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過了多久

張掖此時距離山頂還有一截,隻是他的神魔之軀也扛不住了,

他苦笑的搖搖頭

“罷了,就到這了,待得日後成就大羅再來登這周山吧”

回程便輕鬆了許多,

行至山腰,張掖又看到一陣七彩虹光照射

“真是好機緣啊”張掖不禁歡喜

你道是張掖為何這般欣喜,原是遇到了那葫蘆藤出世

這先天葫蘆藤上結七個葫蘆,是天然的先天靈寶胚子。

正當此時,一道清光自天外而來,

待得光芒散去,老中少三道人影出現在張掖麵前

正是盤古三清

三清性格不同

老子太上忘情,無為無不為,是以最超然。

元始重禮法規矩,順天應人,是以重道德公理。

通天修劍道,寧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意氣任俠。

居中的元始天尊掃了張掖一眼

“太乙後期修為,中品先天神魔根腳,不差不差”。

張掖正要開口說話

卻見一道道流光緊跟而來露出身形,正是帝俊太一,伏羲女媧,接引準提,鎮元紅雲等大神通者。

“這葫蘆有七個,吾盤古三清合該得其三”。元始天尊道

其餘大神通者互相看看,隻得無奈道:“善”。

冇辦法,三清勢大,老子在紫霄宮二講中又斬卻一屍,是在場眾人中唯一一個準聖大能。

“吾兄弟二人合該得一葫蘆”,太一金髮狂舞,身著金袍,上繡三足金烏,手執混沌鐘向前一步,目露神光。

三清不言,伏羲頷首曰:“善”

帝俊對伏羲兄妹善意一笑

準提急忙上前,

“吾西方合該得一葫蘆”。

一旁的通天突然站了出來。

“笑話,吾東方之物與你西方有何關聯”,說罷,一股淩厲的氣勢直衝準提而去。

一旁的老子也開口道:

“西方確是不該得此寶”

帝俊等大能紛紛附和。

準提還想再說什麼,隻見一旁麵色愁苦蠟黃的接引拉住了他,傳音道:

“師弟,他們勢大,不可與之抗衡,先回西方再從長計議”。

準提不甘,卻也知道形勢比人強,隻能無奈化作流光離去。

女媧一襲紅衣,輕啟檀口:“吾兄妹二人當取一葫蘆”。

“紅雲道友也該拿一葫蘆,至於這最後一個葫蘆…”未等鎮元子說完。

元始接過話:“這位小友先到,合該有這位小友一個葫蘆”。說著指向張掖。

眾仙皆頷首道:“善”。

張掖愣住了,本來以為冇自己啥事,冇想到自己也能拿到一個葫蘆,這真是意外之喜。

眾仙就此等待葫蘆成熟。

轉眼百年歲月過去,葫蘆藤終於成熟。

一時紫光大放,遮住其他六個葫蘆的光芒,正是後世讓猴子吃了苦頭的紫金紅葫蘆,

老子心神一動,直感覺此物與自己有緣,隨即上前摘下,

不一會其他葫蘆也紛紛成熟,

紅雲摘了紅色葫蘆,後來裝上散魂紅沙煉成九九散魄葫蘆,可散人魂魄,端的是歹毒無比。

元始摘了藍色葫蘆煉製成玉虛寶盒,可消人肉身,裝進去一時三刻便教爾化作虛無。

通天拿下水火葫蘆,內裝兩頭水火麒麟,後來化為了兩個童子伴隨左右。

太一摘下黃色葫蘆,以大巫精魄煉成斬仙葫蘆,後世封神之戰陸壓一聲“請寶貝轉身”叫群仙聞風喪膽。

女媧用金色葫蘆煉成招妖幡,迷惑帝辛的軒轅墳三妖正是由此幡所召。

正當眾人等待最後一個葫蘆出世時,葫蘆藤卻突然枯萎,最後一個黑色葫蘆在還未成熟時便落地了。

“這……”

眾人犯難了,若是把這未成熟的葫蘆給張掖,傳出去難免落得一個以大欺小的名聲。

正當眾人犯難之際,

元始有些難為情,但還是站出來對著張掖道:

“不若將這葫蘆與你,葫蘆藤也讓你拿去,小友可願”

在場的眾仙來看,這葫蘆冇熟,最後最多煉個品級不高的上品先天靈寶,和極品先天靈寶差遠了

而那葫蘆藤更是已經枯萎,無什大用了

張掖神色淡然上前一步拱手行禮

“多謝各位前輩慷慨,晚輩自是無甚意見”。

眾仙皆道:“善”

彆看張掖表麵上淡定,實則內心早已樂開了花,

你道是為何?這最後一個葫蘆的功用雖然尚且不知,但這葫蘆藤可是牽扯到後世一樁大功德之事,

卻說女媧造人時便是用這先天葫蘆藤攪拌息壤,也是用這先天葫蘆藤造下人族,

這葫蘆藤因得了一成造人功德成了後天功德至寶,攻伐之力比肩極品先天靈寶,對人族的威懾力甚至大於先天至寶

張掖上前收了葫蘆藤和葫蘆,隨後眾仙紛紛離去。

正當三清轉身也要離去時,張掖上前一步叫住三清道:

“三位前輩且慢”

三清轉過身來,通天開口曰:“小友還有何事”。

“晚輩出世後一直苦於前路難行,大道難尋,今見得前輩乃道法高深的大神通者,乞望前輩垂憐,收我為徒”。

說著神色肅穆,向元始大拜而下

張掖此次拜師不是心血來潮,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雖然以自己的跟腳不說混元,但是成就準聖還是可以的,但是自己出世太晚,和第一批先天神聖已經有了差距

未來又是聖人的時代,若不找個靠山必定是混不下去的,還有比未來的聖人更穩的靠山嗎?

女媧不立大教,不收門徒,

西方太窮,而且修道不就是修個逍遙嗎,遁入空門,斷絕**,這道還不如不修

三清便成了最好的選擇

隻是太清收徒要求太高,後世也隻有玄都**師一個親傳弟子

通天倒是有教無類,隻是一想到後世的封神大戰,張掖就打個寒顫,太危險了

雖然封神之後闡教也元氣大傷,但冇一個闡教門人有性命之憂

雖然元始的收徒要求也高,但不是張掖自誇,自己這跟腳若不是出世太晚,紫霄宮也當有自己一席之地

就是紫霄宮中大部分也都是中品先天神魔

言歸正傳,元始聽到張掖要拜師

先是一愣,隨後就心動了,看了看旁邊的老子和通天

現在收的徒弟可不是成聖收的徒弟,成聖後大道之基已成,自己傳自己的道統

但現在收的徒弟那是三清首徒,可以說是玄門三代首徒,自然該問過老子通天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