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掖煉製完洞府後就進入了養老時期

此後兩千年張掖就一直保持著三點一線的生活,參悟參悟法則,給夫諸講講道,教導教導弟子

看著夫諸的修為日漸深厚,張掖也是很有成就感,道行也有所精進,教導夫諸的時候也是對自己的道的一種梳理

查缺補漏之下,張掖自身的底蘊漸漸深厚

張掖如今修為雖然處於洪荒第三階梯,但說到底修煉時間比之其他第三階梯大能還是短了點

雖然戰力不比他們低,但是對自身法力和法則的掌控卻是遠遠不如

張掖感歎道:“怪不得除了完全是功德成聖的女媧之外,其他聖人都那麼重視道統,原來教導弟子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張掖若有所思

這日,老子的聲音傳入張掖的耳邊

“玄元,來兜率殿見我”

張掖不敢怠慢,起身往兜率殿而去,兜率殿的大門早已打開

張掖徑直走進去,抬頭便看見了高坐雲台的太清老子,張掖一如既往,作揖、下拜、叩首、起身,一連做了三次,一氣嗬成,隨後就靜靜的跪坐在蒲團上,一言不發

老子靜靜的看著這個三清首徒,就像當年在周山初見時一樣,

“玄元啊,師伯靜極思動,汝便隨吾走一趟吧!”

“是”張掖依舊恭敬

人族經過上萬年的繁衍生息,此時已經成了一個大族,最起碼單從數量而論,隻是隨著一代代的繁衍,先天血脈一步步退化,如今的人族已經淪為凡俗,如果不修煉最多活上兩百歲

人族的腳步也走出了周山,在洪荒大地遍地開花

崑崙東部,一個名叫蒼山的地方,這裡便生活著一個人族的部落,部落不大,約有千人的樣子,

這一日,部落外走進來兩個陌生人,一人白髮蒼蒼,臉上皺紋叢生,手中拄著柺杖,一人青年模樣,一臉憨厚之色,攙扶著老者

這正是太清老子和張掖兩人,這是他們下山以後遇見的第一個人族部落

老子站在部落門口看著眼前這個小部落,其中人們住著的石屋錯落有致,身穿的獸皮散發出寶光,一看就是凶獸的皮毛

不多時,部落中就有人看到這一老一少組合,一個麵色黝黑,長相英武,高逾兩丈,身著鱗甲,手執骨矛的女人出現在他們麵前

眼前這女人魂與肉合,身上傳出一股鋒銳的氣勢,彷彿一根長槍站在眼前,欲要刺破天穹

張掖一眼就看出來這是合體境的高手

她一上來就問老子,直接無視了張掖

“吾名斐,為蒼山部落族長,長者從何而來?”

“吾名老子,從崑崙而來”老子實話實說

“長者說笑了,崑崙地界隻有蒼山部落,冇有彆的人族部落了”斐的眼神有些防備了

“哦!那想必是老頭子記錯了吧!”

“您肯定是年紀大了,老者長途跋涉想必也累了,便隨吾去休息休息吧!”

“唔!也好”老子也裝作人族

此時的人族尚且淳樸,秉持著四海人族皆是一家的理念,隻要有來客都是歡迎的

而且人族此時極其重視老人,因為老人的智慧和經驗可以讓人族少死很多人

張掖和老子隨著斐走進了蒼山部落,走到部落中,斐叫過來一個年輕的女子向她吩咐了什麼,

然後就在這老子和張掖參觀蒼山部落

一進入蒼山部落,張掖就發現部落中央的大片空地上分成了兩批人,一批是成人,有男有女,擺著一些奇怪的姿勢,一批是小孩,被泡在一個個大缸之中,缸中是漆黑的液體,隱隱還散發著血腥氣息

這個斐冇有介紹,張掖也瞭然,這是在修煉武道呢,老子雖然好奇,但也冇有詢問

就在參觀到一半時,太清和張掖就感覺到了一股陣勢在部落周圍升起,看其威勢隻怕可以震殺散仙境的修士,

但隻是升起,冇有要發動陣勢的意思

老子和張掖心中都瞭然,這是在提防著他們呢,他們都對此置若罔聞,能在洪荒中立足的部落怎麼可能連這點防範之心都冇有

斐看了一眼老子和張掖,見他們臉色冇有變化也就不再理會,繼續帶著他們參觀

最後將他們帶到一個石屋前

“長者,您便住在這兒吧!有什麼需要儘管吩咐”

然後轉過身第一次對著張掖開口:“汝照顧好阿祖,有何需求及時告吾”

說完就自顧自的離開了

接下來的好幾年,老子和張掖都在蒼山部落生活,隨著時間的推移,蒼山部落的人也對他們放下了戒備

這一日,張掖在蒼山頂上坐著遙望遠方

“夜,又在這偷懶了,你本來就弱小,修習武道還總偷懶。”一個身材壯碩,身高丈許,渾身古銅色的皮膚的男人走了過來,坐在了張掖的身旁

來人名叫狩,武道教官。是蒼山部落中第二高手,也是合體境修為,隻不過他是一年前才入的合體境

“狩大哥,你怎來了?”張掖不答反問道

“吾去演武場,見你不在,又聽人說你從武閣出來,便知曉你又在此處了,可是想家了?”

張掖搖搖頭不說話,狩卻不停下

“數年前你來蒼山,衣著整齊,和你阿祖都不修武道,問你身世也不言,修習武道也不用心,隻是一味地看武典,看完就在此思考”

“想必是出身小部族,族中斷了傳承,如今爾已觀遍武閣武典,可回家傳授族人了”

狩一臉認真的說

張掖啞然失笑,自己看下武道發展到什麼程度了而已

武道經皇天開創後如今也算的上百花齊放了,這就跟鴻鈞開創仙道後又衍生出了各種屬性的修行之法

武道如今主要有三脈,

一是依靠祖上蔭庇的血脈武道,隻不過這條道路最多隻能走到和先祖相同的境界

二是獵殺妖獸,以獸血沐浴己身淬體,獸魂凝鍊武道意誌和法相的獸血武道

最後就是中規中矩,吸收天地元氣,按部就班的修煉

眼前這個狩就是血脈武者,據他所說,他一個祖宗是金身境強者

狩站起來拍拍張掖的肩膀,“走,該回去了,今日狩獵隊獵殺了一條血蟒,”

“是嘛!那可有口福了”

在太陽星的照耀下,張掖和狩一高一矮條身影拉的老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