬棘,護衛安全之用,長久的安穩會讓他們喪失一往無前的武道之心,

想到這裡,張掖對著老子行一禮

老子微微點頭曰:“善”

從那以後,張掖再也冇有乾涉過人族的成長

這一日,老子帶著張掖來到周山腳下,這裡是人族的祖地

老子目光悠悠看向遠方,好像在看人族,看著他們圍繞在篝火前,看著他們狩獵,看著他們祭拜聖廟中的女媧和張掖

老子突然開口:“玄元啊,汝覺得何為聖?”

“回稟師伯,弟子不懂聖道,隻是記得師祖說過,聖人代天牧守,教化萬靈”

張掖無法直接提醒,隻能旁敲側擊道

老子聞聽此言陷入了沉思,嘴裡不停的喃喃道:

“代天牧守,教化萬靈,代天牧守,教化萬靈,代天,教化,教化……”

突然,老子放聲大笑

“哈哈哈哈哈,吾道成矣”

隨後老子盤坐於腳下青石之上,也不通知任何人,就原地講道,張掖就在其身後侍候

“夫仙道者,自凡而始,人生而有先天之精,凡人以生子,仙人以生身,”

“混沌未開,鴻蒙初判,萬物初始以氣而生,故煉精以化氣,此為仙道之始”

“天有三寶日月星,人有三寶精氣神,以精化氣,以氣化神,三者並進,可謂大道之基”

“三者圓滿,然人身凡軀,當於臍下開辟虛無空冥,凝一金丹,承載道果”

“精與氣合,氣與神合,神與道合,凝一縷仙氣,可登臨散仙”

………

隨著老子的道音傳遞出,附近的山精野獸,鬼魅精靈,還有人族的一些人都圍了過來,坐在地上認真聽道

聽到妙處時不免手舞足蹈,聽到不解之處也會抓耳撓腮,以往敵對的生靈在此也和睦相處

老子的金丹大道一講就是三千年,直到講到斬三屍證道,在場聽道的生靈中,有生靈一步登天,成就天仙,有生靈毫無所得,麵色悲苦

老子對此視而不見,站起身來抬頭向天,麵帶猶豫之色,隨後又化為了堅定

“天道在上,今盤古後裔太清老子感天地萬靈脩行不易,傳金丹大道,太上無為,立人教,以太極圖鎮壓氣運,扁擔為證道之寶,人教,立。”

隻見太極圖化作金橋,遮天蔽日,橫在天地之間,扁擔綻出青光,照破虛妄

一片功德金雲在天空照耀四方,紫色瑞氣綿延三萬裡,浩浩蕩蕩,祥雲翻湧,五色毫光照耀大千

一片功德金雲直衝老子而去,引動隱藏在老子元神中盤古遺留的開天功德

隻是瞬間,老子的氣勢極速上升,一股聖威瀰漫天地之間,天地間所有大能的目光注視過來,

崑崙元始和通天狂喜,為老子開心

須彌山的接引麵色更加愁苦,準提一向掛在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見

天庭和盤古殿中,氣氛一片死寂,帝俊和帝江這兩個死對頭第一次有了緊迫的感覺

雖然知道剩下的六位遲早會證道,但當想象變成了現實還是讓兩位領袖心中一沉

血海中的冥河眼前一亮,彷彿又嗅到了成聖的機緣

終於老子的氣勢達到了一個頂點,又突破了這個頂點,他成聖了

天地之間湧起金蓮朵朵,天花亂墜,紫氣東來三萬裡,祥瑞之氣蓋八荒

一股龐大的聖威威壓眾生,萬靈又跪伏在地,眾生齊拜道:“參見太上聖人”

“吾將於混沌天外天開辟太清境,有緣者可來參觀”

“恭送聖人”

這時,又一股聖威出現在天地之間,造化之氣浮沉,一個個小千世界在造化之氣中生滅,卻是女媧到了

女媧美目含煞,麵色不善的看著老子,一言不發

老子有些尷尬,畢竟藉助人族氣運證道,做出這種事就相當於謀奪人族的氣運權柄,女媧本來有人族六成氣運,這眨眼間就消失了兩成,自然要討要個說法

他是個要臉的人,做不出來翻臉不認人的事,

終於,太清頂不住了,用聖力遮蔽周圍天道,使這方地域自成一方天地

“女媧師妹,此事是師兄的不是,吾願欠師妹一個因果,何如?”

女媧臉色稍緩,但還是有點不忿:“日後若無必要,不得乾涉人族發展”

老子苦笑道:“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