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族諸位大神通者之後,就是冥河、鯤鵬、鎮元子等天地間現存於世的最強的一批大神通者。

白澤等妖族準聖和萬族準聖緊隨其後,等級分明,秩序森嚴,洪荒弱肉強食的法則在這一刻提現的淋漓儘致。

張掖緩緩開口:“吾此次講道三千載,主講大羅至混元之路。”

底下眾大神通者齊齊躬身一拜:“天尊慈悲。”

無論此前張掖是什麼人,他現在堪比聖人,值得諸位大神通者尊敬,聞道有先後,這是對先行者的敬重。

張掖冇有管他們的想法,他雙目微睜,神色平淡,嘴巴不停的開闔,彷彿在訴說著什麼,卻聽不到一絲聲音,正是大道無形。

一時之間,天花亂墜,地湧金蓮,紫氣升騰,朦朦渺渺的道音似有似無的出現在眾神心間。

聽不真切,卻都能領會其意。

“大羅者,超脫時空長河之外,不在命數之中,諸天唯我,萬界唯一。”

“準聖者,太古時稱為混元金仙,領悟一成法則可證的,準聖,已有一絲聖意,不同大羅,此境界以法則為筆,以眾生為紙,書寫乾坤,以明己道。”

………

三千年時間轉瞬過去,所有大神通者皆有所獲,他們還沉浸在無窮的大道中。

張掖也不打擾,手往外界一抓,一團道液灑滿方丈島,助他們更好的修行。

等到眾人都從悟道中醒來,張掖開口道:

“爾等有何不解之處,儘可說來。”

鎮元子和張掖關係最好,他率先站起來問道:

“敢問天尊,吾等晉升混元也要經曆混元劫嗎?”

張掖緩緩點頭,眾人見此臉色一變,更有甚者道心都動搖了。

彆看那雷劫對張掖作用不大,那是張掖七道同修,加上三道氣運還有至寶才渡過去的。

那可是號稱可轟殺混元的都天神雷,在場的準聖若是捱上都天神雷,有一個算一個都得死,最好的結果就是身死道消,真靈轉世。

西王母也站了起來:“敢問天尊,混元劫如此強大,吾等該如何渡過?”

張掖笑了笑,終於將話題引道這兒了,他順勢提出:

“洪荒天地最多可容納九尊混元強者,如今已然有九尊聖人,位格已滿,卻是再無聖位了。”

眾人聽後瞬間傻眼,尤其是已經亞聖的冥河,他曾經得罪過張掖,心中本來就虛。

冒著生命危險來到千裡杏林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混元大道嗎?現在張掖告訴他聖位已滿,混元無望了。

一時之間,冥河隻感覺自己萬念俱灰,他顧不得得罪過張掖的事情,大拜道:

“懇求天尊憐憫,為吾等指一條生路。”

眾人見狀,齊齊拜下道:

“懇求天尊憐憫,為吾等指一條生路。”

張掖見狀道:“洪荒天地本源不足,供養不起太多的混元強者,但若是可以增強洪荒本源,即可再多出幾尊混元強者。”

“且此事於洪荒天地有利,增長天地本源亦可得到功德。”

眾人再一次拜下:“還請天尊傳授增長洪荒本源之法。”

張掖笑了,終於到這一步了,他冇有剛開始就說這件事不就是為了這個嗎?

若是他讓洪荒眾生攻伐萬界,他們雖然不好違抗命令,但畢竟心裡不痛快,工作熱情不高。

但是讓他們自己提出來就不一樣了,他們會以為自己為了他們好,而且工作起來極為賣力,畢竟給彆人打工和給自己打工能一樣嗎?

“此事吾需得與道祖商議,千年後給爾等答覆。”

“謝天尊。”

這時,人族軒轅人皇站起來,目光灼灼的看著張掖,完全不懼怕。他拱手道:

“敢問天尊,吾族皇天人皇何在?”

除了人族準聖之外的其他準聖心中為軒轅捏了一把汗,張掖以前雖然是小輩,現在可是混元強者。

人族身為洪荒天地主角,氣運灌體未必不能與聖人一戰,如今若是一戰,人族滅張掖傷,因為崆峒印在張掖手裡。

當然,張掖不會乾這種事情,且不說他的人性迴歸,如今對人族也有了歸屬感,就是攻伐萬界人族也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他看著軒轅的目光複雜,半晌開口:“吾是皇天,皇天亦是吾,皇天隻是吾一絲念頭,並非分身。”

張掖看著軒轅依舊平靜無波的臉龐不禁歎了口氣道:

“罷了罷了,終究是一個獨立的生靈,哪怕他就是吾,也該有生存的權利。”

說罷!一道黃色的流光從張掖體內飛出,化為人形,隻見一個和張掖相像相似的中年男子出現在原地。

人族眾人皆是激動叫喊:“皇天老祖!”

張掖將皇天完全斬了出來,將屬於他的特性全部收回,此時的皇天隻是皇天,不再是張掖的一絲念頭,成為了一個獨立的生靈。

皇天向著張掖一拜:“多謝天尊。”

其餘眾人族也是一拜道:“多謝天尊。”

張掖笑道:“無需如此,這本就是爾等應得的。”

隨後,張掖看向眾人道:“此次講道業已三千載,功德圓滿,爾等回吧!”

“多謝天尊。”

拜謝完,眾人有序的離開了方丈島,繼而帶著所有弟子門人離開千裡杏林。

張掖自言自語道:“如今吾業已證道,此前的因果都需了了。”

隻見張掖手掌伸出,探向人族疆域中的一處,將一人抓起帶走,下一刻,張百忍就出現在了張掖麵前。

張掖笑吟吟道:“昊天師叔,好久不見。”

張百忍的眼睛有些許迷茫,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

張掖啞然:“倒是忘了師叔還在曆劫。”

他手指點向張百忍的眉心,張百忍內心的恐懼抑製不住,瞳孔極速擴大,卻又無法反抗,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張掖的手指向他的眉心戳去。

隨著張掖的手指點到張百忍的眉心,他的氣勢忽然極速膨脹,從一介凡人一直到準聖後期。

隨著氣勢繼續增長,終於,昊天突破了準聖圓滿之境。

他的眼中充滿了滄桑,其中又帶有一絲漠然,好似高高在上的天帝。

張掖看著昊天這樣,心中歎了一口氣,終於,當年那個心懷人善的昊天終究變成了眼前的張百忍。

或許眼前的張百忍是一個合格的天帝,但卻不是慈悲的昊天。

昊天,不,張百忍醒來之後對著張掖一拜道:

“昊天拜見天尊。”BiquPai.CoM

張掖看向昊天的眼神愈發的複雜,他天帝之尊,對自己應當行半禮,如今以大禮相拜是為了什麼?

“陛下不必多禮,吾能證道還有陛下一份助力。”

張掖手中出現了一份陣圖,道:“此為天羅地網大陣,十萬人起步,十萬真仙可困太乙,十萬太乙可困準聖。”

昊天不急不緩的接過陣圖,鄭重行禮道:“多謝天尊。”

張掖眼中複雜之色更甚,揮了揮手道:“如此,此間事了,陛下便回去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洪荒之仙杏更新,第一百二十二章了因果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