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崑崙距離主脈最近的一座山峰,也就是玄元峰

此時的玄元宮中張掖正在用乾坤鼎使風雷仙杏返本歸元,提取出它的本源,

隻見一棵其上環繞紫青色紋路通天大樹置於乾坤鼎中,以肉眼不可查的速度融化。

一煉足足一千年,本來是一棵樹的風雷仙杏如今隻剩一團紫青色的液體,赫然是風雷仙杏的本源

張掖拿著本源,壓製著身體想要吞噬的本能

“現在還不是時候”張掖暗道

突破大羅時真我自我皆歸本我,那時候纔是融合風雷杏本源的最好時機

收起乾坤鼎和風雷杏本源,張掖開始追尋自我和真我

什麼是自我?自我既一個生靈一出生後到現在的種種經曆,也可以理解成為過去的我

張掖回憶起他自來到洪荒時的一切經曆,

從化形到尋寶,從拜師到曆練,從崑崙到紫霄宮,

不知不覺張掖已經來洪荒很長時間了,歲月久遠到張掖都忘了多長時間了,

他也與洪荒世界產生了很強的羈絆,有陪他磨練神通功法的朋友,還有庇護他為他解疑答惑的師長

他在洪荒世界留下的印記越來越多了,多到了不可割捨的地步

隨著張掖的回憶,他身上的氣勢也漸漸增強,

整個玄元峰的靈氣都向著玄元主殿湧去,不一會就形成了一個靈氣漩渦,

終於,張掖的種種過去都深印在他的身體上,但靈氣還冇有停止彙聚

張掖又陷入了對真我的參悟當中

真我,顧名思義,就是真正的我,不在彼間,不在此間

真我不生不滅,不憂不喜,十方諸界,唯我長存

通俗來說就是未來的我

張掖識海中紫色蓮花上端坐的小人突然睜開眼睛

一步跨出就到了時空長河,時空長河不斷奔流,連帶著張掖一起被卷向長河那一望無際的下遊

但張掖卻不慌不忙,抬起頭來看向時空長歌上遊,眼中閃過一片片畫麵

有開天初期萬物生長,有凶獸神逆帶領凶獸一族與萬族大戰,

三族大戰,龍戰於野,其血玄黃。鳳啼碧血,舞斷穹蒼,麒麟斷角,無限淒涼

道魔之爭,須彌山大擺誅仙陣,乾坤五行具喪命於此,

他還看到了眾生的虛影在時空長河中掙紮,卻被時空長河裹挾著朝下遊奔騰而去

而後張掖轉身看向時空長河下遊,與一雙眼睛對視,這雙眼睛的主人和他長的一般無二,兩人相視一笑,

然後彼此走向對方,直到兩道身影融為一體

此時盤坐在玄元主殿雲台上的張掖睜開了眼睛,他拿出了風雷仙杏的本源一口吞入,

瞬間,他的氣勢再次提升,隻是彈指間便入了大羅,

時空長河中的張掖伸手往下一撈,一道真靈從時空長河飄起,與他融為一體化為一顆道果

道果離開時空長河飛回崑崙玄元峰,懸浮在張掖頭頂,而後冇入眉心,落在三花中的紫色蓮花中

與此同時,張掖的跟腳也成功晉入頂級先天神魔,頭頂三花也適時的花開十二品

這時,玄元峰上空中也聚起了一大片黑雲,正是張掖晉升頂級先天神魔的雷劫

坐在三宮的三清時刻關注著玄元峰的動靜,看著天上已經顯化出來的萬裡雷城,元始直接站了起來

“大兄,這可是湮滅雷劫?洪荒排名第六的那個?”

老子也皺著眉頭,看著遠方的雷劫,一語不發

“看這雷城的規模,怕是大羅後期也討不了好”通天神色擔憂道

老子這時終於發話了:“若玄元渡不過這雷劫,吾等縱使毀了這一樁機緣也要保他周全”

元始通天語氣凝重道:“善”

此時張掖也不敢怠慢

戊己杏黃旗放出金蓮萬朵、無物可破、諸邪避退、萬法不侵,庇護在張掖頭頂

離地焰光旗搖動焰火,混亂陰陽、顛倒五行、諸邪避退、萬法不侵,在張掖身前搖曳

三十六顆定海神珠化作一道道流光圍繞在四周

這陣容堪稱豪華,足足三件極品先天靈寶,大多數準聖都冇這麼富

隻見一道黑色雷霆“啪啦”一聲從空中落下

金蓮瞬間破碎五百朵,但這道雷霆也消耗殆儘,

隨著張掖注入法力,五百朵金蓮又朵朵綻開,

可張掖臉上依然凝重,看向空中的雷雲神色冇有絲毫放鬆,因為他知道這隻是開始

果然,第二道雷霆緊跟而至,這一次破金蓮一千

一道道雷霆劈下,不一會,萬朵金蓮隨著一聲“啪啦”應聲而碎,又被離地焰光旗擋住

不是戊己杏黃旗不強,實在是張掖境界太拉誇,極品先天靈寶對應準聖,也就是說隻有準聖才能發揮出極品先天靈寶全部威力,此時的張掖隻是剛入大羅而已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這雷劫合天道之數,共有八十一道,最後幾道雷霆肯定擋不住,得想個法子”

張掖忽然靈機一動

“有了”

說著拿出了吞天葫蘆,也就是周山拿到的黑色葫蘆

將葫蘆口對準被戊己杏黃旗打散的湮滅神雷

“吞,給我使勁吞,這其中富含雷霆法則,說不定此次就可以晉升極品先天靈寶了”張掖惡狠狠的說道

隨著吞天葫蘆的吞噬,張掖周圍被打散了的雷電漸漸減少,吞天葫蘆第二十八道禁製也在以極快的速度生成

這湮滅雷劫對大羅後期都有威脅,也就是說這雷劫的體量與大羅後期相當

而大羅每一步的跨越都是天差地彆,此前降下的雷劫都等同一個大羅初期了,是以吞天葫蘆很快就達到了二十八道禁製

於是,場麵構成了一個閉環,雷城提供湮滅神雷,杏黃旗和焰光旗負責打散雷霆,吞天葫蘆負責吞噬

這種平衡一直維持到了第七十八道雷劫

第七十九道劫雷一下就破開萬朵金蓮和焰光直向定海神珠打去,杏黃旗和焰光旗各自發出一道悲鳴飛出,定海神珠也開始左右搖晃

吞天葫蘆此時也有二十九道禁製,張掖一邊往定海神珠中輸送法力,一邊祭起吞天葫蘆全力吞噬著劫雷

召回兩根旗子,又生起金蓮焰光

第八十道雷劫落下接連破碎金蓮焰光,又將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打的四散掉落,在地上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

吞天葫蘆此時已然凝聚了三十道禁製

三清在遠處看著,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通天開口道:

“玄元這一劫算是過啦”

元始板著臉說:“頂級先天魔神跟腳,尚可”

通天撇撇嘴,老子笑而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