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崙山玄元峰玄元殿中

此時張掖正坐在主座,下方是身子微微前傾,頭稍稍低下的夫諸

“夫諸,吾曾說過,若有朝一日爾能入太乙,便收汝為弟子”

底下的夫諸頓時激動了起來,這一刻他等了數萬年了,雖然很激動,但還是剋製住

張掖微微一笑:

“自今日起,爾便是吾座下首徒”

夫諸終於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莊重的三拜九叩:

“弟子夫諸,拜見師尊,多謝師尊垂憐”

“起來吧,爾為吾門下首徒,當勤加修煉,不可墮吾崑崙三清一脈的威名”

說著拿出了三十六顆定海神珠

“這是三十六顆定海神珠,分屬極品先天靈寶,每一顆珠子都相當於一個小千世界,便賜予你防身護道”

“多謝師尊”夫諸也冇有以前拘謹,直接拿了靈寶

張掖見此讚許的點了點頭

這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本來是想用鴻蒙量天尺開辟三十六諸天的,隻是當張掖拿到鴻蒙量天尺的時候就改變主意了

鴻蒙量天尺,後天第一攻伐至寶,論攻伐之力不比盤古幡差,更是殺人不沾因果,練了三十六諸天有點浪費

不沾因果是什麼意思呢?

洪荒之中殺人就有因果,若是氣運功德足夠強大也可壓下,若是冇有功德鎮壓總有一天要被因果反噬遭劫,而且殺有功德之人也會有業力,

但是用鴻蒙量天尺就冇有任何問題了,這簡直是居家旅行,殺人滅口,必備神器啊

有了鴻蒙量天尺的張掖對定海神珠也就可有可無了

恰好夫諸是兆水之獸,三十六顆定海神珠交給他正好

“走,吾帶你去拜見你師祖他們”

當張掖來到三清宮時,三清宮的大門早已打開,張掖也不覺得的奇怪,直接走了進去

“弟子收得一徒弟,帶來拜見師尊”張掖向元始天尊拜了拜道

“弟子夫諸拜見師祖”夫諸直接拜下

“起來吧,下品先天神魔跟腳,不錯不錯”

元始天尊也很高興,大羅以上強者已經超脫時空,近乎不死不滅,這等存在所求的就隻有三點

一是自身大道之路更進一步,大道之行無窮無儘,這是一條冇有儘頭的道路,他們能做的隻是不停的前進

再就是道統的發揚光大了,尤其是三清和西方二人組,這五位都是要立下道統教化眾生的

這最後就是麪皮了,早期可以不用在意這些東西,隻要壯大幾身即可,但是到了後期形象就很有必要了

後世佛門為什麼大興?還不是因為麵子工程做得好,

道尊隻用三尺泥塑,佛陀卻要六丈金身

一個金身,一個泥塑,給你你信誰?

這就跟後世的資本家一樣,資本的原始積累總是血腥的,後期就會慢慢洗白自己,做些慈善,一躍蛻變為慈善家

“師尊,弟子還有一事煩勞師尊”張掖說著拿出了在瀛洲找到的時間輪盤

“此為時間輪盤,乃是弟子………”

張掖一五一十的將得到時間輪盤的過程說了出來,最後才說:

“弟子擔心那時間魔神有什麼後手,煩請師尊看看”

元始此時心中極其震驚,這徒弟的氣運也太強大了吧!

自己自道魔之時化形,無儘歲月也隻得到了三寶玉如意,和藍色葫蘆煉製的玉虛寶盒兩件極品先天靈寶,其他的都是鴻鈞老祖給的

可這個弟子呢?先天葫蘆藤成了後天功德至寶,吞天葫蘆成了極品先天靈寶,混沌靈石煉成了破軍

再加上鴻鈞給的乾坤鼎。自己兄弟三人給的靈寶,還有眼前的時間輪盤

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這小子有兩件先天至寶,五件極品先天靈寶,比他的身家還要豐厚(定海神珠給夫諸了)

隻是元始天尊不知道的是張掖還有一個上品先天靈寶的池子,一池子三光神水和蓮花,以及鴻蒙量天尺

這再算一算,三件先天至寶,六件極品先天靈寶,這都是張掖多年的努力

元始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張掖欲言又止,

張掖不明所以,隻能繼續看著元始

元始輕輕一歎,也不再多說什麼,看向張掖手中的時間輪盤

“咦?”

元始彷彿發現了什麼似的,手輕輕一招,時間輪盤便向元始天尊飛去

元始閉上眼仔細感知,半晌才睜開眼睛

“汝倒是個福緣深厚的,這時間輪盤不光冇有危險,其中還有一份機緣”

張掖聞聽大喜:“多謝師尊”

隨後帶著夫諸去見過了老子和通天,老子和通天也是一陣勉勵不提

隨後張掖帶著夫諸回了玄元峰

“爾可於玄元峰周圍任選一峰為道場”

吩咐完夫諸,張掖便回了玄元殿,開始了煉化靈寶之路

三千年過去,張掖已經初步煉化了時間輪盤以外的所有靈寶

時光飛逝,日月輪轉,又是一千年

這日,張掖終於初步煉化了時間輪盤

一股龐大的資訊出現在張掖的腦海中,赫然是時間魔神的傳承

張掖很快沉迷了進去,遨遊在時間大道中

時光的力量太過可怖,更何況是一條完整的時間大道,張掖隻能慢慢梳理慢慢接收

時光是洪荒中的禁忌力量,縱觀洪荒史詩,掌握時間力量的也隻有燭九陰一個,這還是繼承的盤古的遺澤

而自今日起,洪荒又將迎來一個新的時間秩序的掌控者

這是一條完整的純粹的時間法則,冇有神通功法,是時辰臨死前用最後的力氣儲存下來的

如果說楊眉給的空間種子可以讓人直達大羅,那麼時辰的這條法則便是一條直通混元的康莊大道

張掖陷入了對時間法則的悟道之中,很快就領悟了一分時間法則

洪荒時間不值錢,轉眼又是三千年,

這三千年張掖隻是接受傳承,參悟時間法則,

這日,張掖終於梳理完了時間大道,他的時間法則也和空間法則平齊,同樣領悟了四分

仔細看去,他的左眼構建出銀色的漩渦,其中彷彿有無量的空間風暴,右眼呈紫色,深邃神秘,裡麵有歲月在輪轉

時間法則與空間法則相輔相成,構建時空法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