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山腳下,一青衫上繡有紫色道紋的的青年男子正在抬頭望向山頂

其眼中似有星辰流轉,日月輪休。深邃神秘,又似乎平平無奇,渾濁不堪

這正是從東海而來的張掖

東海之行讓張掖滿載而歸,如今他要完成這次下山最後一個目標了

周山,在張掖還是太乙的時候就登過,隻是未登頂,此次前來便是完成上次未完成之事

故地重遊自是不一樣的心境,風雷洞依舊在那裡,好似一切都冇有變過,

他就像四處遊曆的遊子回家一般,在外的廝殺與謀劃所帶來的疲倦一掃而空,彷彿回到了母親的懷抱一般溫暖

這些年他抓住一切機會發育,由最初的中品先天魔神橫跨兩個階層達到頂級先天魔神,修為也達到了大羅中期

在整個洪荒之中也算是一方大能了

再登周山雖然比第一次要輕鬆,但是他卻比上次更慢了,一路邊走邊體悟周山的道韻,體會盤古大神的道

隨著張掖越來越高,他感受到了周山的律動,一股浩大磅礴的氣勢直衝他的心靈,他彷彿看到了盤古不屈的意誌,

一道充滿著蠻荒與古老的聲音好像跨越時空長河而來,在他的耳邊呢喃,將其帶入一種古老與浩大的意境中

這一刻的他彷彿就是周山,屹立天地之間,俯瞰洪荒萬靈,坐看時光流轉,歲月悠長

就在張掖要更深的體味其中奧妙時,突然被驚醒,

張掖往識海一看,卻見鴻蒙量天尺在攪動,隻見他的識海中亂成了一鍋粥

其中地火水風無序,五行之氣混亂,九宮八卦顛倒

原是鴻蒙量天尺察覺到張掖有危險,寶物有靈,自動護主

張掖回想起剛纔的事情,嚇得驚起一身冷汗

“幸好被鴻蒙量天尺驚醒,不然迷失在周山的浩瀚宏大之中,隻怕自己會與周山融合在一起,化道而去,以後隻能成為周山的守山人”

“不過禍兮福之所倚,這一感悟卻是讓我法力更加厚重,元神也更加穩固”

經過周山的洗煉,張掖整個人都變的厚重了,不多時,他便來到了上次來到的地方,

初登周山,就是在此處折戟而歸,那一次他到這裡時神魔之軀都被壓的破裂,這一次卻隻感覺到淡淡的壓力,如今張掖的神魔之軀已經可以比肩太乙大圓滿的蚩尤了

張掖也不停留,繼續前進,隨著威壓的增加,他也一步步堅定的往上爬

不知過了多少歲月,張掖下意識的邁出腳步,腳下卻是一空,原來不知不覺他已到了山頂

周山,又稱天柱,上聯天穹,下接九幽

站在周山之上,九天罡風吹動張掖的衣衫獵獵作響,世界薄膜觸手可及

運起神目向下看去,洪荒天地儘收眼底,真真是: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

了卻上次未登頂的遺憾,張掖直感覺整個靈魂都得到了昇華,道心更加通透,

下山途中也不急不緩,雖然周山冇有什麼他看的上的,但是沿途的風景也是一種感悟

張掖來到山腳時遇見了一個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人,

眼前之人容貌秀麗,如明珠般熠熠生輝,雍容之態萬千,他不敢怠慢,上前行禮道:

“見過女媧師叔”

女媧放空心神,在洪荒大地上漫無目的的晃盪,以此尋找成聖之路,卻不想遇到了張掖

“是玄元啊,三位師兄可還安好?”

女媧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內心是震驚且難以置信的,隻是身為師叔,不好在小輩麵前失態

“冇看錯吧,這玄元如今竟是頂級先天魔神跟腳,比之她更勝一籌”

“回稟師叔,師尊他們安好,每日思索證道混元之法”玄元恭敬道

女媧聞言歎一口氣道

“混元之路漫漫,道阻且長,吾雖有鴻蒙紫氣,但這多年也隻有了一點頭緒,”

張掖聞此眼前一亮,暗道一聲“功德來了”

“請師叔賜教”

女媧抬起一張帶有威嚴卻又驚鴻豔豔的臉,美眸看了張掖一眼

“也罷,正好閒來無事,吾便為爾演化一番,能悟得多少全看汝的悟性”

女媧拿出一顆種子,隨後一股造化法則的道韻瀰漫在這一方天地,隻見那種子隨著造化之力抽出了芽,又極速的長成巨木,又開花、結果、果落,枯萎

張掖對造化法則不陌生,他的造化神雷便是造化法則和雷霆法則融合的產物,如今他對造化法則的領悟也隻差臨門一腳

通過女媧的演道,張掖的造化法則也自然而然的領悟了一分

女媧自得的說:“如何”

張掖自然各種讚美之詞不要錢的往上堆,什麼功參造化,生死由心,絕代風華之類的詞都有

“隻是”兩個字吸引了女媧的注意力

“隻是什麼?”女媧不禁問道

“隻是這種子本是活物,就算冇有師叔的造化之力終有一日也能發芽長成”

“不知師叔能否用冇有生機之物創出生命?”

“這……”

女媧犯難了,用冇有生機之物創造生靈女媧自然也是試過的,隻是都失敗了,不說靈魂的問題,就是血肉之軀也缺不了生命精氣啊

張掖彷彿知道女媧的想法,接著又道

“凡俗之物自然不行,不如師叔嘗試用三光神水和九天息壤”

“九天息壤吾倒是有,隻是三光神水………”女媧為難道

“晚輩手中正好有三光神水,還請師叔放手施為”

女媧拿出九天息壤點頭稱“善”

張掖在一邊祭起乾坤鼎煉化九天息壤和三光神水,而女媧則是思考要造出個什麼生命

忽然,女媧看了看張掖,又看了看自己,展顏一笑,好像想到了什麼

隻見她拿起由三光神水和九天息壤和的泥,

不一會,一個和張掖有七分相像的男子和一個和女媧七分相像的女子,兩個泥人出現在了張掖麵前

一陣造化法則之力注入,兩個泥人竟漸漸的活了過來

女媧也陷入了悟道之中,她重複的捏了一個又一個泥人,又不知疲倦的往其中注入造化法則

隨著一個個泥人成活,一股造化法則之力的道韻開始籠罩周山方圓萬裡,天地之間的造化法則都被這一股道韻溝通,

無數大神通者都被這一股道韻所吸引,向此處投來了目光

此時女媧上空慢慢凝聚起了一片功德金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