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張掖再次醒來的時候赫然發現他的修為成了準聖

張掖此時懵逼的站在一片荒蕪的黑色大地之上,感受著自己的修為一時有點無法接受

“這是什麼情況,我怎麼就準聖了?”

他向前一步,欲要探索此地,卻發現自己的力量極速削弱,一直掉到初入大羅

“這個地方有古怪,是一片時間的禁地”

張掖發現此地的時間有古怪,剛開始是未來的他,現在是過去的他

“糟了”

張掖突然想到他如果被困此地時間長了外界怎麼辦?

冇有葫蘆藤和乾坤鼎女媧無法造人成聖,就不會有聖人的存在,還有巫妖之戰

必須早點回去

“隻是此地不能亂走,萬一把時間倒退回我還未化形的時候那就涼了”

“時間為尊,空間為王,若是用空間法則不知能否穿越這片地界”

“試試吧,總比在這兒困死的好”

想完也不遲疑,運起空間法則一步踏出,有了空間法則的加成咫尺天涯何止百萬裡

下一刻,張掖竟出現在了一個山洞之中,這山洞環境與外界一般無二,都是黑色的色調,其中央有一個充滿裂紋的銀色輪盤

“本以為是老友,卻冇想到是個小友”一道聲音突然出現在這個山洞,迴響不停傳入張掖耳中

張掖第一時間將自己全副武裝,隻見他兩根五方旗環繞,三十六顆定海神珠在右掌中翻滾,左手悄然握住了通天交給他的玉符,腰間還掛了個吞天葫蘆,做好準備後才問道:

“何方前輩在與晚輩開玩笑”

“哈哈哈,真是有意思的小輩,”話音剛落,隻見那銀盤上浮現一道人影

那人影是青年模樣,麵容妖異魅惑,一襲銀髮披肩,此刻正笑吟吟的看著張掖

張掖冇有放鬆戒備,謹慎的看著銀髮青年道:

“在下崑崙山元始天尊座下玄元子,敢問前輩怎麼稱呼”

銀髮男子對此也不惱怒,繼續笑吟吟道:

“本尊時辰”

張掖一瞬間隻感覺頭皮發麻,自己運氣這麼好的嗎?上次遇到了楊眉,這次遇到了時間魔神時辰!

有這運氣為啥出門冇撿先天靈寶呢?

“汝不必擔心,吾早已歸墟,如今隻剩一道執念而已,藉以時間輪盤方能存世”

彷彿感受到了張掖的緊張,時辰又解釋道

“觀爾身上空間法則,想必吾那老友還尚存於世”

張掖沉默不語,誰知道這時辰與楊眉是否有仇

而時辰也不在意,繼續道:“爾既來此,便是有緣,這時間輪盤便留於汝吧”

張掖卻不接招:“時間輪盤乃前輩靈寶,晚輩怎敢覬覦?”

鬼知道眼前這個時辰是不是真是個執念,萬一是個殘魂想要奪舍呢?

時辰啞然失笑,感歎到:“若吾當年也有汝這般謹慎隻怕也不會身死道消了”

“好了,吾這道執念即將消逝,這時間輪盤雖然碎裂,但還是位列先天至寶,爾想拿便拿去,不想要就放在這兒吧!”

時辰說完便化作光點慢慢散去

看到時辰化作光點散去,張掖還是冇有放鬆警惕

他上前催動乾坤鼎將時間輪盤收了進去,打算回去後讓三清成聖後看看

就在張掖收走時間輪盤後,這片地界中的時間法則之力也慢慢消散,漆黑的土地漸漸下沉,漸漸露出了湛藍色的海麵

就在這片土地完全下沉之後,張掖突然發現了虛空中的陣法波動

“不出意外的話,此處定是瀛洲,方丈中的一個”張掖驚喜道

張掖盤坐於此三百年方纔破了此陣,

隻見他腳下變化莫測,每一步都踩在特定的位置,正是按照天地紋路而踏

不一會,張掖便消失在了原地,進入了先天大陣之中,他眼前景色一轉

赫然變成了一片仙家福地之處,隻見其中仙禽異獸遍地,參娃芝馬到處亂跑,神材仙料應有儘有

其入口處上書天道道紋:瀛洲

“怪不得無數年來冇有人找的到瀛洲,冇想到是被時間輪盤所遮擋,若不是我得了楊眉的傳承,隻怕都來不到此處”

張掖似乎有所察覺,抬頭一看,赫然發現原本的迷霧也在消散,

他瞳孔一縮,也顧不得這些靈藥仙材,運起咫尺天涯就往島深處而去

“看這迷霧消散的速度也就在三天內,必須在三天內搜完瀛洲島”張掖暗道

張掖一路用空間法則趕路,隻見他的身形在空間中閃爍,還不忘收取一些罕見的靈材靈藥

他一路直到瀛洲中心,見到一個三丈方圓的池子,

其中央開一株十二品白蓮,白蓮周圍圍繞九品白蓮三株,六品白蓮六株,三品白蓮九株

張掖露出了笑容,

“果然,後世傳說冇錯,這兒果然有十二品淨世白蓮還有三光神水”

“隻是可惜冇有找到鴻蒙量天尺”

三光神水在洪荒中有第一神水之稱,由日光神水,月光神水和星光神水組成,

日光神水,消磨血精骨肉,月光神水,腐蝕元神魂魄,星光神水,吞解真靈識念,

單獨一個乃是天道之下一等一的劇毒之物,但是合起來就是天道之下最好的療傷聖物

生死人,肉白骨都是等閒,隻要不是被人將真靈抹去都能複活

張掖一看這池子竟也是一件先天靈寶,顧不得檢視,在其上留下一絲元神收入識海便飛速遁走

張掖剛走,便看到一道道流光落至道上,觀其氣息足足有三十位大羅

在遠方看著他們互相對峙的張掖露出了得逞的笑容:“還好跑的快”

正當張掖轉身準備走的時候,他的身後傳來一道輕飄飄帶有戲謔的聲音

“道友這是急著去哪啊?不如將剛剛在仙島中得到的寶物分一分如何?”

張掖聞言回頭戒備的看著一處虛空,隻見下一刻那虛空中忽然浮現出一道人影來

那人影一身麻衣,鶴髮童顏,看起來一副有道全真模樣,此刻整個笑吟吟的看著張掖

張掖一看,感知此人隻是大羅圓滿修為,心中鬆了一口氣道

“道友說笑了,貧道並未去過什麼仙島”

那人歎了一口氣道:“看來道友是不準備與吾分享仙島所得了”

下一刻,那人忽然翻臉,一道拂塵帶著火之法則向著張掖抽來,抽碎了張掖的身體,隻是道人並未放下手中拂塵

張掖的身形卻突然出現在另一處虛空,剛纔抽碎的身形赫然是張掖的虛影

這拂塵乃是中品先天靈寶,再加上其上的火之法則,抽在張掖身上隻怕會即刻喪失還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