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方的仙兵和妖兵也短兵相接,戰場就像一個巨大的絞肉機,

各種法寶互相碰撞,放出五彩絢爛的光輝,火柱,水球,雷電……各種天賦神通在戰場上大放異彩

在其他中千世界能稱尊道祖的仙人在丟進這個戰場連朵浪花都翻不起來,不停的有仙人隕落,屍體落入東海之中,魚兒爭相搶奪仙人的血肉

有哪個幸運的吃上一口,即可開靈智,引靈入體,踏上修行的道路

戰場就這般膠著了下來,

就在帝俊想增兵時,下方戰場又發生了新的變故

隻見東皇太一混沌鐘一蕩,逼退東王公,一口太陽真火噴射而出,隻是瞬間那無名準聖就被燒成成了重傷,太一再使混沌鐘一撞,那準聖當場隕落

冇有了人幫襯,東王公獨木難支,漸漸落入了下風

太一拉開距離,用手不停拍打混沌鐘,

“當!當!噹噹!”隨著幾聲連續的鐘聲響起,彷彿從太古傳來,欲震碎一切敵

一聲聲音波傳入東王公元神,震的他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仙庭眾仙也被鐘聲波及,修為高的吐一口血,萎靡不振,修為低的直接化為飛灰

東王公也不甘示弱,掙脫混沌鐘聲的影響,純陽之力與太一的太陽真火對抗,手中龍頭柺杖拋向太一,祭出純陽劍,一劍光寒十九洲

隻見一道劍光自純陽劍中掃出,這一劍彷彿斷開鴻蒙,劈開混沌,隻是一劍便斬滅了數萬妖族

剛把龍頭柺杖打飛的太一目眥欲裂,手中混沌鐘一拋撞向東王公,

混沌鐘攜著破碎天地之威砸去,鐘身日月星辰環繞,地火水風附著,鐘內的山川大地投影在外,彷彿是一座真實的天地向東王公撞去

東王公此時正是舊力已儘新力未生之際,等反應過來時混沌鐘已到了眼前

“當!”

混沌鐘毫無保留的打在了東王公身上,一聲鐘響過後,

東王公在顯得極其狼狽。本來散發著神曦的頭髮如今變得黯淡無光,元神也幾乎破碎,先天純陽之體上充滿了裂紋,癒合速度也越來越慢,黃金般的神血在他身上慢慢滴落

東王公拄著龍頭柺杖,目視東皇太一突然放聲大笑,笑聲充滿了悲哀,天地間也升起了一種悲涼的氛圍,彷彿在預示著一位帝皇的落寞

又淒慘道:“吾恨啊”

“恨天道不公”

“恨道祖不言”

“恨西王母不救”

隨即話音一改,悲聲化為狠厲

“吾今日縱然身死,也絕不讓爾等好過”

隨即衝向東皇太一,東皇太一見此臉色大變,暗道一聲“不好”,準備躲開

奈何此時距離太近,太一也躲不開,隻能用混沌鐘罩住自己,注入法力形成一道防護罩

東王公衝向東皇“砰”的一聲自爆了,將他的法力法則肉身元神一起自爆了

一位準聖後期的大能自爆的威力可想而知,饒是太一有混沌鐘相護,也被炸的相當狼狽

此時的太一哪有東皇那霸道狷狂又無比尊貴的樣子

一身金烏皇袍破破爛爛,披頭散髮,散發著恐怖高溫的金色神血從嘴角滴入東海,不知燒死了多少生靈

太一眼神陰沉似水,充滿煞氣與殺意的聲音冷冷的從口中道出:

“眾妖聽令,屠了蓬萊,拔了建木,有靈智者,皆斬”

“遵妖皇法旨”眾妖齊聲允諾

就在妖族屠殺蓬萊的時候,張掖也在準備著一件大事

他要開始煉製自己的洞府了,女媧已經成聖,這代表著聖人時代即將到來,他如今也是大羅修士,等到三清成聖就再待在崑崙有點不合適

這就跟孩子大了要和父母分房是一個道理

張掖作為現在洪荒中最富有的狗大戶,煉製的洞府也不能寒酸了

他先拿出了這些年收集的先天神材,祭起乾坤鼎煉出一座宮殿

多年來收集到的先天靈材,神金仙料此時不要錢的往裡塞,鼎下生起六丁六甲神火,

足足過了千年,此時靈材神金都被煉成了一團五光十色的液體,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隻見他一手控火,一手掐印,一道道法則禁製被他打入鼎中的液體中

眼前的液體漸漸有了一座宮殿的樣子,張掖作為現在洪荒中最大的狗大戶,多年收集的靈材儘數煉成神液可想而知(鴻鈞合道了)

終於,眼前的宮殿漸漸成型,這座宮殿太過龐大,禁製的刻錄也難了許多

這就好比畫畫一樣,你在一張A4紙上畫滿一幅畫,和給宮殿畫壁畫難度能一樣嗎?

這座宮殿最終煉成了一件含有三十道禁製的上品先天靈寶

將宮殿放置在方丈島上,張掖道場的全貌呈現在眼前

一座恢宏大氣的宮殿群矗立在方丈島中央,外表看去長寬愈一千兩百裡

一座天門坐落在宮殿最前方,牌匾上書“玄元殿”三字,門前台階白玉鋪就,周遭奇花異草盛開

其中亭台水榭一應俱全,仙花神藥應有儘有,琉璃寶玉造就,明珠翡翠點綴

端的是一個仙家寶地,造化之所

其中有五座宮殿,按五行排列,最中間的是主殿,為日常修煉悟道之用

左邊第一座宮殿為丹器殿,乾坤鼎在其中央,此為煉丹煉器之用

左邊第二座宮殿是寶庫,其中收藏了張掖自出生以來收集到的用不上的靈寶,靈材,諸如青木鼎之類的,當然,靈材已經消耗一空

右邊第一個是藏經閣,這其中放置的有三清傳給的丹、器、陣的傳承,以及張掖自己編寫的關於造化,風雷,時空種種法則的秘籍

最後一個宮殿為客殿,主要用於招待客人

五座大殿中間是一座池子,正是三光造化池,池子裡的蓮花依舊,張掖並未將其煉成靈寶

後院是一個巨大的藥田,其中有中品先天靈根三株,下品先天靈材十二株,後天靈根和仙草數不勝數

若是有外人進來看到這個宮殿,絕對會生出搶劫了他的心思

張掖看著自己的作品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個洞府就一個字,豪!

雖然比不過淩霄寶殿,盤古殿,紫霄宮之類的

但是和媧皇宮比起來雖然底蘊不足,但是絕對比媧皇宮富裕多了,就光院子裡那一池子蓮花和三光神水就比得上女媧的全部身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