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掖拿了一副混沌域圖離開了紫霄宮,該問的都問了,剩下的不好問。

從紫霄宮出來,張掖直向著洪荒天地而去,一路邊走邊思考,鴻鈞的話中幾分真?幾分假?

這等存在,一言一行都是算計,雖然想不通鴻鈞有什麼算計,但是可以確定的是自己暫時冇有危險。

他還有用,整個洪荒就他一個混元,洪荒天地若是想晉升,必須要征伐其他世界。

以其他世界本源化為資糧,供養洪荒,壯大洪荒。

隻有洪荒強大了,鴻鈞纔可以更進一步,所以鴻鈞冇有必要害他。

他看向手中的混沌域圖,嘴角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神界,區區一箇中千世界竟然膽敢取名為神界,就是汝了。”

這一日,張掖化身萬千,入了洪荒中所有準聖的道場。

北冥,張掖閒庭信步般在足以凍死真仙的北冥海上行走,他的目光投的極遠,重重空間和妖師宮於鯤鵬對視。

“鯤鵬見過天尊。”

“見過妖師。”

“敢問天尊不在千裡杏林納福,來吾北冥有何事?”鯤鵬問道。

張掖笑了笑:“妖師可還記得千年前之事?”

鯤鵬眼前一亮:“天尊有法子了?”

“善!”

“還請天尊賜教!”鯤鵬拱手一禮道。

“混沌海中不隻洪荒一個世界,吾有一中千世界座標,欲邀請妖師五百年後與吾一同進攻,奪其本源。”

“天尊開口,吾等自然遵從。”鯤鵬又是一拜道。

“善!”

血海之地,張掖一道化身站在修羅道前,開口道:“冥河教主,五百年後與千裡杏林相聚,屆時吾道明增長洪荒本源之法。”

張掖說完,血海表麵紋絲不動,好似冥河不在家一樣,張掖並未理會,轉身就走。

張掖走後良久,血海上生出一道漩渦,漸漸的,一道身影從漩渦中升起。

冥河望著張掖離去的背影,一言不發。

萬壽山五莊觀,張掖的身影出現在五莊觀門口,他冇有掩飾自己的氣息,鎮元子急忙趕出來。

“見過天尊。”

“女娃見過師伯祖。”

“善。”

兩人入了五莊觀,張掖開門見山:

“師叔,吾欲在五百年後,於東海之濱玄元界中商議增長洪荒本源之事,特來邀請師叔。”

鎮元子冇有回答這個問題,他反問道:

“天尊可還記得與吾的約定?”

“自然記得,師叔即日起即可立下地仙一脈,隻是洪荒本源越是雄厚,天地越是寬廣,師叔的權柄就會越重,混元之路也會越順。”

“況且,洪荒九尊聖位已全,若不增長洪荒本源,隻怕師叔難渡混元劫啊!”

張掖可不會放過鎮元子這麼一個強大的外援。彆看這個老道人畜無害,隻是準聖圓滿。

但其在準聖圓滿這個層麵上不知待了多久,底蘊深厚,若是全力出手隻怕神農這樣的亞聖都扛不住。

鎮元子笑嗬嗬道:“吾等為洪荒世界所生,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物以報天。”

“如今有此機會,自然是要走上一遭的。”

“善!”

張掖的身形出現在洪荒個個準聖高手的道場,大多數是願意配合的,一小部分不願意配合的被張掖送到歸墟之地了。

開玩笑,張掖等人辛辛苦苦攻伐萬界,增長洪荒本源,為了修為更進一步。

這些人不乾活,坐享其成,等著享受天地晉升後帶來的福利,哪有這樣的好事兒?

既然不想乾活,那就永遠彆乾了。

閒散的準聖邀請完了,接下來還去洪荒那些大勢力看看了。

聖人不用考慮,每一位聖人出了洪荒也就是初入混元而已,但是在洪荒天地卻可以發揮出混元二重天的力量。

這種存在不留下來守家實在可惜,張掖也怕自己在外征戰之時,有人偷家。

東海,張掖的身形突然出現,立身於萬丈波濤之上,透過海麵,看到了龍塚。

燭龍盤坐在龍塚之中,閉關修煉,企圖更進一步,證道混元,張掖的聲音傳到他的心間。

“燭龍前輩,吾有要事相商。”

燭龍心中一驚,他一直在閉死關,對於外界的發生的事一概不知。

但從剛剛那人在自己冇有發覺的情況下傳音,這隻能說明一件事,來人的實力不比他差。

也就是說,來人至少是亞聖修為。

說起來話長,但這隻是燭龍一瞬間的想法而已。

他起身出了龍塚。向著張掖所在的方向而去,兩人對視的一瞬間,燭龍就臉色大變。

他沉聲道:“混元。”

張掖笑笑不說話,看著燭龍道:“吾有一法可使祖龍前輩脫困。”

燭龍聞言一驚,他拱手道:“還請前輩賜教。”

燭龍不認識張掖,但是張掖實力比他高,道無先後,達者為尊,是以燭龍稱呼張掖前輩。

張掖冇有在乎燭龍的稱呼,他開口道:

“洪荒天地本源不足,四海不穩,方需祖龍前輩鎮壓四海,吾有一法,可增長洪荒本源。”

燭龍冇有說話,隻是靜靜的看著張掖。

“洪荒天地外還有天地,吾有一世界座標,不知燭龍前輩可願意合作一番。”

燭龍冇有猶豫,直接拱手道:“前輩,不知何時啟程。”

“五百年後,東海之濱,玄元界中。”

“善!”

龍族如今已經衰落,掠奪其他世界增長洪荒本源,不光可以釋放祖龍,使其脫困,還可以得到功德,沖刷龍族的業力,這樣的好事為什麼不乾呢?

龍族一行後,張掖對於說服鳳族和麒麟一族的信心也增長了許多。

果不其然,玄鳥聽說後很痛快的就答應了,隻是尋找麒麟界卻是廢了一番功夫。BIqupai.c0m

麒麟界是始麒麟開辟,隱冇於虛空之中,無數歲月不曾出現過。張掖以混元之能也找不到。

最後還是在鴻鈞的幫助下才找到的,張掖以同樣的方法說服了五行麒麟。

五百年後,東海之濱,玄元界中。

此時的杏林人潮湧動,粗略一估計應當有上千準聖,還有他們帶來的大羅和弟子門人。加起來有上萬生靈。

洪荒準聖經曆多次清洗,又多了許多新麵孔,如今隻剩不到千餘位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洪荒之仙杏更新,第一百二十六章遊說洪荒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