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隻白鹿有序的進入這方張掖新開辟的小天地

待的全部進去後,張掖將這方天地凝縮成了一顆拳頭大小的珠子收回

轉身對夫諸道

“吾等這便回崑崙吧”

說完又往夫諸眉間一點

“此乃空間神通咫尺天涯,你且好生參悟”

“是,老爺”

夫諸接收完腦海中的資訊後匍匐下身子

張掖輕笑一聲,橫坐在了夫諸的身上

“走吧”

夫諸站起身子,四腳踏空,向天邊飛去

這日,崑崙山萬裡之外突然出現了一個青衫道人,道人身騎白鹿,麵容俊朗

下一刻,這隻白鹿忽然消失,又出現在崑崙山前

這一人一鹿正是張掖和夫諸

而夫諸也對咫尺天涯有所領悟,一步跨出就是萬裡之遙,

而此時的張掖自然能縮天涯海角與咫尺之間,一步跨出便是十五萬裡

那為什麼張掖要騎著坐騎呢?

原因很簡單—逼格,張掖好歹也是三清首徒,出行自己飛著去也太冇有麵子了

回到屬於自己的山峰,張掖先安置好夫諸和他的族人

隨後沐浴焚香,整理好衣襟,徑直向崑崙主脈飛去

張掖立身於三清宮外,舉止端正,恭敬彎腰行禮

“弟子玄元,外出曆練二十萬載歸來,求見師尊”

三清宮門緩緩打開,張掖邁步而進

玉虛殿一如往昔,陳設與當年一般無二,熟悉的中年身影依舊端坐雲台

“弟子給師尊請安,師尊早證混元”張掖拜了三拜

“不曾想汝竟有如此機緣,竟有了上品先天神魔的跟腳”元始驚道

“全賴師尊氣運庇護”

“人各有緣法,汝有如此機緣也是天定,吾這個做師傅的也冇教過你什麼”

“若非師尊收弟子入門,師叔師伯授保命之物,弟子此行必然身死道消”張掖誠懇道

元始笑道:

“哪一尊大能不是從屍山血海殺出來的,危險從來與機遇並存”

“隻是這次你遇到的是一個冇見識的大羅纔會僥倖藉助外力斬了他,還是要提升修為,成就大羅啊”

元始告誡道

“是,弟子曉得了”張掖認真道

隨即不再言語

在洪荒中師徒的關係比道侶的關係都要親近,是真正的氣運相連,休慼與共

自己遇到危險時元始肯定是有感覺的,張掖也知道這一茬,甚至當時遇到白隼時就算他不抵抗也不會有危險

可他還是拚儘全力斬了大羅,這是他的道心,一個修士的道心一旦出了問題,這個人就廢了

修士與人鬥法,與天爭命

本來就需要爭,若是自己束手就擒,隻怕道心蒙塵,此生無緣大羅

拜彆了元始,張掖又來到兜率殿

“弟子給大師伯請安,望大師伯早日證道混元”

“回來就好,回去好好參悟此行所得,三萬年後去混沌紫霄宮聽道”

老子叮囑道

最後張掖來到了碧遊殿,同樣的程式再來一遍。

“哈哈哈哈哈,以太乙之身逆而伐仙斬大羅,冇有墮了我三清威名,不錯不錯”通天大笑道

“全靠師叔給的劍氣”張掖謙虛道

“以太乙之身硬接大羅一招而不死已經很了不起了”通天表示了肯定

張掖笑笑不說話,洪荒中縱觀時空長河,以太乙修為接大羅一招而不死的人一巴掌都數的過來

他取得這個戰績確實有自傲的資格

知爾此行必定有所感悟,師叔就不留你了,這便回去閉關吧

“弟子告退”

張掖說完姿勢不變,一步步倒退而出,直至出了碧遊殿才轉過身去

一步踏出便到了屬於他的山峰

他也懶得取名,在山腳尋了一塊巨石,劍指一揮切出光滑的平麵,

伸出食指鐵鉤銀劃的在巨石上書道

“玄元峰”

回了自己的住處,張掖覺得有些荒涼了

伸出手指向前方空地一指,五行之氣噴薄而出,隻是刹那間眼前一座宮殿拔地而起,亭台水榭一應俱全,琳琅高台儘收眼底

牌匾上一排道文浮現—玄元殿

張掖看著自己的作品滿意的點點頭

隨後叫來夫諸,傳了金仙的修行感悟便閉關了,

修行歲月長,一瞬三萬載

“玄元,速來三清宮見我”

是日,張掖剛參悟完《陣道真解》,元始天尊的道音就傳入了張掖耳中

張掖掐指一算,才知曉已經三萬年了,不敢怠慢,起身便往三清宮而去

見到三清連忙行禮

老子笑道:“不必多禮了,這便走吧”

說罷帶上張掖直上三十三重天外天,來到世界薄膜處,

張掖看著太古星空,忽然感覺自身極其渺小,一顆顆太古星辰懸掛在神秘幽暗的星空中,散發著玄奧璀璨的星光

每一顆星辰都直擊張掖的內心,星光璀璨,美的耀眼

隻是耀眼的外表下暗藏著絕世殺機

“醒來”

元始天尊一聲叱吒聲如驚雷一般在張掖腦海中炸響

張掖醒過來驚出一身冷汗

“你方纔陷入了太古星空的浩瀚宏大中,差點迷失了道心”

“多謝師傅相救”張掖帶著一臉後怕道

太清老子笑嗬嗬的道:“汝的道心經受太古星空的洗禮必然更加穩固”

“玄元也練完了道心,吾等這便離去吧”通天道

張掖恍然,原來是師尊有意錘鍊自己的道心,所以才帶他來此處

隨後隻見老子取出一座玄黃色的玲瓏寶塔,

正是天地玄黃玲瓏塔,後天功德至寶,懸於頭頂,萬法不侵,諸邪避退,先天立於不敗之地

隻見太清將寶塔往頭上一懸,一道黃色的護罩籠罩下來,護住了三清及張掖

四人一同穿過世界薄膜

一入混沌,隻見混沌之氣翻湧,一道道罡風肆虐,等閒大羅若無至寶相護來到此處隻怕也寸步維艱

但張掖四人卻絲毫不受影響,繼續向混沌而去

不多時,張掖遠遠的看見一座古樸紫色的宮殿立在混沌之中,宮殿周圍的混沌之氣平靜無比,比先天靈氣還要乖巧

張掖一行來到紫霄宮前的空地上,卻見女媧伏羲已經站在紫霄宮前

三清與女媧打過招呼,又介紹張掖道:

“這是吾之弟子玄元,還不來見過兩位師叔”

張掖上前,拱手拜道

“見過兩位師叔”

“師侄請起,此乃風隕石,便算師叔給你的見麵禮吧”伏羲拿出一塊輕若無物的石頭道

女媧也適時的拿出造化神石道

“上次見麵就覺得小友天賦驚人,冇想到竟拜入了三位師兄門下”

隨後轉頭看向三清

“還要恭喜三位師兄喜得佳徒”

元始傲嬌一笑

伏羲女媧是真的驚奇,這玄元跟腳比他們也不差多少了,三清竟然能收的如此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