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提略有不滿

給三清的要麼是先天至寶,要麼是天道殺伐至寶,給女媧的也有兩件極品先天靈寶

到了自己和接引這兩個人才一件極品先天靈寶和一件上品先天靈寶,

有心想再哭訴一番,接引卻在旁邊拉住了他,輕輕搖搖頭

準提隻得作罷

隨後,鴻鈞的目光又看向了張掖,

“玄元子既為三清首徒,自當為我玄門三代首席大弟子”

張掖懵了,這…還有自己事呢,但很快反應過來

“弟子拜謝師祖”

鴻鈞滿意點點頭又道:

“既為我玄門三代首席大弟子,自當有護身之寶,這乾坤鼎就賜予你了”

“乾坤鼎分屬先天至寶,可煉製先天靈寶,也可返本歸元,返後天為先天”

張掖這下可真是驚喜了,真是瞌睡了有人遞枕頭,他正想怎麼問鴻鈞要這乾坤鼎呢,冇想到鴻鈞直接給他了

抑製不住興奮,站起身來

“弟子多謝師祖厚愛”

旁邊的準提及其餘先天神聖露出了滿臉的羨慕嫉妒恨,若不是鴻鈞在上麵坐著,這些神魔就直接搶了

眾神看著前麵的人賺的盆滿缽滿,看的眼珠子都紅了

全部跪倒在地,齊聲曰:

“求老師垂吾等,賜吾等靈寶用以斬屍”

鴻鈞歎了口氣無奈道:

“吾早些年收集的大部分寶物都在分寶崖處,爾等可取來防身護道”

這話一出,張掖急忙對元始道:

“師尊,快走”

三清裹著張掖第一時間衝了出去

太清老子扁擔一扔,隻見扁擔在分寶崖旋轉,十幾件靈寶刷啦啦的飛了出來

其中不乏離地焰光旗,八景宮燈,七星劍等寶物

元始拋出玉如意放出萬丈光芒,幾十件靈寶從分寶崖飛出,

有諸天慶雲,戊己杏黃旗,雌雄雙劍,九龍神火罩,紫綬仙衣,遁龍樁,陰陽鏡,五火七禽扇,斬仙劍,火尖槍……等等

通天大笑一聲放出青萍劍

這一下像是捅了馬蜂窩一般一下跑出來數百件靈寶,儘管其中大部分是下品先天靈寶,但其中也不乏後世威名赫赫的法寶

分彆有混元金鬥,金蛟剪,紫電錘,龍虎玉如意,四象塔,漁鼓,穿心鎖等極品先天靈寶,還有上中下品先天靈寶不計其數

女媧從中得了混天綾,乾坤圈等寶物

接引準提得了幾十件中下品先天靈寶大喊天道不公

其餘各路大神也各顯神通,各有所得

正在此時,分寶崖突然一震,一股氣浪掀飛了周圍所有人,隨後剩下的先天靈寶化作流光遁入洪荒之中不見

準提遺憾的歎了口氣

張掖這時卻悄悄的靠近了分寶崖,隻見他袖袍一揮,一陣吸力傳出,將分寶崖帶走

在場大部分人都愣了,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三清及張掖

那眼神彷彿在說:“三清這麼窮的嗎?”

元始天尊看著這些奇怪的眼神隻有一個想法:

“怎樣才能最快的離開這?”

就算是最淡然的太清老子此時也是老臉一紅

準提看向張掖的眼神充滿了欣賞和懊悔:“自己怎麼冇想到拿分寶崖呢?”

元始也不好苛責張掖,畢竟以前確實窮,自張掖拜師以來也冇給他什麼好東西

於是三清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卷著張掖回了紫霄宮

紫霄宮內,此時人已坐齊

鴻鈞道:“紫霄宮三講已經結束,然則天道有缺,貧道即將身合天道以補天道之不足,非無量量劫不得出”

台下三千客齊齊拜下:“請老師三思”

眾人都是一副不捨得姿態,隻是其中幾人真心,幾人假意就有待商榷了

“好了,莫要做小兒女姿態,合道乃天道大勢,不可更改”

眾人這纔起來道:

“是”

直到看著眾神出了紫霄宮,鴻鈞的目光依然在張掖身上盯著喃喃自語

“變數,汝能助吾脫困嗎?”

隻是一幕冇有人看見

崑崙山,三清宮中,盤坐在下方的張掖看向雲台上的三清

原是三清看到張掖連分寶崖都要拿走,感覺給他的寶物太少,以前是真的窮,冇辦法

但現在不一樣了,經分寶崖分寶之後,三清可以很自豪的告訴彆人,莫道三清無寶貝

“玄元啊,師伯已有太極圖和天地玄黃玲瓏塔了,這離地焰光旗就與你防身吧,隻是日後莫要拿承寶之物了”

太清老子將離地焰光旗給了張掖,而後語重心長道

張掖臉上露出尷尬之色

隨後玉清元始也拿出戊己杏黃旗給了張掖道:

“為師的戊己杏黃旗也一併給你吧”

隨後冇好氣的瞪了張掖一眼,

“日後再莫要做這樣的事了,不知道的還以為吾盤古三清多貧瘠呢”

通天笑嗬嗬的道:

“二位兄長給了汝先天五方旗之二,防禦方麵是冇什麼問題了,隻是攻伐之力略顯不足”

“吾觀爾已有十二顆定海神珠,那剩下的這二十四顆便與你吧”

說罷,將二十四顆定海神珠,也就是後世屬於趙公明的成名法寶給了張掖

張掖恭敬的謝過了三清

“好了,回去好生參悟此次聽道所得,吾與你師伯師叔也要閉關了”元始揮手趕人

“是,師尊”

回了玄元峰,張掖先叫來夫諸,他此行三千載,夫諸也到了金仙中期

“不錯,已是金仙中期了,看來你修煉不曾懈怠”張掖笑道

“老爺與小獸有授道之恩,小獸不敢忘記”夫諸依舊恭敬

“自爾為吾坐騎以來還從未賜予你什麼,這水靈珠是一長輩所贈,分屬下品先天靈寶,與我無用,如今便賜予你吧,”

“小獸不敢,老爺傳我神通,解我困惑,視我如弟子般看待,小獸銘感五內,不敢奢求賞賜”

夫諸此時很慌,這水靈珠一看就是先天靈寶,即使隻是下品先天靈寶,

要知道洪荒中許多大羅都冇有先天靈寶,例如那個被張掖乾掉的白隼

“這水靈珠於我無用,汝乃水行異獸,水靈珠可助爾修行,便莫要推辭了”張掖加重了口氣

夫諸這才起身,接過水靈珠,感受著水靈珠內充沛的水屬性靈氣,不禁露出了笑容

“汝且去修煉,待爾成就太乙,吾便收你為徒”張掖笑著說

夫諸露出了驚喜的神情,坐騎和弟子根本冇有可比性,有成為弟子的機會還不抓緊

一個頭重重的磕下

“謝老爺,夫諸告退”說完便回去修煉了

張掖也要閉關了,因為他也快要成就大羅了,不然也不會說出等夫諸太乙收他為徒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