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羅之路,即法則之路

法則領悟一成即為準聖,所謂斬三屍證道無非是將自身雜念斬出體外,可以更好的讓自己參悟法則而已

而最後的三屍合一則是自身圓滿,使自身能夠承受一條完整的法則,

而亞聖則是完整領悟一條法則卻不能融入己身的存在

此時的張掖風之法則和雷霆法則都領悟了三分,而空間法則卻隻領悟了一分

張掖不禁感歎道:

“果然不愧是四大至高法則,這提升速度確實感人”

隨後張掖便開始閉關參悟法則,

直到有一天,有一道鐘聲傳遍洪荒,伴隨著鐘聲的還有一道威嚴肅穆的聲音

“天道在上,今吾帝俊立一族曰妖,凡披毛戴角,濕生卵化,竹木草石者皆為妖,望天道鑒之”

天空響起一聲悶雷,隨後大片功德金雲落下,帝俊氣勢猛然上升一大截

然而還冇完,隻聽帝俊又道:

“天道在上,因洪荒萬族混亂,廝殺不休,為洪荒萬族計,今吾立妖庭,監察諸天,代天刑罰,

以先天至寶混沌鐘鎮壓氣運,於三十三重天立妖庭”

“吾為妖帝”

“敕封太一為東皇,伏羲為羲皇,女媧為媧皇,”

“敕封計蒙、英召、飛誕、飛廉、九嬰、商羊、白澤、欽原、呲鐵、鬼車為十大妖聖”

“妖庭,立”

億萬妖族嘶吼

“妖,妖,妖”

隨著妖庭的建立,天道也降下功德金雲,帝俊成功晉升準聖中期,斬出善屍

太一,女媧,伏羲也紛紛晉級二屍準聖

十大妖聖中最弱的都有了大羅中期修為,最強的白澤更是大羅巔峰

妖族的整體實力猛然上升,已有稱霸洪荒之勢

崑崙山中,元始天尊冷哼一聲:

“一群濕生卵化,披毛戴角之輩,不通教化之徒”

東海蓬萊仙島

東王公及麾下眾仙麵色鐵青,咬牙切齒道:

“妖庭?這置我仙庭於何地?置道祖旨意於何地?”

西崑崙西王母絕代芳華,對此不發一言

北海之北是北冥,此處是先天神聖鯤鵬的道場,此刻鯤鵬聽著妖族的成立若有所思

洪荒其餘大能或不屑,或心動,或不可置否,眾生百態,不一而足

與此同時,周山之下盤古殿,十二祖巫起身而立

帝江渾厚的聲音如悶雷般轟鳴在天地之間

“大道在上,今盤古氏後裔十二祖巫立下巫族,以盤古殿鎮壓氣運”

“今洪荒天地不穩,萬靈惶惶,吾巫族願代盤古父神管理洪荒,還洪荒安寧”

又一片大道功德落下,十二祖巫全部入準聖中期,眾大巫也紛紛跨入大羅後期乃至巔峰

百萬巫族顯化法相真身,向天怒吼

“巫,巫,巫”

巫妖就此立族

這下輪到妖族的人臉色鐵青了,自己剛剛立下妖庭要待天刑罰,巫族就成立了,還是以代盤古大神管理洪荒的名義而成立的

洪荒世界是盤古大神開辟的,理論上來說三清和巫族都有五成機率繼承

隻是三清隻有三個人,無法成一族,無能為力,再者三清誌在大道,無暇管理洪荒

那麼隻有巫族是唯一合法繼承人

但現在不一樣了,洪荒集團的董事長盤古掛了,CEO鴻鈞上台了,他想掌管公司,就要消除董事長留下來的印記

所以現在的情況就是鴻鈞想藉助妖族乾掉巫族

居於三十三重天上的東皇此時極其憤怒

“大兄,吾等定要讓那巫族付出代價”

白澤也開口道:

“巫族殺我兒郎,食其血氣供給己身,以吾所見,巫妖必有一戰”

其餘眾妖皇妖聖也都是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

而帝俊卻麵無表情,從天帝寶座上站起來,自三十三重天遙遙望向洪荒,彷彿在望向巫族

“宣吾法旨:敕令東皇,羲皇,媧皇,十大妖聖著千萬妖兵,隨吾征戰巫族,”

台下眾妖皇妖聖皆拱手稱諾:

“領法旨”

不一會,周山上空烏雲密佈,千萬妖兵陳軍周山,妖氣沖天,瀰漫著周山地界,半邊天都被染成了墨綠色

此時周山之下,十二祖巫立於巫族之百萬族眾前,

帝江開口鼓舞士氣:

“兒郎們,這洪荒天地是父神留給吾等的,若是有人想搶怎麼辦?”

“殺,殺,殺”

百萬巫族嘶吼,黑紅色的煞氣直衝九霄,震開了天上的雲層,

天上的帝俊抽出天帝劍向前一揮,大喊一聲:

“殺”

眾妖族也像打了雞血似的,一個個奮勇爭先,喊殺之聲不絕於耳

很快,巫妖兩族大軍便相碰撞了,巫族顯化出法相真身,妖族露出本體,皆是百丈以上高

兵對兵,將對將,底下的小巫妖兵廝殺起來,巫妖兩方高層也不遑多讓

隻見帝江運起空間法則一瞬間出現在帝俊麵前,一拳轟出,一聲悶雷炸響,空間都被這一拳打的破碎

帝俊冷靜以對,一身金烏帝袍展現妖帝風采,將天帝劍橫於胸前

拳劍相交,隻聽“梆”的一聲,兩人又交錯分開,竟是不相上下

帝俊拿出洛書河圖,擺下混元河洛大陣,帝江在陣中頓時如陷泥沼

遠處正在屠殺妖兵的燭九陰,玄冥二位祖巫見此齊聲怒吼:

“大兄。吾來助你”

隨即一同踏入陣中,帝俊操縱大陣以一敵三不落下風

另一邊,東皇太一手執混沌鐘不停拍打,霸道狷狂的身影給在場的巫妖兩族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鐺,鐺,鐺”

鐘聲將空間盪出一陣陣波紋,向共工、祝融、強良、後土、蓐收攻伐而去

五位祖巫展現法相真身,齊齊怒吼,一擁而上

隻是混沌鐘作為開天三寶之一,威能驚世,攻防一體,在太一手中展現了無上威能

太一憑此力戰五大祖巫,且鬥了個旗鼓相當

伏羲盤坐虛空,伏羲琴橫於膝上,十指一掃,音波化作利刃向句芒攻伐而去

句芒那堪比極品先天靈寶的祖巫之軀都被割出一道道口子,在木之法則的作用下又以極快的速度癒合,

句芒運起木之法則向伏羲攻去,隻見伏羲嘴角勾起一絲弧度

“天機大陣,起”

一陣迷霧將句芒籠罩,句芒在其中分不清東南西北,胡亂轉悠

伏羲還時不時彈出氣刃在句芒身上割出口子,隻是很快癒合

兩人就這樣僵持了下來

女媧祭出山河社稷圖將天吳、奢比屍捲入,先下手為強,以紅繡球擊中天吳頭顱,

打的天吳一個踉蹌,幾乎站不穩,

奢比屍放出一片毒霧向女媧蔓延而去,女媧不敢怠慢,急忙收回山河社稷圖護衛左右

女媧以山河社稷圖防禦,天吳和奢比屍一時半會倒也奈何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