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c08fd1abcae128226ed4aa8a1d40d5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帝嚳在位期間,明察秋毫,順從民意,仁威兼施,提升自我,使天下人民信服。

當真是一位恩惠雨露、兆民誠服的帝王。後訂立節氣,改善人民生活質量,深受百姓愛戴。

帝嚳身懷木德,修行木之法則,是以仁愛有信,治下之民年年豐收。

溉執中而遍天下,日月所照,風雨所至,莫不從服。

帝嚳好音律,著《九韶》以娛世人,《九韶》始出,有一火鳳從天邊而來,百鳥相隨。

洪荒眾多大神通者都知道,這是鳳族站隊了,自從龍族和人族結盟之後,氣運不斷增長,照這樣下去,終有一日會抵消龍族的業力,使的新生幼龍可正常修煉。

這下,鳳族也出手了,鳳族在神農時期就和人族交好,送來了九穗禾。

如今站隊人族,承認人族天地主角的身份,人族對此是樂見其成。

這一日,帝嚳功德圓滿,登上泰山,欲要封皇。

皇天腳踏長河,老子紫氣相隨,女媧造化垂落,準提寶相莊嚴。

“高辛氏帝嚳,祖自軒轅,玄囂之裔,生言其名。木德治世。撫寧天地,神聖靈賓,教訖四海,明並日明。”

“生而神靈,自言其名。普施利物,不於其身。聰以知遠,明以察微。”

“今日功德圓滿,敕封為青帝,爾其欽哉。”

“多謝皇天老祖。”

又是一場分潤功德的盛宴。帝嚳成為準聖圓滿修士,彌勒也成為大羅後期。

準提一臉懊惱,這一次雖然冇有其他人分潤功德,但是這一任人皇的功德太少了。

帝嚳之妻懷有一子,十四月後出生,被取名為祁放勳。

祁放勳出生之時,赤龍圍繞其母之身。有一圖卷從天而降,上有四字,曰“亦受天佑。”

這是龍族在爭奪地位了,敖廣現在發現了和人族合作的好處,自然要加深這種合作。

截教金靈聖母從天而來,收其為徒,他承載火德而生,生有異象,太陽星大放光芒。

帝嚳選賢舉能,最終任命他的兒子祁放勳為人族共主。號唐堯,而後回人族聖地。

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祁放勳在位期間,天下四夷部族反叛。

唐堯聯合諸部族,征討四方,不多時,天下又重新歸於太平。

值得一提的是,唐堯在征戰隻時還收穫了愛情,他與夫諸一族的一名少女結合,生有一子,名曰朱。

唐堯設立敢諫鼓,誹謗木,讓天下之人有事皆可上報。

唐堯有一臣子,名曰杜康,其對於釀酒有獨到的心得,甚至走出了酒道。

唐堯在位期間,人民安居樂業,天下大同而安。

……

這一日,張掖來到了一個部落,這是一個小型部落,部落中最強的是一名玄仙。

這個部落中出生了一個特殊的新生兒,其出生後不哭不鬨,眾人以為神異,又很詫異。

此人若是下一任人族共主,為何冇有聖人弟子來收他為徒?而且此時堯帝繼位不久,此時出現實在太早了吧!

張掖緩步走進,所有人都冇有發現張掖的存在,他上品抱起嬰兒,笑吟吟的。

這時,周圍所有人才發現張掖,他們的大祭司站出來道:“敢問這位前輩來吾大石部落何事?”

聲音不卑不亢,冇有失了人族天地主角的霸氣。

張掖笑著道:“吾為他而來。”

那大祭司突然臉色一變,頓時笑容爬上了臉上。

張掖一看就知道大祭司想歪了,他搖搖頭道:“此子並無人皇命格。”

大祭司的笑容依舊不減,就算冇有人皇命格,能得如此強者看重豈是一般人?

張掖開口道:“此子就叫後羿吧!”

“都聽前輩的。”

冇錯,此人正是後羿真靈的轉世,張掖與後羿關係不淺,此時正是來渡他的。

此後,張掖就留下來教導後羿。

接下來就發生了古怪的一幕,張掖教導後羿射箭,張掖射箭,箭箭中標,後羿也同樣如此。

隻是張掖是憑藉強大的修為,以法力在箭矢和目標隻見形成一條通道,箭矢隻能按照張掖給他規劃的方向走。

而後羿就不一樣了,人家全靠天賦。

在張掖的辛勤教育(後羿的強大天賦)下,後羿不到三十歲就是現武道的天人境界,比肩太乙金仙。且以其之箭,拉開距離,同階無敵。

這一日,張掖要走了,他還有事情要準備,後羿後麵的路也隻能靠他自己了。

張掖臨走前用了從妖族手中得來的扶桑樹枝,還有月桂樹枝,給後羿煉製了一套靈寶。

以扶桑樹枝連弓,月桂樹枝練了十隻箭,分屬極品先天靈寶。

張掖走時,後羿很是不捨。

“師尊,汝何時回來。”

“嗬嗬,吾有事要辦,待爾成就無量之時,便來東海之濱千裡杏林尋吾。”

就算張掖不說,待的後羿突破無量,也會主動吾千裡杏林找他,因為一到大羅,所有記憶都會尋回。

屆時,後羿就明白張掖騙他叫了多少聲師尊,那時候後羿定然找張掖麻煩。

這一日,天上忽然多出了九個太陽。

九**日與太陽星一起炙烤大地,不多時,大地之上作物枯死,江河乾枯,草木皆焦。

在千裡杏林的張掖看著天上的十個太陽陷入了沉思,臉色古怪,自言自語道:“這是什麼巧合?”

天上飛起的正是九大金烏殘念,被扶桑神樹蘊養多年,此番終於化為實質而出。

陸壓在張掖旁邊麵色激動,卻又有一股悲傷,因為那九個金烏眼神呆滯,顯然並無靈智。

唐堯見到人間煉獄心中驚怒,就要上天擊潰這些念頭,卻突然間發現一隻箭矢穿過了一輪太陽。

那太陽應聲而落,隨著不斷的箭矢飛上天空,不斷的有太陽落下。

終於,九大金烏再一次隕落在後羿手中。

在千裡杏林觀看的陸壓眼神呆滯,好似天上冇有靈智的金烏一般。

他趕緊走到張掖後麵顫聲道:

“玄皇,他回來了,他回來了。玄皇救吾。”

張掖看著身邊的陸壓有些無語,看來數元會前後羿留給金烏的陰影還在。恐怕已經成為心魔了。

若不是張掖周身法則之力護身,隻怕陸壓就直接趴在張掖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