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又過了多久,天地間又傳來道音

“今三元會已過,紫霄宮二講即將開始,有緣者皆可來聽”。

張掖再次醒過來已然是開頂上三花,凝胸中五氣,成就太乙之境。

金仙凝聚一點不朽神性,肉身不死不滅。

太乙開三花,凝五氣,靈魂不死

大羅者,諸天唯一,自我真我皆歸本我,時空不朽,永恒不滅

所有先天神魔剛出生最多就是太乙巔峰,因為大羅已經踏上了道,

大羅這個層次就算身隕也會在未來某一時間段重新歸來。

當然,混沌神魔除外,畢竟他們都是伴道而生,天生就擁有一條大道的存在。所以他們起步就是混元大羅。

張掖感覺到了化形的契機

這一日,周山腳下一洞天中萬丈虹光拔地而起,一陣陣道音響徹這一方洞天,

天花亂墜,地湧金蓮,五光十色映照大千,這是天道對先天神魔出世感到欣喜。

在道音瀰漫中,一身著青袍,身高八尺,容貌清秀的青年男子從一片混沌色光芒中走出。

先天神魔都是天道的寵兒,出世卻是不會有雷劫降臨。

張掖神識一掃,在洞天深處發現了一處禁製。身形移形換影般從原地消失,

當張掖出現在那道禁製前時,那禁製便如冰雪遇烈陽般消融,露出了一尊青色的四足方鼎

張掖伸手一招,那鼎便滴溜溜的飛了過來,仔細一感知,不由露出了笑容。

“好寶貝”

這是他的伴生靈寶,青木鼎,中品先天靈寶,可煉丹煉器,亦可置於頭頂防禦。

可以說是一個極為全能的靈寶了,隻是攻伐之力差了些。

伴生靈寶顧名思義,可以說是和主人一同出生的,煉化起來自然十分快捷

二十四道禁製,是最頂級的中品先天靈寶了。

靈寶分屬先天後天,先天靈寶不必多提,

後天靈寶威力主要看禁製、材料還有煉製後天靈寶的人

一到十二層禁製爲下品靈寶,十三到二十四層禁製爲中品靈寶,二十四到三十六層禁製爲上品靈寶,三十六到四十八為極品靈寶,四十九層禁製爲至寶

先天和後天的區彆則是前者禁製由天地生成,後者由人為煉成。

洪荒不計年,轉眼又是八百年歲月

這日的張掖鞏固了自己太乙後期的修為,煉化青木鼎後靜極思動,就想去遊曆一番

出了洞天,張掖思量片刻,拂袖斬下一方巨石,

上書道文曰“風雷洞”

出了風雷洞,張掖便看到了一尊巍峨矗立在眼前,不知其高,不知其寬

立於天地之間,上接九重,下連九幽,正是天柱—周山

張掖被這座山的磅礴氣勢攝住了心神,許久纔回過神來,

不禁心生萬丈豪情

“吾張掖洪荒之路當從周山而始”

“來一趟洪荒,若不爬爬周山豈不是白來一遭”。說罷便邁開腳步向周山而去

這周山是盤古大神脊柱所化,自帶盤古威壓,自然不是那麼好登的,

但張掖好歹也是先天神魔,隻是山腳自然攔不住他,

一路上遇到的靈藥仙材張掖都是犁地而過

“反正共工撞了周山後就什麼都冇了,我這是幫他們緊急避險”。張掖如是想到

隨著越往上爬,威壓越是厚重,等到半山腰時張掖感到彷彿一方世界壓在了身上,即使太乙修為也感到了壓力

半山腰光禿禿一片,冇有任何靈藥仙材,隻有一股蠻荒厚重的氣勢壓的人喘不過氣

張掖行至山腰,突然察覺到前方靈光閃爍,似是有寶物出世,急忙趕至前去,

張掖剛到便察覺到一座先天大陣籠罩,若不是裡麵的寶物即將出世,以張掖的修為定然不可能發現。

隨即盤坐於陣前開始推演

……

五百年過去,

這一日張掖張開了雙眸,耗費五百年歲月終究是煉化了這座大陣

“此為先天遮掩大陣,是大多數靈根靈寶的守護大陣,偏於隱匿防禦,”

站起身來向陣中走去,眼前本來無一物的空地突然出現了一方洞天,

其中有一根芭蕉樹,上結四片葉子,隻是尚未成熟,通體四彩,地火水風圍繞,混沌之氣氤氳,正是那十大極品先天靈根之一的芭蕉樹。

張掖歎息曰:“若不是生長於周山上,你也可能誕生靈智,成為一尊大能吧”。

周山的威壓極強,這也導致了周山上不可能誕生有靈智的生靈,就是張掖也是從後世來的靈魂。

現在擺在張掖麵前的隻有三條路,一是摘走未成熟的芭蕉葉,二是等待芭蕉葉成熟,三是連根挖走。

不過聯想後世的傳說中芭蕉葉分彆落在了冥河老祖和太清老子的手上,第二條路就完全否決了。

連根挖走又冇環境培養,不過摘生的又太過暴殄天物。

挖走冇地方種,被人發現容易遭劫。

“那就砍了帶走,種不活就不種了”。

思慮罷的張掖也不再遲疑,劍指一揮,一道青色的劍氣迸發,向著芭蕉樹根斬去。

隻聽的一陣金鐵鏗鏘聲傳來,張掖定睛一看自己一道劍指竟然在芭蕉樹根上隻留下了一道淺印,連皮都冇破。

“咦”,張掖露出驚容

“難怪準提用自己的本體煉製成道之寶,固然有西方貧瘠的原因,隻怕那本體也是十分堅韌”張掖自語。

隨即祭起青木鼎運起渾身法力,攜萬鈞之力向芭蕉樹攻伐而去,隻聽一聲轟鳴,刹那間天地一片寂靜,失去顏色

伴隨著一聲悲鳴,隻聽得“哢嚓”一聲,先天靈根芭蕉樹…斷了。

與此同時,坐於紫霄宮中的太清老子和冥河卻是心神一驚,從悟道中醒來。隻感覺有屬於自己的什麼東西消逝不見

有心查詢一番,隻是正在聽道,不好分心

隻得端坐蒲團,謹守靈台,再次沉迷於道音之中

而在周山上的張掖又遇到了新的麻煩,

在與芭蕉樹最後的碰撞中,先天芭蕉樹雖然被擊斷,但是戰鬥的餘波仍然擊傷了張掖

此時的張掖衣衫破碎,散發著青光的仙血從七竅流出,神魔之軀上瀰漫著一道道可怖的裂紋

張掖不敢怠慢,急忙盤坐下療傷,有先天大陣在倒也不必擔心安全

又是三百年過去,

“不虧,不虧啊,這波血賺”

不光得到了芭蕉樹,還讓身軀破後而立,如今已然不比下品先天靈寶差多少了

收拾完後的張掖又踏上了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