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bfa5ad96a74978458837533ed0ec21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顓頊絕天地通後,洪荒就分成了三部分,天界,人間,幽冥界。

東海之濱,千裡杏林。

張掖對顓頊的行為不可置否,他嘴角輕輕勾起一絲弧度,看著人族方向所在,口中喃喃道:“快了,快了。”

此時的張掖藉助時間輪盤能將時差提升到萬倍,在時間輪盤中修煉,一年等於萬年。

張掖感受一下自己身上的法則,生死,殺戮,造化,風,雷,時間,空間。

他的所有法則的領悟已經到了九成九,隻差一絲就是亞聖,對於其他人來說,從亞聖突破混元是最難的。

將法則與己身融合在一起幾乎無任何可能,因為寄托法則的靈寶和舍利都摻雜了彆的氣息,不純粹,但是對於張掖來說反而是最簡單的。

張掖修行斬道明我法,將所有法則寄托在大道之中,對於他來說,隻要領悟一整條法則,瞬間就可以和法則融合,證道混元大羅金仙。

此法雖然危險,一不小心就會被大道同化,自身大道被吞噬,但卻實在是一條直通混元的大道。

他修行百年之後,成功晉升亞聖,就在所有法則本能的想要回到他的身體時,卻被他阻斷了。

張掖並冇有馬上證道混元,證道混元後,麵對的不僅僅是來自大道的道劫,還有洪荒的阻撓,洪荒未晉升前,供養不起太多的混元強者。

若是他的計劃成功,足以一飛沖天,在混元的路上走出極遠。如此,方可脫劫。

……

血海之地,不知從何時開始,誕生了除了冥河之外的第二個先天生靈。

這本是鴻蒙中的生靈,從混沌一直存活,在洪荒中誕生,乃是鴻蒙凶獸,血翅黑蚊。

因為同屬血海,再加上血翅黑蚊有特殊天賦,冥河一時之間竟冇有發現他,這就給了他成長的時間。

血翅黑蚊天賦強大,很快就修煉至大羅境界,自號蚊道人,他有三大天賦神通。

一曰空間跳躍,哪怕未晉升大羅時,也能憑藉此天賦神通穿梭空間,是逃命追人的無上神通。

一曰分身術,這門神通配合空間跳躍簡直無解,分出億萬分身同時跳躍空間,隻要有一身存活,蚊道人就不死不滅。

最後就是他的口器了,凶殘無比,其堅硬程度比肩混沌靈寶,可輕輕鬆鬆破開十二品功德金蓮。

後世的蚊道人將西方鎮壓氣運的金蓮吸食的隻剩九品,還將龜靈聖母吸乾。

蚊道人在血海中修行至大羅,此時他吸收的靈氣也變多了,也不可避免的被冥河發現。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冥河毫不猶豫的向蚊道人出手,紅蓮業火熊熊燃燒,元屠阿鼻出鞘。

隻能說不愧是鴻蒙凶獸,在蚊道人的天賦神通之下,再加上冥河顧忌皇天。蚊道人竟然以大羅修為從亞聖冥河手中逃脫,他一路逃到東海之濱,冥河也一路追將上來。

……

張掖此刻剛剛突破亞聖,就發現有一個不速之客進了千裡杏林,也就是天仙修為,熊蠻竟然冇有發現!

他露出了饒有興趣的表情,口中喃喃:“有意思。”

這時,冥河腳踩業火紅蓮,揹負揹負元屠阿鼻,站在杏林前道:

“玄元小友,吾追殺一人到此,此刻他就在小友的道場中,還請道友行個方便。”

張掖從杏林中踱步走來,一身紫青相間的道袍襯的其越發高貴,他輕輕一拜道:

“見過冥河師叔。”

冥河瞳孔一縮,暗道一聲怪物,上次見麵還是剛入準聖,如今竟然已是亞聖修為了。

彆人是越到後麵修為提升越難,這個怪物怎麼越修煉越快?

冥河的表情一下變得和善了許多,他緩聲道:“小友修為提升的好生迅速,貧道在此恭喜了。”

張掖謙虛一笑:“全靠師尊他們幫襯,不值一提。”

冥河嘴角抽搐,你見過那個亞聖是彆人幫襯出來的?

他與張掖互相恭維了片刻,終於說起正事兒,隻見他正色問道:“吾有一仇人入了小友的道場,不知小友可願行個方便。”

張掖聞言輕輕一笑,冥河見狀也笑了起來,可隨即張掖一句話就讓冥河笑不出來了。

“不瞞師叔,不太方便。”

冥河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難看,他麵無表情,聲音中帶著陰冷:

“小友這是要做過一場嗎?”

“師叔願意指教,玄元喜不自勝。”張掖臉上的笑容依舊,聲音不急不緩。

“好,吾倒要看看,小友這亞聖修為有無水分?”

冥河對自己很有信心,自己好歹已經證道亞聖無數元會了,若是輸給一個小輩,那就丟人丟大發了。

況且此事自己占理,就是鬨到元始天尊那裡自己也有話說,隻是他不太瞭解元始天尊,若是元始天尊知道,肯定站在張掖這邊,他可是出了名的護短。

冥河腳踩業火紅蓮,手執元屠阿鼻,殺戮法則和血之法則圍繞在其周身。

一片血紅色的殺戮領域瞬間成型,將張掖覆蓋其中。

張掖對此毫不在意,他輕聲道:“師叔為洪荒殺戮法則的大家,吾不才,也修行殺戮法則,還請師叔斧正。”

說完,一道身披血紅色道袍,渾身殺氣凜然的道身從虛空中走出,與張掖融為一體。

冥河臉色大變,張掖的殺戮之道與他的截然不同,他的殺戮之道是殺天殺地殺眾生。張掖的殺戮之道是殺生為護生。

二者說不上高低,能走到這一步的生靈對自己的道無比自信,不是其他人能改變的。

冥河大笑一聲:“好一個殺生為護生,好一個殺戮之道。”

隨著張掖的召喚,五道道身從虛空中走出,與張掖融為一體,生死道身要坐鎮幽冥,輕易不能離開。

冥河見此目露驚色,同時修煉這麼多法則,你是怎麼修行到亞聖的?

張掖手執鴻蒙量天尺,運起時空法則,打出一式“恒古無量”

時空法則擾亂此間法則秩序,歲月混亂,空間移位,再加上殺戮法則領域,硬生生的開辟出一片殺戮世界。其中殺戮法則凝為實質。

冥河心中暗道一聲“不好”。

業火紅蓮燃氣熊熊業火,將冥河牢牢護住,他手執元屠阿鼻,向殺戮世界一處擲去。

元屠阿鼻互相旋轉,仿若一把尖銳的長矛,向著殺戮世界薄弱處攻去。

張掖輕蔑一笑。一輪佈滿裂痕的圓盤出現在他的身後。

“吾知曉師叔有四億八千萬血神子,想必也不在意這一道神身,不若就留在這裡吧!”

冥河極力逃跑,卻被殺戮世界生生磨滅,隻有業火紅蓮和元屠阿鼻遁回血海。

若是張掖想要強留是能留下的,隻是麵對一個你不能殺死的存在是很頭疼的。

且放他一馬,料想也不敢再來。