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諸是個聽人勸的好孩子,他現出本體,一隻神俊的大白鹿頭生四角,身上伴隨著水火之氣,腳踏虛空,直迎雷劫而去。

造化神雷愈發狂暴,如疾風暴雨般向著夫諸傾瀉而下。

夫諸在毀滅與新生中孕育,他看著造化與毀滅交織的雷霆,想起了張掖說過的一句話。

“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為和。”

這毀滅與造化完美結合,兩種相對的力量融合,不正是這句話的真實寫照嗎?

隨著他的深思,體內留存的陰陽本源突然變成了兩道流光,兩道流光開始首尾相連,開始旋轉。

漸漸的,兩道流光變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張太極圖。

隨著太極圖的形成,夫諸境界悄然突破到了大羅圓滿,水之法則和火之法則同時領悟九分,且領悟出一式神通“水火陰陽圖”。

夫諸看向已經後勁不足的雷劫,化為人形,衣袂飄飄,看向天上的雷雲。

他左手水之法則,右手火之法則。雙手交織在一起,本來相剋的兩種法則竟然融合到一起,

形成一張巨大的水火太極圖出現在天空中。

其上的水火之力首尾相接,似要融為一體。

“水火陰陽圖。”

那張水火陰陽圖向著上方的雷雲緩緩而去,落在其上的造化神雷全部被磨滅。

直到水火圖接觸到雷雲,隨著水火圖的旋轉,竟將雷雲硬生生磨滅。

渡完劫的夫諸從天上下來,回到了玄元界中。

以孔宣為首,芙蕖和熊蠻陸壓緊隨其後,向著夫諸一拱手道:

“恭喜師兄道成。”

夫諸的笑意就冇從臉上下來,他回禮道:“多謝諸位。”

幾人交談一番,夫諸就回了玄元宮。

他鄭重拜下:“弟子多謝師尊,弟子不孝,實在不該,有勞師尊勞神。”

張掖擺了擺手:“行了行了!”

那會為爾提取禍鬥本源的時候怎麼不說?那會為爾煉入太陰太陽本源的時候怎麼不說?

這會兒說這個,你那有所圖謀的心思都浮現在臉上了。

夫諸訕訕一笑,直起身子,會哭的孩子有奶吃。萬一張掖一高興再給他賞點什麼呢?

“下去好生修行吧,未來若有朝一日汝領悟陰陽法則,即可以體內太陰太陽本源沖刷肉身,成就上品先天神魔跟腳。”

夫諸眼中滿是感動,再次拜下:“多謝師尊厚愛。”

夫諸走後,張掖將目光看向了三十三重天外,透過重重混沌之氣,彷彿看到了在混沌中矗立無儘歲月,恒古永存的紫霄宮。

下一刻。他身形一閃,出現在紫霄宮門前。紫霄宮門早已打開,好似就等待著他。

張掖冇有畏懼,徑直走了進去,他早已留下後手,就算被鴻鈞第一時間殺了,他也能複生。

除非鴻鈞使用因果神通,將和他有關的一切泯滅,隻是那時死的人就多了,洪荒大部分生靈都會泯滅,天道不會放過他。

紫霄宮中,萬千法則纏繞,混沌靈氣氤氳,道與理的交織,術與法的融合,這是一個修行聖地。

在紫霄宮最深處,鴻鈞麵露微笑,坐在雲台上,他的麵前有一個蒲團。

“汝終於來了。”鴻鈞開口。

張掖身形出現蒲團前,躬身一禮道:

“弟子玄元見過師祖。”

“坐”

張掖冇有說話,向前一步坐在蒲團上,靜靜的看著鴻鈞,他知道鴻鈞一定還有下文。

“汝當是得了楊眉和時辰兩位道友的傳承吧!”

張掖輕輕點了點頭,鴻鈞輕笑一聲,道了一句“老奸巨猾”。

張掖不解。疑惑的看著鴻鈞。

“汝有何疑問,儘可說來。”鴻鈞道。

“敢問師祖為何待弟子這般好?”

鴻鈞笑了笑道:“因為汝不是這個時空的生靈。”

張掖瞳孔一縮,感覺不可置信,這是他最大的秘密,洪荒之中無人知曉。

鴻鈞彷彿看出了張掖的想法,他接著道:“非但老道看出來了,想必吾哪三位老友也看出來了。”

張掖知道,鴻鈞說的是時辰、楊眉和羅喉,這幾位從混沌初開就誕生了,鬼知道他們活了多長時間。

能看出自己不是這個時空的生靈也可以接受。

“師祖,時辰前輩不是已經歸墟了嗎?”

鴻鈞嗤笑一聲:“歸墟?掌管時間大道的存在是這麼容易歸墟的?”

張掖一時間感到毛骨悚然。他開口道:“那時間輪盤?”

“不過是一報廢品罷了,放心使用。”

張掖啞然,先天至寶被稱為廢品,也隻有鴻鈞這個財大氣粗的狗大戶纔會這樣乾。

“那為何各位前輩都會選擇吾?或者說,吾不是這個時空的生靈有什麼特殊的嗎?”

鴻鈞聞言沉默了一下,繼而道:“汝不是這個時空的生靈,不被這個時空的命運影響。”

“因此,或許汝有可能帶領洪荒走向另一個不同的道路,避免洪荒陷入末法時代。”

張掖沉默了,鴻鈞能預示道無量量劫的到來他毫不意外。

“那時辰前輩他們?”

“他們也在汝身上下了注。”

張掖麵上凝重,內心已經笑出了花,鴻鈞和自己的目標是一樣的,若是諸天計劃成功施行,那麼洪荒再也不會陷入到無量量劫。

而且得知鴻鈞對他的態度之後,一些問題也敢問了。

“敢問師祖,洪荒世界之外是否還有其他世界?”

“有。”

“敢問師祖,斬三屍證道法可否證道?”

“可。”

“那為何洪荒除了師祖,從未有斬三屍證道者?”

鴻鈞稍微沉默了一下,好像在組織語言,半晌才道:

“一個正常生靈脩行到準聖需要上萬元會,老道的斬三屍證道則是縮短了這個時間,不足十元會就可以證道準聖。”

“萬事萬物福禍相依,以如此快的速度證道準聖,自然要以成倍的代價才能證道混元。”

張掖明白了,這就是你貸的款,總是要還的。

隻是張掖還是有些想不通,為何要這麼趕呢?他將心中的疑惑問出。

鴻鈞盯著他的眼睛,幽幽道了一句:“汝以為洪荒世界是安全的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洪荒之仙杏更新,第一百二十四章上紫霄宮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