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遊曆洪荒,張掖感覺變了好多

一路上洪荒到處都有生靈廝殺,他們有的殺紅了眼,連自己同族都一起屠殺,不分老幼

張掖一路走過到處都是皚皚屍骨,許多生靈露屍野外,一團團怨氣盤旋於靈魂之上,將原本純潔的靈魂染的漆黑。

此時輪迴未開,靈魂不得轉世,自然有許多修士吸取生靈靈魂提升修為,張掖遇到這些修士一概打殺,毫不姑息

空氣中除了靈氣還有一股淡淡的令人生起暴虐的氣息

張掖的眼神越發凝重了,

“巫妖僅僅第一次大戰劫氣便如此濃鬱了嗎?”

看著那些靈魂張掖心有不忍

“唉,也不知道後世的《度人經》有冇有用,姑且為爾等試上一試吧”

隨即張掖口中念出一段經文

昔於始青天中,碧落空歌,大浮黎土,受元始度人無量上品。

元始天尊,當說是經,週迴十過,以召十方,始當詣座。天真大神,上聖高尊,妙行真人,無鞅數眾,乘空而來。

…………

隨著張掖口誦真經,那些怨靈身上的怨氣竟然漸漸化作黑煙散去

張掖心中一喜“有用”

隨即聲音更加浩瀚宏大,隨著一絲絲黑氣從靈魂中散出,天上凝起一片金色的功德金雲

隨著被度化的靈魂越多,天上的功德也越多

終於,經過張掖三百年的不停誦經下,這一片的靈魂也儘數被度化,

天上的功德金雲也適時落下遁入張掖元神中,凝聚出了一層功德金輪

“多謝大仙”所有靈魂齊聲拜道

“爾等肉身已毀,不若先跟著吾,待日後輪迴開辟,吾再送爾等輪迴”

就在張掖說出輪迴二字時,天上響起一道驚雷,這是天道警告

“全憑仙長決斷”眾靈魂又拜道

於是,張掖一路遊曆,一路度化怨靈。張掖的上空時不時出現一片功德金雲,就這樣過了千年

這一日,張掖剛度化完靈魂,開始凝聚第三層的功德金輪

功德金輪由功德凝聚,凝聚成功後萬法不侵,諸邪避退,兼有淨化,去邪之功效

一到三層功德金輪可媲美防禦型下品靈寶,四到六層可媲美中品靈寶,七到九層媲美上品靈寶,十層和十一層則媲美極品靈寶,而十二層功德金輪更是可以媲美至寶

然而這些都不是張掖看中的,打殺有大功德之人會受到天罰,有了足夠的功德就相當於有了免死金牌

當張掖成功凝聚第三層功德金輪,卻看到遠處一男一女兩個生靈正在極速向張掖這個方向飛來

張掖凝神一看,赫然是一男一女被四個人追殺

那一男一女都是青年模樣,男的金仙中期修為,女的卻隻有玄仙修為

而後麵追殺的四個人三男一女,三男中一人老者模樣,兩人中年模樣,那個女人外表卻是一個美婦

這一行人三個金仙中期,一個金仙圓滿

張掖見此本想離開,因為這樣的事情他見的太多了,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貿然插手一樁因果是不明智的行為

卻不曾想後麵追殺的四人中的老者指向張掖對身邊的兩箇中年人使了個眼色

那兩箇中年人點點頭,直衝張掖而來,

張掖見此輕歎一聲:

“眾生多愚昧啊”

於是劍指一劃,帶著風雷之力的劍氣悄然從那兩箇中年人身上劃過

那兩箇中年人正在飛行的身體忽然一僵,然後竟然漸漸化為虛無

隨後看向那名老者和美婦,他們驚恐的瞪大了眼睛,表情極其相似

那老者急忙跪下磕頭:

“前輩饒命,吾等是幽影貓一族,並非有意驚擾前……”

未等他說完,張掖語氣不帶絲毫情感道:

“爾等也去吧”

隨後又是一道劍指

這劍指是張掖萬年閉關的產物,在穩固大羅修為的閉關途中,張掖創造了兩門神通

一門攻伐之用,名曰風雷劍指,用風雷法則融合形成劍氣射出,以張掖大羅中期的修為可以輕鬆虐殺大羅初期

一門防守之用,名曰無量三尺,身前三尺便是無量空間,是空間神通

這時,那一男一女修士來到張掖麵前拜謝道:

“晚輩蘇子墨,這是晚輩道侶玉蝶,多謝前輩相救”

張掖這時才發現,眼前這個青丘的蘇子墨竟是九尾天狐,長相極其俊美妖異,風華月貌

反觀他的道侶玉蝶一對比就顯得略微平凡了

“九尾天狐,青丘狐族族長與你什麼關係?”

青丘狐族族長便是九尾天狐,也難怪張掖有此問

“這……”蘇子墨麵露難色,但還是一咬牙道:

“晚輩與青丘並無關係”

張掖也懶得再問,不想說就不說吧,本體九尾天狐說和青丘沒關係?忽悠誰呢?

張掖抬腳就要走,卻不曾想蘇子墨突然跪倒在張掖麵前

“此為十方塔,位列上品先天靈寶,為感謝前輩救命之恩,晚輩願獻上此寶”

說著拿出了一座塔狀靈寶

張掖卻看也不看十方塔一眼徑直向前走去

“不必了,方纔隻是他們與吾結下了因果罷了,並非是為了救爾等”

那蘇子墨卻並不死心,又跑到張掖麵前跪下

“前輩,請前輩聽晚輩一言,再給晚輩一次機會”

張掖停下了腳步,淡漠的眼神看向了蘇子墨

“晚輩是青丘狐族族長蘇青之子,萬年前外出曆練,被人擊傷………”

經過蘇子墨的講述,張掖也理清了是怎麼一回事,當即就無語了

原來這位狐族少主萬年前遊曆洪荒被人打傷逃走,後被這白玉蝶一族的女子玉蝶所救,於是狗血的劇情來了

一個洪荒大族的少主喜歡上一個小族群的人,自然是不會獲得狐族族長蘇青的支援,

蘇青還指望蘇子墨娶個九尾狐保持九尾天狐血脈的純潔性呢

於是,這位狐族大少爺,毅然決然的帶著玉蝶離家出走了

這和後世言情小說中的狗血橋段簡直一模一樣

但張掖也感歎:“不管是因為幼稚也好,因為尋道也罷,這蘇子墨能為了一個玄仙境的小妖而背井離鄉就是很了不起的”

“每個人修道的原因各不相同,有人修無情道,心中唯道,萬事不動於心,有人修有情道,至情至性,隨性而為”

“天道無情,故而天道即是無情之道,大道至公,至公不就是無情嗎?”

“不,不對,天道無情故而至情,洪荒眾生皆是天道之情,”

“人道至情卻也無情,就像眼前的蘇子墨對玉蝶至情,對狐族又是無情”

思慮至此,張掖直感覺自己心境又有所提升

不禁感歎:“有情者眾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