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荏苒,日月輪轉。

張掖再一次隨著三清來到了世界薄膜處,隻是如今的張掖不再需要太清老子的護持了,

女媧早已在此等候,隨著時間的推移,大神通者紛紛來臨,互相見禮過後

隻見女媧舉起紅繡球向混沌中一點砸去,刹那間混沌之氣被打亂,地火水風肆虐,造化法則在不停的梳理地火水風

女媧不停的砸下紅繡球,又不停的用造化法則梳理地火水風

終有一日,女媧停了下來,紅繡球化作一道流光回到了女媧的手中,而眼前的世界雛形也有了頂級中千世界的規模,

隨後她祭起山河社稷圖定住地火水風,世界雛形開始慢慢演化

清氣上升為天,濁氣下降為地,隨著造化法則拂過眼前剛開辟的世界,一座座山脈拔地而起,一天天川河蜿蜒曲折

花草樹木破土而出,隨後以極快的速度長成,女媧看著眼前的世界滿意的點點頭

其餘眾先天神聖也各有所得。

女媧轉頭看向眾大能:“各位道友便隨吾進媧皇天吧!”

眾人齊聲曰“善”。

且不提這邊女媧在講道,在人族那邊發生了一件大事。

“皇天還冇出關嗎?”

一處山洞外,南詔問向兩個守衛,人族經過三千年的繁衍生息,

如今人數已經突破千萬,這還是因為有猛獸和饑餓的限製,這兩個守衛正是第一代人族的後裔。

除了第一代人族,後麵新生的人不免失去仙體,淪為凡俗。

“見過族長,皇天老祖還未出關”山洞外的兩個守衛行禮道

就在南詔準備轉身離去時,那個形似張掖也就是皇天從山洞中走出來

他首先開口道:“族長,這三千年吾悟出了屬於人族的修煉法”

南詔聞言大喜,而人族三祖也化作流光來到了山洞口,有巢氏急忙問道:

“大兄所言當真?”

而這時候洞口的守衛也終於回過神來,慌忙拜倒:“見過皇天老祖,見過三祖”

南詔擺擺手讓他們下去,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皇天。

“吾用三千載悟得人族之道,吾謂之武道。”

三祖齊齊拱手:“還請大兄演示一番。”

由於是功德成道,三祖的戰力在同階中可謂是墊底,就是遇到厲害的太乙雖然不會隕落,但也打不過。

皇天點點頭向前一步,開始演練。

“取天地元氣,萬物精魄以補己身,藉以成就不漏之軀,吾謂之補身境,成之壽百歲。”

說完一股天地靈氣以一種神奇的路線進入皇天體內。

“以天地靈氣凝三魂七魄為一體,成就本魂,吾謂之凝魂境,成之壽五百。”

“悟武道真意,成自我意誌,吾謂之武意境,成之壽千歲,吾之武意為人道昌隆。”

說完,一股龐大的意誌從皇天身體周圍蔓延,三祖及南詔隻感覺此時他們麵對的是整個人族,一片片畫麵出現在他們麵前。

有人采摘野果,有人狩獵野獸,有孩童嬉戲,有老人在給年輕人傳授自己的經驗,還有一群人圍著篝火跳舞歌唱。

“偉力歸於自身,魂肉意融為一體,既成合體境,合體壽三千年。”

皇天身上的武道真意和血肉靈魂融為一體,南詔三人隻感覺眼前的皇天好像更完整、更強大了。

“人之始生,源於精血,食百味而汙己身,當洗滌身體,化後天為先天,此境為先天境,比肩散仙,壽八千載”。

“褪去凡軀,凝鍊神體,可謂之蛻凡境,此境界比肩天仙,壽萬載”。

他的身體綻放一道道神光,原本的先天之體體轉化為神體。

“開辟人體十二萬九千六百竅穴,即是開竅境,與玄仙相對,壽三萬載”。

皇天繼續演示,隻見他身軀之上泛起一道道光點,直至有了十二萬九千六百個光點從皇天身上浮現。

“武道真意化為種子,開花結果,化為法相,此謂之法相境,與真仙對應,壽五萬載”。

一個巨人在皇天身後浮現,看那巨人身高萬丈,麵容堅毅,身穿獸皮,身軀刻有人道昌隆之景”。

“天地為爐,造化為功,陰陽做碳,心火燃燒,鑄就不滅金身,此之謂金身境,與金仙比肩,壽八萬載”,

皇天神軀上散發出淡淡的金色熒光,彷彿肉身是由金鐵鑄就的一般。

“法相構連天地,天人合一,以己心代天心,自成一方領域,此為天人境界,比肩太乙,壽一元會十二萬九千六百載”。

皇天方圓萬裡改天換地,其中老人頤養天年,孩童膝下承歡,男人建造建築,女人縫製獸衣,

一切看起來是如此的和諧美滿,隻是這其中暗藏的殺機卻是讓三祖和南詔如芒在背。

“超脫於時空之外,神軀金身橫渡時空長河,成就無量之境,可與大羅爭鋒,此境壽無量,與天地同存,日月同更”。

隻見皇天遁破虛空而去,跨入時空長河之中,皇天凝視著時空長河,隨後河底的真靈漂浮起來,與皇天相結合,他以神軀橫跨時空長河而過。

“以無量之土壤,孕育神通之術,凝結屬於自己的神通,此為神通境,比肩準聖。”

一股法則的波動從皇天身上傳出,這是開天以來從未出現過的法則,是屬於人族自己的法則,稱之為人道法則。

皇天就此入神通初期之境。

幸好此時天地間的準聖大能都在媧皇天聽道,不然見到一個剛誕生三千年的種族竟是誕生出一名準聖,三尊大羅恐怕會生出檢視一番人族的心思

南詔和三祖在旁邊看的眼中異彩連連。

洪荒中亦有無數大能在注視著人族,隻是聽到後麵的壽命限製就失去了興趣,

要知道,仙道天仙便能活一個元會,而武道比肩太乙的天人境才能活到這個歲數。

“此為獨屬吾人族的武道,可為吾人族披荊斬棘,護我人族萬世昌隆。”皇天斬釘截鐵道

三祖齊聲道:“大兄驚才豔豔,吾等無愧不如”

皇天又向南詔道:

“吾欲建立人族聖地,挑選武道天才悉心培養,以防萬一,三祖也入聖地,族長以為如何?”

南詔略微思考一會便答應了,

如果一個種族將所有的力量都放在明麵上,那麼這個種族便離滅絕不遠了

自此,人族聖地悄然在東海盛開,誰也不知道這個人族聖地日後會給洪荒萬族帶來多大的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